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81章 灰飞烟灭
    轰隆隆!

    一声惊雷划过猎猎长空、带着浓浓的血腥味、在死寂的承山港上空滚滚而过……

    什……什么?

    他他他……他刚才说什么?

    他确定不是在害怕、不是在恐惧、而是真的很欣赏巨灵天王?

    随着那赞赏的声音犹如天上的滚雷般炸响在每一个人的耳畔、此时此刻,无论是铁狼帮众人还是黑绫帮众人,几乎是所有人都同时看向身边的同伴、却又几乎是同时从同伴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难以置信!

    这……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他难道不知道,这里不是旷野、这里不是山区,而是狭窄的街道吗?

    他难道不知道在这样的地形中对付觉醒者,那足以做到全覆盖、无死角轰击的红衣大炮、甚至比高精尖的自行火炮更有威力吗?

    他难道不知道,觉醒者仅仅是比普通人更加强壮而已吗?他难道不知道再强壮的觉醒者、也无法承受最古老的大炮的轰击吗?

    他肯定知道!

    能一枪托打碎四级觉醒者脑袋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么简单的道理!

    那么——

    他凭什么!

    他凭什么这么自信、而不是恐惧!

    他究竟是谁?!

    嗖……

    又是一阵凄厉的寒风,在卷起了几片碎布后、悄悄地掠过冰寒死寂的街道;

    “呼……”

    随着寒风的掠过,一声淡淡的呼气声再度飘然而来,却只见郑远清一手拄着重机枪、一边缓缓地吐出一口淡淡的青烟,接着在无数目光中、轻轻地弹了弹烟灰,而后抬眼看向面前齐刷刷的黑衣军团淡然说道:

    “行了,话说完了,赶紧的开炮,让我看看,你们东水基地的搜捕队——”

    “究竟比承山港的能强到哪儿去;”

    你……!!

    听得那随意得就像一个大人、看一群小孩打仗似的话,所有人几乎是同时面颊一抽,甚至连那些棺材脸的黑衣兵也不禁眉梢微动、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的阴袤;

    “预——备!”

    而就在郑远清话音刚落,那声明显是觉醒者发出的长啸再度响起、所有黑衣兵重新恢复了那令人汗毛直立……却总觉得少了一丝什么的……冷漠、那扣在扳机和火把上的手也随之绷紧了肌肉、紧接着——

    “停,停一下先;”

    然而就在此时,那个令人厌恶的淡然声音却再度响起,随即只见郑远清若无其事地冲那枪林炮阵摆了摆手、而后微微偏了偏头,对身后不远处那一个个石雕般的黑绫帮帮众淡然地说道:

    “愣什么愣?还不赶紧跑?”

    哎?

    他在说我们么?

    听着那突然起来的声音、看着那拄着枪管一副若无其事的身影,数百黑绫帮帮众几乎是同时眼睛一怔、而后——

    “快跑啊!快跑啊!”

    呼啦啦……

    随着一声尖叫,所有黑绫帮帮众顿时反应了过来、而后一个个忙不迭地转身、鬼哭狼嚎地向着大路周边的大街小巷、犄角旮旯、房子屋子狗窝鼠洞拼命……

    “开——火!!”

    也就是在这一刻,那声嘹亮的长啸也随之如惊雷般轰然炸响,紧接着一千多根粗糙的手指猛然发力、十几条噼啪作响的火把疾速伸向导火索、数不清的铁狼帮帮众纷纷抬手、捂向耳朵……而与此同时,郑远清的嘴角也随之——

    微微一勾!

    “哼!”

    随着一声微不可闻的冷笑、郑远清的左手中指微微一弹、那依旧冒着青烟的烟头缓缓地脱离了手指,在漆黑的寒夜中划出了一道优美而闪亮的弧线,那疾速流转的时间、也仿佛在这一刻——

    骤然变缓!

    呼——!!

