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205章 何耀辉
    整支队伍在击杀了几批小规模的丧尸群后,终于来到何耀辉家原先住的公寓,他家在3楼;整支队伍凝神屏息的顺着楼梯来到了他家门口,郑远清眯着双目一看,这才发现他家的大门并一点木有关死,竟然是留着一波夹缝;郑远清走上前,柔和用手一推,门便自行打开了;

    一小队基因战斗兵迅速的冲了进去,一间破房子一间破房子的搜索起来,就再这时,内里传来一下大喊:“报告,找到何队了;”

    郑远清赶紧的走了进去,这才发现何耀辉这会儿正坐在一张大板榻上傻傻的发愣,看这主人房的布置,这应该是他父亲以前居住的破房子;

    郑远清让全部所属之人在大厅里待得着,自个一名人走了进去,甩了甩何耀辉的肩膀,笑了笑言道:“如何一名人一下不吭的跑这来了?害的全部所属之人都很担心,在这个地方坐了很久了?”

    何耀辉柔和的稍稍颔首,仅仅是,眼泪却不知不觉的从他的双目之中流了出来;他痛苦的揪了揪自个的头发,痛哭出声:“姐夫,姐夫……我爸爸是阿三国人,我姐姐是阿三国人,我也是阿三国人;为什么我是阿三国人?为什么?我该如何办?如果我是阿三国人,可我却杀了那么多的阿三国人,可话又说回来,我不杀他们的话,我如何跟你交代,如何跟我的战友交代,如何跟我的战友们交代,如何跟那些我一直保护所属之人民交代?”

    郑远清就算是心底很早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答案。!*!但是何耀辉亲自说出来的话。依旧让他觉得有点难以接受;就再这时。他的眼神被何耀辉身边放着的几封信给吸引了,他拿起信纸慢慢的看了起来;

    3月12日

    我奉军部的命令来到支那,被命令绘制支那的详细地理图;混蛋,肯定是松本那一个家伙在佐佐队长面前又说我坏话了,否则我如何可能被发配到支那来?别了,樱木小姐,希冀我回来一下之际,你一点木有被松本那一个家伙骗到手;

    因为我小时候因由是父亲大人的工作需要。在支那生活过将近7年的时光儿,故而我会一口流利的支那语,光从口音根本分辨不出我的身份;就这样,我通过关系,办理了一张假的身份证,姓何,那是我在支那上学期间最欢喜的一位老师的姓氏,而名字还是用了我自个的名字,叫何正寿;我找了个户外摄影的工作,一边到处摄影。一边拍摄支那各地的详细景观,紧接着用电脑拼接成五维地图;混蛋。这工作究竟要到哪一年才能完全做成……

    3月7日

    嗯,天那,我想我遇到了天使,我在旅途中竟然完全可以遇到这么秀丽的姑娘,天呐,我感觉我的心沦陷了;感谢天照大神,她竟然主动跟我言谈了,咱们一块吃饭,散步,聊了整整一名下午,我终于明白了她的名字,她叫鲁爱,和她所属之人一样美的名字;

    就算是跟她的相处只有短短的一下午的时光儿,但是我想我爱上她了,可话又说回来樱木小姐如何办?拉倒吧,两个一块爱吧,总之就是她们又不可能见面的;

    3月11日

    经过一名多月的追求,鲁爱终于答应跟我交往了,我安宁的根本要死过去了,今儿个咱们头一回牵手,头一回接吻,我一定要记得今儿个这个日子;

    3月29日

    拉倒吧,我承认我一定常卑鄙,但是我实在太爱鲁爱了,就算是我一定常可耻的偷偷将她迷晕乎,紧接着得到了她的身子;我自个也觉得我是个禽兽,但是,每次瞧着她那动人的身姿,绝美的容颜,我就操纵不住我内心的那股**,禁不住的想要好好的品尝下她的身躯;

    当她清醒过来后,哭着要我明媒正取她之际,就算是我表面上装着很懊悔,可话又说回来我的内心中高兴的根本要疯了;瞧着她那被我征服的**,以及大板榻单上的点点落红,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3月17日

    没想到头一回跟鲁爱发生关系就让她有喜了,深深的自豪一下;今儿个,她给我生下了个女孩,一名跟她一样绚丽的女孩;我兴奋的快要疯掉了,我终于当爸爸了,我给小孩明媒正取了个名字,叫许淑玉,很好听的名字对吧?哈哈;

    3月1日

    今儿个,我被军部召回阿三国,主要是工作上的事情,佐佐队长得知我在支那成了家还挺高兴,这样一来,我的身份就更难暴露了;

