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139章 炸平承山港
    吼!

    又是两声咆哮,就在逼近了宿舍楼的那一刻、那两条黑影纵身一跃、一左一右以极高的速度向着郑远清直扑而来,而与此同时,郑远清手中的两条枪也随之绽放出耀眼的火光!

    呯呯呯呯呯!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枪声,无数子弹带着凄厉的尖啸直扑那冲来的黑影,然而,令郑远清脸色发白的是,那高速奔袭的弹头打在那两条黑影的身上、竟然连声动静都没有便被瞬间弹飞!

    “快跑!你打不过它们!”

    “那东西是三级变异犬!步枪子弹根本打不透它的皮肤!”

    随着指引者的声音突然响彻脑海、郑远清的身形也随之一抖、手中枪声不停地单腿一跃、迅速踏在楼道的窗檐上、就在那变异犬扑到的一刹那纵身一跃、险险躲过那锋利的双爪一个鹞子翻身跃上了三楼;

    而与此同时,就在郑远清刚刚在三楼的楼道里站稳脚步之际、只听楼道里又是两声咆哮,紧接着只见两只变异犬以极高的速度冲过楼梯、嗖地一声出现在了三楼的楼道里、而后一前一后向着郑远清再度直扑而来!

    看着那两条扑来的身影、郑远清急忙闪身躲避,然而……

    纵然是他七级觉醒者,但却依旧快不过两条三级的变异犬,就在郑远清的身形刚刚躲过第一条变异犬的袭击之时、第二条变异犬的利爪便闪电般地划过了他的胳膊,瞬间便带出一股腥热的鲜血!

    “混蛋!”

    看着胳膊上的伤口瞬间变黑、紧接着一道电流通过又重新恢复了正常颜色,郑远清不禁一声怒骂。{}而后再度站起身。而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刚刚站起的一刹那、两条变异犬再度一声咆哮、再度一前一后直扑而来——

    “步枪不管用,那这个呢!”

    就在变异犬扑来的一刹那、郑远清牙关一咬、紧接着将两条步枪一扔双手再度一翻,88通瞬间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就在弹链甩开的一瞬间,郑远清迎着那两条扑来的黑影猛然扣下了扳机——

    嗵嗵嗵嗵嗵嗵!

    随着重机枪模式下的88通喷出了耀眼的火舌、一枚枚滚烫的弹壳犹如下雨般倾泻而下,一发发沉重的重头弹也犹如狂风暴雨般向着扑来的两条变异犬席卷而去,所幸的是,这一回郑远清没有失望。狗的皮肤本来就不是犀牛那么厚,三级变异犬的皮肤再厚,也比不上钢板!

    “嗷呜呜——!!”

    伴随着一声接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席卷而去的弹雨终于挡住了变异犬的攻势、瞬间便将那两条硕大的身躯活活打成了筛子,那飞溅的血肉犹如雨点般在楼道里铺了血糊糊的一层,刺鼻的血腥味瞬间弥漫了整条楼道;

    呼哧、呼哧、呼哧……

    伴随着重重的喘息声,郑远清颤抖着冰凉的双手、砸开了变异犬的头颅挖出了两颗晶核,而后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满目狰狞地看向那南方的黑暗,而与此同时,黑暗中也再度传出了一声叹息——

    “唉……”

    “真没想到。你竟然有重机枪?”

    “不过这也正好印证了我另一个猜测,承山港真正的核心人物根本不是岳洪那个心思歹毒的女人。真正的幕后人物是你才对,既然如此——”

    说到这里,王尧微微一顿,而后语气再度变得冷酷起来,随之便是一声令下:

    “既然如此,那么承山港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岳洪也失去了最后一点价值,我只需要活捉你就可以了;张岭,给仙卫2号发电报,10分钟内——”

    “炸平承山港!”

    什么!!

    听得那一声令下、郑远清的眼睛瞬间瞪大、瞳孔瞬间缩微针尖般大小;

    10分钟内炸平承山港!

    这说明王尧的人已经逼近了承山港……甚至可能已经攻占了承山港!

    郑远清一路的杀、一路的远离承山港,一次次唯恐天下不乱的开枪、目的就是让殒夜牢牢锁定他、然后将所有的敌人全部引开;而且,郑远清也达到了他的目的,无论是李潇还是王尧都被他引到了这里,然而……

    他万万没料到,王尧竟然还留了一手!

    而且极为精准地击中了他的软肋——承山港!

    “唉……”

    “年轻人,你在害怕,你非常的害怕,看来承山港在你心中非常重要,既然如此——”似乎是觉察到了郑远清的惊骇,那黑暗中的声音也再度一声叹息,而后语气森寒地说道:

    “既然如此,那本人就再将你心中的恐惧加重几分,让你认真感受一下,最珍贵的东西被毁灭的那一刻是多么心如刀绞!”

