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210章 管教
    却直见千叶十一郎冲着古树若子放心一笑,紧接着再对着何耀辉稍稍颔首,接着便轻笑一下:“安培大师,这位小兄弟好像一点木有得罪你们安培家所属之人吧,就算是昨个白天他和青叶大师发生了一丁点误会,但那皆是习武之人的一些切磋而已,安培大师干什么要跟小辈过不去呢?”

    “哈哈哈;”周围的空气中就再这时传出一阵怪异的笑声,紧接着就见一名戴着白色面具的老者诡异的凭空出这会儿了何耀辉身体背面11米左右的街道上;他的嗓音尖锐而刺耳,让人听闻内心中一阵烦躁:“这个小家伙很有意思,千叶先生放心,我仅仅是想带回去问几句话而已,一点木有其他的意思;”

    这是如今阿三国第一家族安培家族族长安培小次郎的弟弟,安培晋五,也是阿三国最恐怖的阴阳师,也正因由是他的存在,才奠定了安培家族阿三国第一家族的位置;

    千叶十一郎柔和一笑,对着安培晋五言道:“可话又说回来,据我所知,这位小兄弟可话又说回来古树家族的贵客,也是我的外甥女若子的心上人;如果我就这么让你随便就把他带走的话,不论是对古树家族还是对我的外甥女,都一点木有法子交代啊,安培大师,给个面子吧?”

    安培晋五刚想言谈,远处就再这时传来一阵跑步声,那是古树太郎带着大批的古树家族的侍卫赶来了,安培晋五面色一冷,狠声道:“既然你们古树家族执意要保他。=那咱们走着瞧。那一个时候候我会让你们晓得。阿三国第二家族和第一家族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哼!”

    言罢,他柔和一甩袖子,整个身躯刹那间隐入了空气当中,消失不见了;

    瞧着危机解除,重伤在身并且已经失血过多的何耀辉再也坚持不住,直挺挺的化身死人尸,引来旁边古树若子和不远处将将赶紧的赶到的古树太郎的一阵惊呼;

    待得何耀辉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之际,这才发现他正躺在自个的主人房的大板榻上挂着点滴。旁边古树若子正一脸贤惠的在用毛巾帮他擦拭身躯;除此之外,古树老爷子,千叶十一郎,古树兄弟,以及古树家族的一些长者所有团坐在何耀辉的破房子内;

    瞧着何耀辉醒了过来,古树若子立马大喜,激动的甚至眼泪都流了出来,一边的千叶十一郎看了,轻笑了笑言道:“了不起,一名人杀进苍井家。杀掉3名上忍,将苍井五郎砍成重伤。紧接着在几十名带枪侍卫的包围下,杀死11人在此过后坦然逃走,了不起啊;”

    古树老爷子稍稍皱着眉头,瞧着一脸虚弱的何耀辉低声问了声:“苍井君,你一来我就晓得你身上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但是那是你的家事,我也不方便多问;但是,事到如今,你是不是应该告诉咱们了?这会儿外面苍井家要抓你,安培家也要抓你,可惜你放心,咱们古树家和千叶家一定会保你的;”

    昨个晚上的事情,闹的实在有些大了,半夜那激烈的小型冲突声,整个新京都城所属之人都能听到,瞒是肯定瞒可惜去了,这会儿自个又重伤在身,逃也逃不掉,何耀辉只能指望古树老爷子一点木有骗自个;他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后,淡淡的言道:

    “我和我姐姐皆是甘衣雄猜的私生子,我姐姐被甘衣雄猜找到了,紧接着关了起来,我想去救姐姐,但是被苍井五郎这才发现了;苍井五郎那一个禽兽,竟然对自个的亲姐姐有意思,故而我想杀了他,就这么简单;”

    “嗯?真的这么简单?”古树老爷子眼中精光一闪,当然这个老狐狸并一点木有这么容易被骗过去,看来他是铁了心要摊牌了;

    何耀辉再次沉思了一会后,低声道:“我跟我姐姐的母亲皆是华夏人,咱们皆是在华夏长大的,我姐夫在华夏的权力重大,整个阿三国突击军队正是被我姐夫一手毁掉的,我亲眼瞧着在海滩上,我姐夫的手下砍掉了1万余多名阿三国突击军队降兵的脑袋;他恨阿三国人,故而,当他晓得我姐姐被我父亲软禁之际,就想要派兵进攻阿三国,而阿三国根本不是我姐夫的对手,故而我想把我姐姐救出来,不过是要我姐姐在我姐夫身边,我姐夫就不可能派兵进攻阿三国了;”

    “哗”在此处的每一名人所有发出了一阵骚动,他们没想到一桩简单的家事,竟然完全可以扯出两国之间的战争来,对于政治家的他们来说,最好的解决方法无疑是在和谈桌上,为了一名女人发动一场战争,在他们的内心中是感觉不可思议的;可话又说回来,事实却正是这么,郑远清冲冠一怒为红颜,已经开始集结兵力准备大肆发动对阿三国的战争了;

    现在还在这个时候,外面就再这时传来一名声音:“古树先生,在下安培晋五拜访;”

    听闻这个声音,屋内绝大部分所属之人面色所有一变,安培家族不晓得什么因由,非要找何耀辉的麻烦,如果仅仅是为了何耀辉击败青叶大师的事情的话,那也有点说可惜去了;仅有的可能正是他们明白了何耀辉的真实身份,想要挟持何耀辉来跟郑远清做什么交易;