    随着沉重的破空声陡然出现,郑远清的身体也随之缓缓地弯下、那看上去并不粗壮的双腿也随之缓缓发力,在将脚下那坚硬的柏油路面留下一个深深的鞋印之同时、也让那精悍的身躯、在黏稠的空气中顶出了一道接一道、犹如水波般的空气波动;

    紧接着,郑远清缓缓地压低身体、缓缓地摆动了双臂、迈开了双腿,在那一波接一波缓缓扩散的空气波纹中、在留下一个接一个清晰的鞋印后,缓缓地跑向一辆侧翻在路边的五菱轻卡……

    而与此同时,就在郑远清犹如镜头慢放般缓缓地跑出之际,偌大的承山港却仿佛画面定格了一般,出现了诡异的停顿;

    此时此刻,哭爹喊娘的黑绫帮帮众一个个高举着双臂、或大张着嘴巴、或狂飙着泪水、或多么委屈似的憋着脸双腿离地、或绊在地面的尸体上瞪着惊恐的眼睛整个身体向前扑去……

    与此相同的,大路另一端的铁狼帮帮众也是一个个或眉头不展、或满目狰狞、或做着鬼脸、或多么委屈、或可怜兮兮、或萌萌哒漂漂哒……总之各种表情地定格在当场,构成了一副鲜活可爱、却令人心惊胆战的画面……

    唯一还能动的,除了郑远清外,似乎只有那被血雾染红的雪花、就像漫天飞扬的红花般带着血色的浪漫和幽然缓缓飘过……

    就是在这幅诡异的画面中,郑远清缓缓地跑到了那辆侧翻的轻卡旁,而后伸出粗糙的双手、缓缓抓住了车后轮的弹簧钢、接着缓缓地张开了嘴、缓缓地拽起整个车身,而后缓缓地、缓缓地……

    轰隆隆!

    一声惊雷,震耳欲聋!

    随着一道森白的闪电划过长空、随着一声炸雷滚滚激荡、时间——

    也在这一刻——

    骤然恢复了流速!

    “嗨——!!”

    一声怒吼轰然爆发、只见郑远清瞪着狰狞的双目、带着满头暴起的青筋、抓着那沉重的轻卡、双腿骤然发力、腰身猛然一拧、在将两条腿生生扎入坚硬的地面半尺深的同时、将那沉重的轻卡连同车斗中被铁链死死捆住的东西一同、向着那森然的枪林炮阵——

    高高抛去!

    说时迟那时快,也就在那沉重的轻卡刚刚出手的一刹那,一千五百多根手指也猛然抠下了扳机、十几根噼啪作响的火把也随之猛然摁在了短粗的导火索之上,紧接着——

    轰!

    一声巨响、地动山摇!

    在那森然的枪林瞬间开火的同时,那十几门红衣大炮也随之爆发出苍老的怒吼,在那无数细小的火舌中轰然爆发出耀眼的闪光,紧接着无穷无尽、犹如漫天飞火般的铁砂铅弹、铜角钢钉瞬间形成了一张毫无死角的死亡之网——

    带着恐怖的气息和铺天盖地之势、向着那高高飞来的轻卡直盖而去!

    直到——

    噼啪!

    一枚烧得通红的钢钉穿过了锈迹斑驳的铁皮、穿过了厚厚的防雨布、穿过了防雨布下那厚厚的防潮层、而后深深地扎入了防潮层后那一根根被淡黄-色的牛皮纸包裹着的“棍子”;

    然而,还未待那声“噼啪”声出轻卡周遭三米的距离,第二枚、第三枚、第四枚……不知多少烧得滚烫通红的铁砂钢钉铜角铅弹……接二连三地钻入了那些看似普通的“棍子”、迅速引燃了棍子里灰黑色的东西……

    而紧接着——

    轰隆——!!!!

    一声巨响、天崩地裂、墙倒屋塌、土石四溅、血肉横飞!

    在地面的微微震颤中、在漆黑的夜色里,随着偌大的承山港中央大路上一团娇-艳而耀眼的死亡之花、夹带着滚滚浓烟升腾而起,那恐怖的枪林炮阵和周边数不清的铁狼帮帮众、在这一瞬间——

    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