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18章 黄泉还是黄河
    什么!

    三十七八个?

    “我说大哥!你可别逗我玩儿啊,这么多女……”许书成一听登时一个激灵,接着难以置信地看着郑远清说道;

    “小声点!”郑远清一听赶紧瞪了他一眼接着低声说道:“你不是觉醒者你不知道,力量越大,同样代表着其他方面一样强大,无论男女;这个……你懂吗?”

    “懂懂懂……”许书成一听顿时满头冷汗,心中不禁一阵羡慕嫉妒恨,他当然清楚,觉醒者的力气是何等之大,对于普通人来说、无论男女,觉醒者们的床,恐怕就是断头台!

    但是,末世的俊男美女本来就少,为了不让自己的床真的变成断头台、觉醒者们只能用数量来分担压力;

    可三十七八个……

    就算是挑选后留下来一半儿、然后再分一半轮班……

    我的天!

    流浪者都这么强悍么?

    “行了,就这点事;”郑远清心领神会地拍了拍许书成的肩膀,接着再次说道:“以后你要是没事就过来给我修修车、换换机油什么的;那台摩托车摔过两次,有点小毛病;我琢磨着过两天换台汽车……哎呀,是切诺基好呢还是奔驰……”

    该死的!

    看着郑远清一本正经地开始走神,许书成一边面颊猛抽一边满眼羡慕嫉妒恨外加浓浓的怀疑——

    虽然末世才三年,市区的4s店仓库里肯定有新车,但那地方可不仅仅是丧尸海了!

    难不成你真有那能耐进得了市区?

    “不好意思,跑神儿了;”就在此时,郑远清转过头冲着楼下喊道:“拐子!去把那女孩儿连她父亲一起接过来吧,就说小成给她找了个活儿!”

    站在门口放哨的拐子应了一声,接着便跑了出去,很快便和几个帮众用一辆大板车将那女孩父女俩抬了过来,而后将院子角落里的一间杂物房清理了一下、放进了一张折叠床,便将老人抬了进去;

    果然是女神级的!

    看着院子中惴惴不安地站着的女孩,郑远清心中微微点了点头;

    那女孩虽然骨瘦如柴、蓬头垢面、身上的衣服也是褴褛不堪,但这女孩的骨架很直正、个头也不低,看样子就是丑也丑不到哪儿去;

    不过许书成这个头……

    郑远清偷偷瞄了眼起码比那女孩低半头的许书成;

    “那女孩生物磁场33分,底子不错,没有根本性的大病,就是皮肤病和妇-科病很严重;”

    “那老人生物磁场指数21分,肾衰竭,如果只用基本的理疗手段,慢慢调理还能活半年,需要我把他治好么?”指引者说道;

    “看情况,先别让他受罪就是;如果这小子肯跟着咱们干,那就治好他老丈爹,若是拉不过来,那就算了,我已经对得起他们了;”郑远清心中叹了一口气,他倒想治好那老人……

    但是,他不是来悬壶济世的!

    非亲非故,根本就没……

    “大哥!我代爸爸谢谢你!”

    然而就在此时,楼下的女孩却突然噗通一声跪下、冲着楼顶的郑远清拼命磕头,而郑远清一看便本能地拼命摆手:

    “别别别别!我给你说那啥……那个……那个……”

    该死的!

    我这是在干什么!

    郑远清说了一半便猛地一拍额头,但这个样子却被所有人误会成他不知所措,而见得此景,许书成的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欣慰和放心;

    看来,这人真的不坏!

    呼呼——!

    就在两人各怀心思的时候,突然间狂风四起、浓雾翻滚,紧接着漫天浓雾便缓缓变淡、仅仅是几十秒便烟消云散!

    什么!

    而就在浓雾消散的一刹那、郑远清也瞬间瞪大了眼睛!

    浩浩荡荡、狂涛滚滚!波峰浪谷、横无际涯!

