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171章 古怪的老人
    再难捱的生活,众人也都亲身经过过,所以这点拥挤当然不会在意,相反,除了这破房子内的那股酸臭味外,能有个安全而暖和的地方睡觉,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了;

    毕竟他们击杀丧尸时,丧尸身上那种特有的腐臭味可比现在这味道要难闻的多,而且如果找不到地方睡觉的话,那他们只能挤在更加狭小的汽车内睡觉,那种感觉更加令人难以接受;

    可能是很长时间没跟人言谈了,老人显得很是的好意,嘴里叨叨的说个没完,统统是在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和他破房子内的一名个点饰的来由经过;破房子分成四间,正中间是大厅,也便是众人现在站着的地方,破房子的正中央如今正拴着一口大号铁锅,下面堆着的篝火正在那里熊熊的燃烧着,传出来的热气虽然让破房子内燥热得很,但是也驱散了蚊虫,让这寒冬的荒原寒夜显得更加的凄凉;

    破房子的旁边是杂物房,荒原里的杂物房夜里是不能愣人的,因为各种各样虫子和鼠类野兽在寒夜会充斥整个杂物房,愣那里面简直是自个跟自个过不去;而另一间破房子则是老人的主人房,众人仅仅是进来找地方休息的,当然不好意思霸占人家的主人房,所以所有的人统统团坐在大厅的那口大号铁锅的四周;还好大厅占地还不算小,11来个人团坐在那里并不算拥挤;锅里不时翻腾起黑乎乎的肉片,也不知道是什么野兽的肉类,虽然煮过之后不时飘散出浓郁的肉香。****但让人看了却一点胃口也没有;

    老人转身进入杂物房。没多久他就端着一名小破铁盆走了出来。里面盛放着跟锅里一样黑乎乎的肉片,对着众人好意的说道:“这是我自个制作的熏肉,气味虽然重了点,但是味道绝对不错,众人请品尝一下;”

    那种肉片,看上去仿佛是某种被晒干了的腐肉,除了爱吃的山岳充斥兴趣的大口偿了几块并夸赞肉味确实不错外,所有的人都没有想试一试的冲动。谢绝了老人的好意后,众人掏出自个预备的干粮吃起了晚饭;

    不过山岳似乎对这种熏肉很感兴趣,吃了几块后大呼过瘾,又从老人手里的破铁盆内接过几块,用树枝窜上放在火上烧烤了起来;作为回报,山岳拿出他随时携带的一瓶烈酒,跟老人分着对饮;老人一看也是个酒鬼,很长时间没有尝过酒味的他,对山岳这一行为充斥了感激,两人你来我往。没多久就脸色发红,说起话来舌头直打颤了;

    火苗“嗤嗤”的燃烧着。将自个积攒的最终一丝火光和热气散发出来;

    大厅内,众人东倒西歪的睡了一地,因为屋内实在是太燥热了,但是为了防止蚊虫进来,窗户关的好好的;只有屋顶的烟囱通着气,这也防止了众人避免一氧化碳中毒;

    郑远清靠在墙上打着极轻微的呼噜,他旁边是枕着他大腿睡的正香的凌清,汗水打湿了她那绝美的脸庞,勾勒出一种更为魅惑的妩媚感;

    这时,旁边的屋内传来一声极低的咆哮声,声音很小,如果不仔细听的话根本发现不了;但是便是这么小的一声咆哮,却惊醒了几乎所有的人,因为这是丧尸特有的咆哮;前一段时间那安静平和的日子并没有抹去他们处在生死线边缘的本能,能在末世之后活到如今的人无一不是拥有极高的警惕性;

    郑远清睁开双眼,轻轻掏出了绑在大腿套绳上的m300大口径手枪,蜘蛛等人也都纷纷放弃步枪而选择了手枪;丧尸的声音就在破房子内,在这么狭小的空间中,短兵器的威力要比长枪大的多,而且更灵活;

    郑远清的动作惊醒了正枕在她大腿上的凌清,郑远清轻轻的按住她的嘴巴,示意她不要出声;众人悄无声息的站起身,小心的开始搜索起来,大厅的地方就这么大,一目了然,什么都没有;最有可能的地方便是那老人的主人房了,何耀辉走上前,轻轻将耳朵贴在主人房的门上,很快他的脸色就微微一变,对着众人微微颔首;

    郑远清见了,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这个老人晚上盛情的招待了他们,从感情上来讲,他还真不希望这老人出现什么意外;他往前走了两步,将耳朵贴在房门上,只听到里面传来极为轻微的丧尸的闷吼,以及老人的喘息声;

    有危险,听声音应该是有丧尸闯进了主人房,老人现在正与之搏斗;

    不能再犹豫了,郑远清一脚将房门踹开,门口的数只手枪统统瞄准了屋内,手枪上外挂的不大的手电将主人房内的一切照的雪亮;可是不管他们怎么猜测,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名结局;