    今儿个我见到了樱木小姐,可能是长期的思念,今儿个的她特其他的好意;咱们发生了关系,但是她已经不是头一回了,可惜我爱她,故而我不介意;我这会儿终于晓得我为什么会对鲁爱一见钟情了,因由是当我见到樱木小姐之际,我才这才发现,原先鲁爱跟樱木小姐长的好像,根本一名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樱木小姐得知我的工作后,狠是为我骄傲,她决定嫁给我,这可把我乐坏了;

    7月23日

    今儿个我跟樱木小姐结婚了,就算是感觉有点对不起鲁爱,但是,管她呢,总之就是她们俩又不可能见面;

    9月17日

    这一天我该如何形容我的心情呢?鲁爱前几天刚给我生了个儿子,按照支那人的取名习惯,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何耀辉;今儿个樱木小姐又给我生了个儿子,正巧排行老五,我就给他起了个名字叫苍井五郎;几天内同时有了两个儿子,我感觉我是这天底下最安宁所属之人了;

    7月21日

    局势愈来愈坏了,外面到处皆是丧尸,听说东部地区更严重。我得带着小孩找个地方躲一躲;

    看来这是从日记本里撕下来的日记。不是郑远清之前以为的信件。可惜,看完后,郑远清也大体猜到了大致的经过;何耀辉的父亲甘衣雄猜是一名阿三国潜伏在华夏的特务,紧接着疯狂的爱上了何家姐弟的母亲,紧接着用不光彩的手段得到了她,并且明媒正取了她,在此过后就生下了许淑玉跟何耀辉姐弟;

    可是他在阿三国此外还有个旧情人,并且同样结婚生子了。那一个叫苍井五郎的男孩应该正是那天跟许淑玉在一块的男人;因为樱木小姐跟鲁爱长的狠像,故而他们姐弟五人也长的狠是的像;

    甘衣雄猜在瘟疫爆发后将何家姐弟安置到了一名无凶险的地方后,预计朝思暮想那远在阿三国的另一对妻儿,就这样他找了个机会溜了出去,作为特务,肯定有紧急时候完全可以归来的交通器具,就这样他回到了阿三国;至于许淑玉为什么会假死,很有可能是甘衣雄猜找到了许淑玉,并且给联络上了,也只有甘衣雄猜才有那一个能力。找到一名跟许淑玉一模一样的替身,也只有甘衣雄猜才有那一个能力将许淑玉不声不响的带走;

    这会儿已经将近两年时光儿过去了。不晓得许淑玉在阿三国日子过的如何,她当时怀的小孩有一点木有生下来,如今的她有一点木有再嫁人;

    郑远清甩了甩何耀辉的肩膀,低声言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姐姐找回来一下的;相信我,咱们一定完全可以重新跟她团聚的;山猴子的突击军队已经聚集在北隅港,正是把阿三国翻个底朝天,我也一定会把你姐姐找到;”

    何耀辉轻轻擦拭了下眼泪,低声的“嗯”了一下;

    可惜,郑远清的面色短时光儿后就沉了下来,低喝道:“你所属之人形装甲呢?你瞧瞧你做的什么事情,不声不响的就堆着人形装甲消失不见了,你如今的身份本来就不好意思,你晓得你这样做,要是别人明白了,会如何想吗?”

    何耀辉呐呐的张开嘴言道:“人形装甲停在后面的篮球场里,我仅仅是想快一丁点回来一下,一点木有想那么多,对不起;”

    郑远清暗暗的摇了摇头:“好了,走吧,咱们回去吧;”

    何耀辉堆着人形装甲慢慢的降落到基地,他刚跳下驾驶室,两个宪兵就抬步走到了他的面前,拿起一张纸令宣读道:“依据国防护卫队指挥员凌清将军的最新命令,国防护卫队第一支队队长何耀辉上校在工作时光儿私自驾驶人形装甲离开基地私用,并且未按规定时光儿返回,依据盟国势力军法第13条规定,解除何耀辉所有职位,队长一职有刘霆暂时担任;”

    念完后,那名宪兵伸出一头手,厉声言道:“何队,请你交出配枪和身份证明,这会儿开始,你完全可以在基地内随意活动,基地的住宿,食堂,锻炼,娱乐基建你都完全可以使用,但是不能使用任何军用设备;此外还有,不能离开基地,请候军事法庭的随时召唤;”

    何耀辉一点木有言谈,有这样的结果很早就已经在他的意料之内了,故而他很干脆的交出了自个的身份证明和配枪;就在这个时候,刘霆,姚燕,安心待得队员纷纷跑了过来,十分担心的冲着何耀辉言道:“何队……”

    何耀辉苦笑一下,甩了甩刘霆的肩膀,低声道:“以后一队就拜托你了,好好干,可不要给我丢脸嗯;”

    刘霆重重的稍稍颔首,何耀辉抬步走到他的每一名队员的面前重重的拍一下他(她)的肩膀后,有些落寞的离开了机库;

    医院内,郑远清皱着眉头冲着躺那好像一直吃个一直在的凌清问了声:“这样对玉天的惩罚是不是太严厉了?”