    “张岭,将对讲机接到扬声器上;”

    什……什么!

    你……你这个畜生!

    听着那黑暗中传来的声音,郑远清的脸庞迅速变得狰狞而扭曲、而就在此时,远处的黑暗中也传来了那让人心在滴血的声音——

    “报告遥仙!仙卫2号已经就位!”

    “**发射车已经就位!”

    “**包已经准备就绪,合计3758公斤硫化氨酸;现在所有人听令——”

    “开火!”

    嗖!嗖!嗖!

    随着黑暗中传来一个陌生而冰冷的男声、紧接着郑远清便清晰地听见了一阵阵卷扬机的高速运转声和机簧刺耳的弹动声、随即便是一片凄厉的破空声越来越远,而紧随其后——

    轰隆!

    轰隆——!

    轰隆隆——!!!

    哗啦啦、哗啦啦!

    “啊——!”

    “救命啊……”

    “爹!爹!快……”

    一声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一片接一片土石横飞、砖瓦四射,其中还夹杂着不知多少撕心裂肺的惨叫和揪心的哭号……听着那锥心刺骨的声音,郑远清的脸色瞬间惨白如纸,脑海中也随之闪过一副犹如人间炼狱般的凄惨景象——

    漆黑的寒夜,茫茫的废墟,无助的人群;

    在那凄厉的寒风中,无数**包犹如雨点般从天而降、在一双双恐惧的双眼中掀起猛烈的爆炸,偌大的承山港一时间土石滔天、惨叫四起,无数残肢断骨夹杂着血淋淋的碎肉四处横飞,不知多少帮众和幸存者看着那冲天的烟尘却只能满目绝望……

    “唉……”

    “年轻人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而就在郑远清的脸庞变得犹如恶鬼般狰狞而扭曲之际,黑暗中再度传出王尧那令人恨入骨髓的叹息——

    “怎么样?听着这声音,心情很沉重吧?想想吧,那些惨死的人是多么可怜,他们中可能有你的朋友、有你的兄弟、有你的姊妹,还有可能有你最爱的女人;”

    “当然,我可以告诉你,东水卫戍营距离承山港的距离、比到水泥厂要近一半的路程,所以——”

    “所、以、什、么!”听着那令人满腔怒火的叹息,郑远清额头青筋暴起、瞪着血红的双眼缓缓地转过头、遥遥地看向那沉重的黑暗;

    “唉……”

    “年轻人啊,就是这么容易生气,那我就更让你生气一些吧;”随着郑远清的质问,黑暗中再度传来一声沉重的叹息:“所以在本人引着丧尸到达这里之前,仙卫2号就已经到达了承山港;”

    “当然,你也明白,本人生平最恨的,就是那种面如仙子,却心如蛇蝎的女人;所以,本人没有对仙卫2号那些人下达禁止令,也就是说,他们在接到炸平承山港的命令之前,可以为所欲为;所以,本人觉得,面对岳洪那种弱小不堪的美丽女人——”

    “仙卫们肯定会非常乐意撕去她的衣服、好好享受一番这末世难得一见的美女;要知道,把一个性格刚烈至极的女人撕光衣服、绑在椅子上折磨,然后看着她满目怨毒、是一种多么令人舒心的事情;”

    说到这里,王尧再度微微一顿、而后又是一声叹息接着仿佛郑远清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似的、痛心疾首地责问到:

    “你知道吗?这都是你的错,统统是你的错!”

    “就因为你一个人的任性,多少人因为你而死!如果你听从本人的劝慰,早早归降、忠心追随于我,你最爱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惨遭侮辱?那些追随了你三年的人怎么可能会任人屠戮、而后死无葬身之地?”

    “年轻人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你……”

    “你个畜生!混蛋——我糙你祖宗!”

    听着那痛心疾首的谴责、想象着那一副凄厉的画面,郑远清仿佛看见了那满地尸体之间、岳红绫被一丝-不挂地捆在椅子上、满目的狰狞和悲愤却又一动不能动,甚至嘴里被塞进了破布连咬舌自尽都做不到,而她的周围,便是一个个浪笑的黑衣仙卫、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或者挺着一条条肉~枪在……

    “王——尧!!”

    郑远清再也不敢想象下去了,那犹如火山般喷薄的怒火瞬间充斥了他的胸腔,只见郑远清颤抖着举起了重机枪对准了那茫茫的黑暗随即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紧接着颤抖着身躯双腿猛然发力、在坚硬的水泥楼道中踩出无数裂纹后、犹如一道闪电般瞬间掠出窗口而后——

    “我糙你祖宗的!老子和你——”(未完待续。。)

    ps:元旦快乐!祝各位大大在新的一年中身体健康、阖家幸福、新年发大财!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