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198章 逮个正着
    山岳稍稍点了下头,转过脸来,淡淡的言道:“动手吧;”

    跟在他身后的那一个土属性变种人往前走了一步,紧接着猛的将自个的两只手拍在地面,但听他发出“啊”的一下怒吼,那3万余土人脚底下的地面开始慢慢塌陷;土人们惊慌失措的想要四散逃开,但是在周围守卫的基因战斗兵们用核磁炮打死了190多名土人后,他们终于老实的愣在原来的地方,惊恐的瞧着自个脚下的冻土一寸一寸的往下陷;

    下陷的过程整整持续了3分钟,终于在那土属性变种人精疲力尽之际停止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土人这才发现自个正聚集在一名3米多深的深坑内;他们恐惧而茫然的瞧着四周地表上站着的基因战斗兵们,就算是隔着钢铁头盔看不到他们脸上的表情,但是绝大部分的土人都晓得,如今的他们正用一副瞧着死人的表情冷冷的打量着自个;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基因战斗兵一人背了一名大大的箩筐走了过来,箩筐内里盛放着一种黄色的类似于柚子一样的瓜果;这叫油瓜,是荒原最内里的特产,含油量狠是高,荒原最内里的幸存者们平时的食用油和生火的燃料都使用这种油瓜里的脂油;这种脂油可燃性狠是强,可以说略微一丁点就会燃烧,不仅这么持久力也狠是的不错;

    战士们持着油瓜一个个的扔进深坑,就在这个时候的土人哪还不晓得他们要干什么啊,一个个恐惧的一边放声尖叫。**一边想要往上爬;可话又说回来。3米深的深坑不是他们想爬便能够爬上去的。他们无助的祈祷着,哀求着,怒骂着,此外还有一些绝望的土人彻底的崩溃了,在那里疯狂的大喊大叫,预计他自个也不晓得自个在说些什么;

    瞧着战士们来回搬运了几趟,将整整29筐,将近190只油瓜所有扔下去了后。秦艳欢快的一笑;像是瞧着一件新奇的耍具一般,她兴奋的小跑两步,紧跟着她的跑动,两条火龙从她的两手间升起,慢悠悠的围着她转了两圈后,飞向了下面的他们;

    火龙一触到下面油瓜破裂后溅出来的脂油,立马便熊熊燃烧起来,数不清多少土人刹那间就被大火淹没,发出一下声撕心裂肺一般的惨叫声;他们有的疼的满地打滚,有的绝望的五处乱跑。将身上的火焰带到更多的地方;上方的基因战斗兵们冷冷的凝视着下面所属之人间地狱,瞧着众多之处都被点燃后。开始有战士往下面扔一些被砍伐下来的树干和从寨子里拆下来的茅草屋顶待得可燃物;

    下面的他们短时光儿后就被所有都被点燃了,数万余人所发出的那股歇斯底里的惨叫声,正是十几公里外的地方都能清晰的听见,深山老林的飞鸟和野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吓的纷纷四散逃离;

    下面的火海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的传来巨大的爆炸声,那是一些幸存者捆绑在自个身上的hy3被引爆的结果;巨大的爆炸炸的下面一片狼藉,残肢断骸被炸的到处皆是,甚至一些被火烤的滚烫的鲜血都溅到了站在上方冷冷观看的战士们身上;

    大火整整燃烧了一名多小时,待得直到此后还是一丝火星终于熄灭了在此过后,下面只剩下一副具表层已经根本碳化的焦黑死人尸,以及五处飘散,挥之不去的一股浓郁烤肉味;山岳冷冷的注视了一会后,淡淡的说了句:“好了,咱们的战术计划完全做成了,回家;”

    话还没言罢,他在一阵欢呼声中,被簇拥着一头扎进了原始深山老林,向着盟国势力的方向走去;

    山岳回来一下了,一点木有他想象中的夹道欢迎,倒是很有避之不及的趋势,因由是跟随他同时回归的是南疆19万余土人被他屠戮一空的消息;就算是大屠杀在盟国势力已经不是头一回了,上次天火在海边就坑杀了1万余多名阿三国降兵,可那是阿三国人,别说杀1万余了,正是杀了19万余,民众也会拍手叫好;

    南疆荒原里的19万余人里,可起码有五分之一的华夏人在内里的啊,加上少量的越国人,少量的印国人以及周边其他一些小国所属之人;就被山岳在短短每个月的时光儿内杀了个精光,这些过上了几天好日子的幸存者们,很早就已经忘了那一个时候自个在野外困兽之斗时,杀丧尸,杀同伴,杀对头的事情了;

    这会儿他们的日子过的好了,有了更多的空闲时光儿,他们不晓得战争的残酷,却不妨碍他们来谴责战争赢家的不人道行为;人道?在这个混乱时期提出人道这个词语真的好滑稽,好讽刺;

    山岳憋着一肚子的火,蛋疼的来到郑远清的办公室,可话又说回来刚一进门,一股令他毛骨悚然的气息就覆盖了他的全身;凶险,不仅这么是极度凶险,长久以来徘徊在生死边缘的他马上找到了这凶险气息的根源——端坐在沙发上冲着自个一脸微笑的凌清;

    山岳挠了挠自个光秃秃的脑袋,冲着凌清讪笑了笑言道:“红……红队,您也在啊?”