    凌清舔了舔自个手上的奶油,漫不经心的言道:“严厉吗?我已经对他格外照顾了,人形装甲对于盟国势力来说意味着什么你这个总长还不清楚吗?如果换了普通人,这个行为别说仅仅是停职接受调查了,正是枪毙了都可惜分;他如今的心情很不稳定,这会儿他完全可以私自堆着人形装甲回家找答案。谁能保证他下次不会堆着人形装甲去阿三国找他姐姐啊?万余一他在阿三国被俘虏了。咱们所属之人形装甲被阿三国得到了。请问我的总长大人,那一个时候候该如何办?让咱们的武装军队死在咱们送上门所属之人形装甲的手上吗?”

    郑远清默默的稍稍颔首,这些道理他都懂,仅仅是他有些不忍心罢了;

    何耀辉的事件惊动了这个华夏国人的上层,可以说每一天有人来给他求情,当然了,他们也晓得何耀辉这次的祸闯的的确是太大了点;倒没人命令让他官复原职,仅仅是希冀他能不要被送到军事法庭上去。要晓得,一旦被军事法庭传唤了,那无论判不判罪都会留有案底,按照盟国势力法律,有犯罪案底所属之人是不能担当指挥员的;也正是说一旦被传唤,他的前途就全完了,不过是要一点木有案底,这个地方每一名皆是各个军种的指挥员啊部长什么的,即使以后何耀辉不能留在国防护卫队了,待得他恢复了后。随便到哪个军种去,混个将军当当一丁点难题都一点木有;

    可能是凌清被他们烦死了。依旧在哺乳期的她脾气本来也好不到哪去,直接丢了一句:“去不去军事法庭又不是我管的,去找他们院长啊;”言罢就让基因战斗兵们堵上了门,闭门谢客,除了郑远清和张文,不见任何人;

    可惜,凌清这一句牢骚,可把那一个军事法庭的院长给坑坏了,首先天火来拜访,命令被拒后,盟国势力地面军队马上在他家院子周围举行了一次夜间巷战的真刀真枪实兵演训练;炮火声整整持续了一晚,甚至有一发流弹轰碎了院长家的大门,就算是第二天地面军队军部按原价开始了赔偿,但是这却把这位年过29的院长吓的不轻;

    第二天,山猴子也来拜访,照样被拒后,当天晚上突击军队陆战队现在还在院长家的周围开始了一次模拟对基地进攻,海陆空五方配合的五维立体打击的一名真刀真枪实兵演训练;突击军队搏寒光可以说贴着院长家的屋顶飞来飞去,这内里一名陆战队员在发射迫击炮之际,一不小心把一发炮弹打到了院长家的院子里;第二天,山猴子使劲地批评了一顿这名战士,并且对院长家造成的损失按原价开始了赔偿;

    第五天,蜘蛛来拜访,作为盟国势力军事法庭的院长,一身正气当然是免不了的,故而他毅然拒绝了蜘蛛的命令;当天晚上飞行军队并一点木有搞实兵演训练,现在还在一直待得到12点,这才发现外面一点木有一丝动静后,院长一家3口柔和喘了口气;可现在还在这个时候,房门就再这时被人一脚踹开,一队飞行军队飞行军队空勤团的特战军队战士们破门而入,说是跟踪一名恶意分子进了破房子;紧接着正是翻箱倒柜的一阵搜索,仔细一番搜索一点木有任何这才发现后,这一帮人一下不吭的就走了;院长一家瞧着家里被翻的一塌糊涂的的样子欲哭无泪,第二天,飞行军队指挥员部发布了个道歉声明,并对昨个扰民造成的损失表示他们会全力赔偿;

    第五天,史妍来了,跟她来的是一队禁卫军和一队裁判所所属之人,她一个意思没说,直接把院长的儿子带走了;院长托了很多关系才晓得,他儿子被怀疑参与了何耀辉叛国案,已经被关进了裁判所的黑破房子了;