    眼前的一幕震惊了门口所有的人,只见那老人正趴在一张木板床上,浑身赤-luo,而他的身下同样压着一具赤-luo的女性丧尸;透过手电的灯光,可以看着这具女性的丧尸有着难得一见的姣好面容,在它生前应该是一名极致美女;仅仅是如今,再极致的容颜透过那微微发黑发青的腐肉,也难让人产生任何的兴致;

    可是那老人却不一样,他现在正趴在丧尸的身上不停的耸动着自个的下身,可能是突然受到别人的打扰,只见他身体猛的一顿,然后便一泄如注了;

    老人看着房门口的众人一脸愣滞的摸样,他丝毫不介意的起身穿好了衣物;可能是酒喝多了的缘故,他完全没有一点不要意思的感觉,反而大方的介绍道:“这个是陈瑜,以前我们村子里最漂亮的女孩,后来她得病了,我就留下了她,不过日久生情,我们就成了夫妻,你们看,我的陈瑜是不是很漂亮啊?嘿嘿;”

    所有的人听了老人的话,喉间一阵的翻涌,郑远清感到自个的手臂一紧,发现原来是凌清紧紧的抱着他的手臂,脸色苍白,很是的难看;

    既然这老人没有被感染的危险,对于他这一特殊嗜好,众人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道了声抱歉后,纷纷退出了他的主人房;凌清的脸色依然难看之极,整个人仿佛面条一样趴在郑远清的怀里,动也不动;

    看着大厅内的气氛实在是太过于凝重了,平时爱搞怪的金雨堂努力想要活跃下气氛,于是他对着山岳开口说道:“山岳老大,你说刚才你晚上吃的肉,像不像那丧尸身上的肉啊?哈哈;”

    谁知道,听到金雨堂的话,周围的人没有一名发出笑声,反而统统面色怪异的看着山岳,金雨堂不要意思的自个笑了两下后,也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向了山岳;

    山岳的脸色愈来愈难看,原先黝黑的面孔如今甚至能明显的看着一种惨白的颜色;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压力的他,突然起身,一把推开储藏室的房门就钻了进去;

    众人大眼瞪小眼,统统有些不知所措,隔了大约3分钟左右,储藏室内突然传来山岳那剧烈的反胃声;郑远清低声对着靠在他身上的凌清说道:“你待着别动;”接着他昂起头对一直守护在凌清身边的刘瑾,说:“盯住她;”

    看着刘瑾微微颔首,郑远清才起身钻进了储藏室;

    这时,很多人都已经先一步钻了进来,透过手电的光芒,可以看着,储藏室的一角正放着几具被晒干了的丧尸,其中一只的大腿上明显有被到切片的痕迹,而丧尸旁边,还有几块被切下来的肉片,正是山岳晚上吃的那种;

    “呕;;;”韩燕和司娟等女孩子也忍不住的吐了出来,虽然他们杀过的丧尸不在少数,但是吃丧尸的肉,别说干过了,想都没想过;尽管他们杀起丧尸来,不带眨下眼的,可丧尸毕竟还是人类,怎么可以人吃人的?

    郑远清面色凝重的走出了储藏室,来到凌清的边上,将凌清轻轻搂在怀里;聪明伶俐的凌清透过郑远清的脸色,和储藏室内不停传来的反胃声,哪还猜不到发生了什么;再也忍受不了那股呕意的她,一把推开郑远清,将头伸到一边就开始剧烈的反胃起来;

    郑远清赶紧将她搂在怀里,一边轻轻拍打着她的玉背,一边小声的安慰着;

    这时,愤怒的山岳惨白着脸色从储藏室内走了出来,一把推开紧闭的主人房门走了进去,紧接着,房内传来两声清脆的枪响;郑远清没有责怪山岳,如果那老人仅仅是跟丧尸发生关系的话,郑远清还能理解成他是恋尸,但是如果他连人肉都吃的话,那郑远清在心底就已经不把他当人看了;

    天色微明之后,众人便选择离开这里,昨晚的经过仿佛一场噩梦一般,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山岳的脸色便是到现在还很是的难看,这个山一般的汉子,由于昨晚反胃的太过剧烈,如今走路腿都直打飘;

    猎尸队慢慢前行,在淌过一条小溪后,没多久,就开出了密林,进入了的平原当中;就在这个时候,无线电里突然传来司娟的声音:“老大,前面发现一名聚居地,现在正被丧尸攻击;我们要不要去援救?”

    郑远清出行,为了保护他的安全,盟国占领军势力的无人机全天候会在空中密切监控,一旦发生意外的情况,激斗机会紧急升空,提供空中支援;

    “过去看看;”郑远清拿起通讯器命令道;(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