    来自凌清那巨大的压力甚至让山岳无视了郑远清的存在,这小孩,瞧着凌清被吓坏了;

    凌清瞧着山岳,冲着他欢快的笑了笑言道:“这是我亲爱的的办公室,我想来就来啊,可惜山岳啊……今儿个几号了啊?”

    听闻凌清的问话,山岳吓的一哆嗦,颤了颤脑袋呐呐的说:“额……1月13号;”

    凌清听闻笑的更欢快了,她将身躯往沙发上一靠,将她那s型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接着她抬起双腿翘在沙发前的茶几上,两只手抱胸,微笑了笑言道:“那我可给你说清楚了,你要是不能在半个月内完全做成战术计划我会如何拾掇你啊?”

    凌清说的话,全盟国势力敢不放在心上所属之人还真一点木有,她的命令可话又说回来比慈禧老佛爷的懿旨还要管用的啊;山岳听着她愈来愈媚的声音,身上的冷汗却越冒越多,他求助般的将眼神投向郑远清,却这才发现郑远清在那一个地方掏耳朵,摆出一副我没听见的表情;

    无可奈何,他只好转头,拼命挤出一副讨好的表情;说实话,像山岳这样身高2米3,体重将近129公斤的巨人,想要做出那么一副卑躬屈膝的贱笑还真挺难为他的;

    可话又说回来山岳这会儿可不管这些,保持威压能让他在凌清手下逃过一劫?不,那样会死的狠难看的,故而他弯着腰尽可能降低自个的高度,搓着两只手绽放出一脸的贱笑,就想要讨饶;

    可话又说回来凌清依旧是一副妩媚至极的微笑,瞧着山岳,却一个意思也不说;山岳内心中被她愈看愈虚,现在还在他计划着跪下来高呼“凌清女王”之际,英雄来了;

    但听门口传来一下器宇轩昂的大喊:“报告总长,何耀辉成功完全做成战术计划,东北这会儿已经是咱们盟国势力的……”

    话音就再这时戛然而止,当然如今的何耀辉也这才发现了坐在一边沙发上正一脸微笑的凌清,以及凌清面前站着的一脸哭相的山岳;可惜山岳原本快要哭的表情在瞧着何耀辉那惊恐的样子后,就再这时坏笑了起来,他内心中肯定在说:老弟啊,今儿个我正是要死也算有个垫背的了;

    凌清拿起桌上一名苹果,柔和咬了一口,冲着何耀辉娇声言道:“咦?这不是何耀辉吗?你怎么还没死的?不是说半个月没收回东北的话,让你搂着石头去跳东海的吗?”

    “额……”何耀辉被凌清这话说的都快哭了,憋的满脸通红的,额头上的冷汗好像是是瀑布一样的往下掉;他晓得回来一下后凌清这关肯定不好过,故而他回到盟国势力一点木有直接去找凌清,竟然是先来找郑远清汇报,正是想瞧瞧能不能在郑远清这边躲过一劫;没想到凌清竟然在这,正巧被她给逮了个正着;

    凌清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微笑了笑问了声:“说吧,战术计划时光儿推迟了每个月,而成果呢?何耀辉,你们3个人把东北搞的一团糟,可以说所有能破坏的东西都让你们给破坏了,你们当自个是什么了?搞拆迁的吗?这会儿东北留着29多万余没吃的,没穿的,没住的,什么都一点木有的灾民,你来养他们吗?”

    “噗嗤;”听闻凌清的话,山岳禁不住冲着何耀辉嗤笑出声,瞧着他那因羞愧而涨红的双颊,山岳心情那一个好啊;可惜他的好心情也就仅仅维持了两秒钟而已,那一个地方的凌清就冲着他骂开了;

    却直见凌清一把将那啃了一半的苹果扔进垃圾桶,伸出一根如白玉一般雪白如玉细腻的手指,指着山岳的鼻子怒吼道:“笑,你此外还有脸笑,何耀辉好歹还弄回来一下29万余人口,让他们做做苦力,不出个五五年也能把损失的钱弥补回来一下;

    你呢?你从南疆给老娘带回什么来了?鸟毛都没一根,还给老娘整死了3个人,你竟然还好意思笑?信不信老娘这会儿就把你发配捕鱼岛,让你在那守一生一世啊?”(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