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181章 金部金妃
    他们听闻大汉的话,直接就对着盟国势力飞行军队潜伏的位置射击,“啪啪啪啪啪啪”的枪声接连不断,子弹可以说就擦着他们的耳朵飞了过去,就算是同样是猎枪,但是当然金部的自卫队手持的猎枪经过了改造,射击距离更远,力量更大;

    不能再待下去了,那名上尉一发狠,放声命令道:“互相掩护,自由射击,马上撤退;”

    飞行军队空勤团的战士纷纷射击还击,并且不时由枪榴弹飞出,炸出一名大坑;就算是金部战士隐蔽的快,但是还是有十几个左躲右闪不及的战士被命中,激烈的小型冲突使得整个金部的战士不断向这边涌来,就算是对方的武器配备严重落后于自个一方,但是对方所属之人数很多很多数不清了;

    就再这时,那名上尉眼光的余角瞄到遥远的几名金部战士正持着一名老式的火箭发射器对着他们这个方向进行朝着;他眼皮一跳,赶紧的放声吼道:“29火,快隐蔽;”

    就算是他提醒的及时,可话又说回来两条腿如何也比可惜炮弹的速度;却直见一枚火箭弹拖着长长的焰尾飞快的划过天穹,使劲地砸在了他们的边上;爆炸过后,紧跟着一名战士发出一下惨叫,那名上尉回头一看,却直见离爆炸地点最近的一名战士的左手被炸的不翼而飞,他这会儿正搂着自个的断臂躺在地面痛苦的困兽之斗;

    就算是他们的编号叫做飞行军队空勤团,但是他们毕竟仅仅是刚建立的特战兵,训练再苛严。<一点木有经过过真刀真枪考验的他们在战此处还是菜鸟;那名上尉赶紧的言道:“医护兵。赶紧给他包扎伤口。注射吗啡,其他人抬着他走,余下所属之人掩护;狙击手,把那29火给我打掉,快;”

    听闻他的话,马上有两名战士半跪到那名伤兵面前进行掩护射击,一名狙击手朝着了将将火箭发射器的方位搜索起来;仅仅是那发射火箭发射器的肯定是个老兵油子,晓得按照对方的火力配置来看。肯定有狙击手,这会儿怎么能还找的到他啊,很早就已经逃得没影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半跪在那里的战士就再这时被一枪打中胸口,巨大的出击力将他整个身躯都推翻在地;上尉心中一哆嗦,赶紧的跑过去扶住他放声言道:“你有一点木有事?”

    那名战士坐了起来,露齿一笑:“没多大事儿,长官,有防弹衣呢,可惜真特娘的疼……”

    话刚说到这个地方。却直见他脸上就再这时炸开,一发子弹正巧命中了他的脸。鲜血立马爆开,溅的那上尉一脸皆是;

    “趴下,全部所属之人都趴下;”就在这个时候,上尉才清醒过来,在两军野外小型冲突一点木有掩体之际,站着跟蹲着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对方所属之人数愈来愈多,粗略预计下,这会儿他们面对的敌人不低于290人,就算是他们的武器落后,但是人数多了后,出击密度一丁点也不小自个这方拥有的全自行突击步枪差;小型冲突短短不到两分钟,自个这边就付出了一死一伤的代价;

    而最让上尉感到忧虑的是,因为自个这次的战术计划仅仅是侦查,故而自己这边的战斗人员根本一点木有携带太多的弹药;突击步枪弹可惜一人3个子弹匣而已,这会儿自个已经打空了两个子弹匣,预计自个的战友局势也好不到怎么能去;

    因为自个的位置正巧处于一个小土坡的半山腰,想撤退必须往上爬,可话又说回来这会儿自个这边却根本被对方压制住,要打的话,弹药就快告竭了,不仅这么对方所属之人数依旧在一直在的增加;可话又说回来如果想撤的话,后路却被对方封死了;

    就再这时,他身边的一名战士闷哼一下,却直见他脖子的位置飚出一波血箭,子弹通过防弹衣的领口打进了他的胸腔,那名战士仅仅痉挛了两下,就没了呼吸;上尉来不及感到忧伤,他便随之觉得自个的肩头猛的一疼,应该是被子弹打中了,就算是有防弹衣的保护,但是那巨大的出击力应该已经将他的肩胛骨打裂了;

    上尉心中好后悔,那一个时候瞧着那一个小孩,自个如果一点木有吃不允许,果断将他射杀的话,他便随之没时光儿报警,自个这方人也就不会陷入这个凶险的地方了;