    展现在郑远清眼前的根本不是记忆中泥沙俱下的滚黄河流,而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浩瀚汪洋!

    这……这是黄河?

    这怎么可能是黄河!这根本就是大海!

    而且——

    这通黄通黄的大海、还泛着沉沉的死气和浓浓的腐臭味!

    难怪连鱼都捞不上来了……

    “这还是黄河么?这简直就是黄泉……”郑远清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滔滔黄水喃喃地说道;

    “哈哈哈!大哥,开眼界了吧?这就是黄河!”似乎早有预料,许书成笑着说道;

    “这怎么可能……我连对岸都看不到,我记得黄河最宽的地方也就是20来公里,眼神好的能模糊看见对岸,可这明显不止20公里;”郑远清一边远望着一边说道;

    “这就是如今的黄河,这里说是承山港,其实末世前的承山港早就被淹了,这里是距离承山港17公里的一个县城;”许书成说道;

    “我的天……黄河现在有多宽?”郑远清惊讶地问道;

    “至少70公里,去年对面有船过来,说足足划了一天;”许书成说道;

    “莫非是去年那场地震?”郑远清问道;

    “有关系,但不是全部;这两年大型地震很多,只是咱这儿是内陆,不太明显;据传说,现在整个华夏很多地形都变了,咱中学地理书上的地理都白学了;”许书成低声道;

    真有这么大的变动么……

    这简直就是地壳大变动了!

    郑远清闻言不禁深深皱起了眉头,丧尸、变异兽、荒漠化、气候异常、再加上接二连三的地震、洪水、瘟疫横行……

    “行了,大哥;你就慢慢感慨吧,我得回帮里办点事;”

    见得郑远清眉头紧皱、许书成理解似的苦笑了一声,接着冲他挥了挥手走到楼下,而后五味杂陈地拍了拍那女孩的肩膀,那女孩本能地想要说什么、却只能看着那萧瑟的背影夹在拐子等人中间、一瘸一拐地离开;

    唉……

    看着众人离开,郑远清心中微微一叹,而后淡淡地看了眼院子中的女孩、接着咬了咬牙而后转身下楼;

    而与此同时,刚刚走过别墅拐角的许书成却突然停住了脚步,那充满哀伤的双眼再度看了眼来时的方向、紧接着便换作了凌厉的光芒!

    “五哥,下面怎么办?”拐子上前一步低声问道;

    “你们都过来;”许书成靠在墙角一边警惕着四周、一边低声说道:“咱们虽然不知道帮里究竟发生了啥大事,但想必大伙都看出来了,最近的事情肯定不小;”

    “咱们都是弟兄们赏脸养的废人,平时没机会,但这回咱们必须得尽力了;无论如何得把这家伙拉进来,就是拉不进来,也不能让那边得到;所以从今天开始,你们几个要把他给我伺候好了,就是挨打挨骂也得给我忍着!”

    “那岂不是要把他当大爷供着?”拐子等人一听有些为难地说道,都是响当当的江湖汉子,哪能跟孙子似的伺候这一尊大爷?

    “兄弟们,忍一下吧,没有这尊大爷,恐怕咱们很快就连伺候大爷的小命都没了;”许书成再次叹了一口气;

    “放心吧五哥!兄弟们就是当孙子当狗也会伺候好他;”拐子等人的眼神暗了暗,接着咬着牙说道;

    “好,那兄弟们拜托了,我得赶紧回去找三哥四姐商量一下这事儿;”许书成重重地拍了拍众人的肩膀说道,却又紧接着眉头一皱:“该死的,这俩人脑子打仗是一把好手,可玩手段……可二哥这两天又偏偏不在;”

    “那不是还有张煜么?”拐子等人互相看了眼问道;

    “张煜……不用去问,我就知道她会做什么……多好的姑娘;”许书成闻言不禁仰天一声长叹,接着狠狠地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丝绝望:

    “算了,走一步说一步吧!”

    “我这就去找张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