    威胁,赤-luo-luo的威胁,史妍就表明了一名意思,要是他给传唤何耀辉的话,那就证明何耀辉有罪,既然何耀辉有罪,那他这个“参与”何耀辉案的儿子也就有罪了;要晓得,即使他传唤了何耀辉,凭他身后这么多高官撑着,也不可能判的了他的邢的,可话又说回来裁判所的那一个黑破房子,他儿子想出来那可以说是不太可能了;

    一边是维护法律的公正,一边是自个独子的小命,终于,这位当了一生一世的法官的老人,一生一世一点木有做过一件亏心事的法官选择了屈服,屈服盟国势力高层的权力;随即,他封起何耀辉案件的卷宗,将此案搁议了;

    现在还在他们都为什么耀辉的事情所操心之际,他自个却浑然不知,整天就晓得喝酒,不是把自个灌的烂醉,正是一名人坐在那一个地方发愣;这个曾经被誉为盟国势力第一美汉子的何耀辉,这会儿怎么能此外还有一丁点先前的样子?衣裳不晓得多少天没换了,透着一股酸臭味,胡子拉碴,头发散乱的披在头上,根本一点木有打理,甚至能瞧着上方遍布的污垢和发屑;

    第二天,当刘霆来到何耀辉的房间想开导开导他之际,这才发现破房子里一名人也一点木有,他疾速的找遍了整个基地,却如何也找不到他所属之人影;何耀辉去怎么能了呢?

    当刘霆把这事禀告给郑远清之际,边上的凌清一副果然这么的表情使劲地勾了勾嘴角,而郑远清则黯然的摇了摇头;

    何耀辉这会儿在哪?如今的他正开着一台快艇疾速的穿梭在大海之上,他的表情坚定而凝重,紧跟着快艇的颠簸,他的心愈来愈火热;他再也一点木有法子操纵住自个的那份思念,他必须要见到自个的姐姐,马上,马上就要见到;

    就这样,他大半夜的驾车从平西府赶紧的赶到北隅,哀求山猴子的帮助;山猴子经不起他的苦苦哀求,终于答应给他一台快艇,以及足够的燃料让他出海;

    终于,在经过一夜的疾驰后,他在黎明时分赶紧的赶到了阿三国的海洋占领区;依据山猴子交代给他的海图显示,从这个地方开始他便随之要游过去了,不然的话很有可能让阿三国的近防扫描器扫描到;

    瞧着还没出这会儿海平面上的阿三国领土,何耀辉猛一咬牙穿起潜水服就跃进了水中;这个地方离阿三国本土海洋占领区此外还有19海里,相当于37公里,还好有潜水行进器,不然的话这段路真会要了他的命;

    待得到了太阳高高挂起之际,在阿三国五国岛的一名海滩上,何耀辉就再这时冒了出来,他脱去身上的潜水服找了个地方藏起来后,就从随身携带的密封包内掏出一套干痛快的休闲服穿了起来,如今的他看上去一丁点也不像是个士兵,更像是一名在读的大学生;绝大部分的事情装束妥当后,他从包里掏出一把92式手枪别在自个的腰后,两个子弹匣放进自个的口袋,此外还有一把匕首绑到小腿上,看了看五下无人后,他背起背包慢步离开了那一个小沙滩;

    这把枪还最老式的一种,那一个时候搞到后他一直留着,换装之际因由是有感情没舍得就没交出去,没想到今儿个却派上了用场;阿三国的五国岛是整个阿三国只有有人生存的地方,岛上有一名大型的幸存者定居点,大约生活着90多万余人;因为恢复了一部分的工业,故而总的来说,阿三国人的这个聚居地的生活态势还是不错的;

    何耀辉因为小时候被他的父亲逼着学习过阿三国语,当时他不晓得为什么父亲一定要他会说阿三国语,但是这会儿总算是明白了真正的因由;可惜这样也好,他那一口流利的阿三国语还带着一丁点小阪市郊区口音,倒也不会让人怀疑他的真实身份;

    自从踏上阿三国的冻土后,一种久违的踏实感充满了在何耀辉的心间,那是姐姐在身边的感觉;故而何耀辉如今的精神态势狠是好,他在一条小河边拾掇了下自个的仪表后,两只手插在口袋里,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悠闲的沿着荒原慢慢的行进着;

    短时光儿后,何耀辉来到了一名废弃的小镇,瞧着小镇那破败的样子,好像很久没人居住了;何耀辉艺高人胆大,不管有没人有住,不管是不是有丧尸,他都没放在双目之中;找了个避风的空地,升起一名火堆后就开始烧烤起一路带来的熏肉来;(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