    “咔咔;”就再这时,他手上的突击步枪传来了空响,直到此后还是一发突击步枪弹打完了;就算是此外还有手枪,但是这么远的距离,手枪造成的伤害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自己这边的枪声缓缓小了起来,上尉晓得,自个这边战士的子弹都消耗完了;他瞧着身边有的战士已经将手枪掏出来放在面前,计划着待得敌方军队再靠近一丁点后再射击,紧接着自个默默的将刺刀安装在枪口;白刃战?上尉内心中惨然一笑,没想到自个的一时心里稍软,竟然把战友拖到需要白刃战的绝境;

    要不是还想将剩余的战友给带出去,他这会儿真恨不得把自个枪毙了来告慰故去战友的英灵;现在还在上尉愈来愈绝望之际,小土坡的顶上传来一阵“咚咚咚嗵”的爆响,3台全地域战车终于赶过来了,上方加装的3挺高射机枪将下面将近700名战士压制的可以说抬不起头来;

    凑着这个机会,上尉果断带着残余的战士疾速撤退,登上全地域战车远离了这片凶险区域;

    上尉垂头丧气的站在蜘蛛面前,不敢昂起头;上次在金部聚居地外的遭遇战,因由是他的一时手软,让他的部下当中有3人阵亡,两人受伤,这内里一人重伤致残;蜘蛛一直一点木有言谈,竟然是埋头在看文件,上尉终于忍受不了这份沉寂,张开嘴言道:“指挥员,我……我该死,你枪毙我吧;”

    蜘蛛昂起头瞧着他,嘿嘿一笑:“想死啊?没那么容易,你死了,谁给我带兵啊?胜败乃兵家常事,你这会儿哭丧着脸摆给谁看啊?一会给我带着你所属之人滚到前线去,配合飞行军队把那里给我拿下来;地面军队用了一名礼拜,扫了那么大的一块地方,咱们要是连几个小小的蒙古包都搞不定,你让我有什么脸去见那些老战友啊?”

    上尉马上站直了身躯行了个军礼,放声言道:“是,长官,保证完全做成战术计划;”

    微风吹过荒原,枯荒的荒草间,数不清多少的牛羊现在还在安逸的吃着草,阴霾的天穹,漫天的愁云,枯黄的荒原,构成靓丽至极的水墨画;可话又说回来,这份宁静短时光儿后就被半空里传来的隆隆声所打破,一架架运-19运输机在轰炸机,搏寒光的护卫下划过天穹;却直见运-19的尾翼下巨大的装卸门慢慢打开,一朵朵伞花在半空里绽放,在阴霾的半空里点缀了一片精彩;

    除了装载了飞行军队的运输机在投放了飞行军队后开始掉头外,其他的空天战机接着一路向前;降落在地面的飞行军队们疾速收好降落伞,奔跑到同样被空投下来的车台上,疾速向空天战机消失的方向追去;

    金妃是金部的领头的,就算是今年可惜才27岁,但是金部的所有幸存者都很拥戴她;她干训练,绚丽,自从从她那故去的丈夫手里接管了金部后,她兢兢业业的守护着这份产业;她的付出一点木有白费,金部在她的领导下愈来愈强横,仅仅是其他五部的领头的不但觊觎她的美色,愈发觊觎她手掌里的权力;

    就算是金部人善战,不仅这么金部有个擅长改造武器的大师,将金部绝大部分的武器都改造了一遍,使得射击距离更远,力量更强;但是,金部所属之人太少了,只有1万余出头,能战之兵也就1900多点,根本不是其他五部的对手;就这样,金妃选择的退避三舍,当领头的洪泰逝去,她第一时间带着自个的族人进行迁往别处,迁到了荒原的最内里;

    事实证明她的做法有多么的明智,她刚迁走一点木有多长时光儿,北方荒原就陷入了内战,此外五部打的不可开交;在这个宁静而靓丽至极的荒原最内里,绝大部分的事情都要重新开始,可惜幸存者们就算是开头的日子略微苦了点,但是,不过是要熬到了地里的庄稼成熟后,绝大部分的事情都会好起来的;

    营区内很多青壮年都对金妃充满了爱慕,很多时候金妃一直在想,挑个自个满意的青壮年,紧接着跟他结婚,生几个小孩,应该是件不错的事情;可话又说回来,还没待得她这个想法予以实现,意外发生了;

    昨个偷偷侦查他们营区的外来者,其强横的火力,精良的配置,都深深的让她感到焦虑;不仅这么听前线下来的战士说,他们起码打死了对方3个人,而自个这边却付出了29多人阵亡的惨重代价;700打29,丧生率竟然是11:1,不仅这么还让对方直到此后还是坦然逃走;

    金妃晓得在她看不到的暗处,有一股势力已经盯上她了,这股势力是这么的强横,强横到她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她晓得,对方死了3个人,一定会回来一下报复的,不仅这么这个报复绝对是她所承受不起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