    何耀辉面色一寒,一把拔掉正插在手上的吊针,紧接着抓起大板榻头的那把太刀就翻身而起,杀气腾腾的就想冲出去;瞧着这个局势,千叶十一郎赶紧的一把拦住他,沉声言道:“昨个安培晋五一点木有抓到你,今儿个他又来的话,肯定是有备而来的,安培家族高手众多,你先在这个地方待着,让咱们来解决;”

    何耀辉这些人赶紧的赶到外面院子之际。却直见安培晋五带着3个人人正静静的站在院子里待得候着。就算是他们只有3个人。可话又说回来却看的古树家族全部所属之人纷纷一惊;他们分开来是阿三国另一名神忍松下新之助,安培晋五的师弟阴阳师野原太郎,大名武士以拔刀术打遍阿三国无敌手的小野彩;

    就算是对方只有3个人,可是他们的力量却根本完全可以碾压古树家族这边的全部所属之人了,古树家族比起安培家族来,最大的劣势正是缺乏高手;古树家族仅有的高手正是千叶十一郎,原本何耀辉也能算一名,可是他这会儿重伤未愈。最多只能算半个;故而,这也设置了安培晋五这会儿一副有恃无恐的姿态;

    古树老爷子面色变得很难看,他们实在一点木有想到,安培家族为了抓捕何耀辉竟然不惜跟他撕破了脸,可话又说回来瞧瞧面前的形势,自个为了家族仅有的选择正是屈服;一种屈辱感从心底升起,更屈辱的是,自个已经不是头一回接受这一名现实了;

    包括千叶在内的所有古树家族的成员所有沉默了,将将还一副誓死都会保护何耀辉的态度如今凭空增添了几分不好意思;古树若子瞧着自个爷爷,舅舅以及其他家族成员的表现。她略微有些绝望的流下一行眼泪,但是她却坚定的抬步走到何耀辉的身前。用她那娇小的身躯死死的把何耀辉护在身后,怒声言道:“你们要想伤害苍井君的话,先从我的死人尸上踏过去;”

    “若子,胡闹,快回来一下;”古树老爷子瞧着古树若子的行为,禁不住怒喝出声;

    古树若子绝望的看了一眼平时最疼爱自个的爷爷,坚定的摇了摇头,哽咽的言道:“不,我死也要和苍井君死在一块;”

    何耀辉心中稍稍一暖,上前一步把古树若子搂在怀抱里,捧着她那哭的梨花带雨的绝美俏脸,柔和的在她的唇间吻了一下,微笑了笑言道:“咱们华夏的男儿,一点木有让女人护在身后的习惯,去跟你爷爷他们愣一块去吧,听话;”

    话还没言罢,他一把把古树若子拉到身后,低着头慢慢的拔出他的那把太刀,柔和的言道:“既然你们要带我走,那么……就战吧;”

    言罢,他随手将刀鞘扔在地面,拖着太刀小跑着向安培晋五冲了过去,锋利的刀尖拖在地面带出一路的火光;小野彩瞧着越跑越近的何耀辉,嗜血的一笑;往前几步挡在安培晋五的面前,现在还在何耀辉快要接近之际,就再这时,白光一闪,小野彩的武士刀刹那间出鞘,快若电光辐射的向着何耀辉斩了过去;

    速度实在太快了,拔刀术讲究的正是一名出刀的速度,在出刀的一刹那间斩杀对手,何耀辉只觉得面前闪过一波白光,小野彩手掌里的武士刀已经斩到了自个脖子的位置;他吓的瞳孔猛的一收,赶紧的横刀险险的架住了这一击,但是就算是这样,还是稍稍慢了一步,何耀辉的肩膀被锋利的刀刃切开了一波口子;

    一击未曾得手,小野彩马上疾速收刀,再疾速进攻,拔刀术最恐怖的正是一名快字;可能小野彩的力量跟青叶大师不分上下,可是他的这个快攻无疑正巧死死的克制住了何耀辉的打法,何耀辉擅长偷袭,但是小野彩那疾速的连续进攻的方式却让他疲于应付,更别说找出时光儿来偷袭了;

    仅仅几秒钟的时光儿,两个人一触即分,但是这短短的几秒钟的时光儿内却已经连续拼了十几刀,而如今的何耀辉身上更是增添了十几道新的伤口,反观小野彩,身上可惜两道伤口而已;

    瞧着何耀辉那凄惨的模样,古树若子急的大哭,就想冲到他的身边去,可话又说回来古树两兄弟死死的拉着她,不许她接近;古树若子急的放声哭言道:“爷爷,舅舅,你们不是言罢全可以保护苍井君的吗?如何这会儿你们言谈都不算数了?”古树老爷子和千叶十一郎脸上的不好意思表情一闪而逝,所有装作一点木有听到古树若子的哭号;

    小野彩瞧着何耀辉的样子,狠是郑重的朝着何耀辉行了个礼,紧接着沉声言道:“苍井君。你在受这么重的伤势的局势下。竟然还这么的厉害。我敬重你,如果你完好无损之际,我应该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对不起了,今儿个我奉主上的命令,必须要带你回去,但是我以我所属之人格担保,你不会有任何的小命凶险的;”

    何耀辉旧伤未愈。又增新伤,如今的他再也坚持不住,一下子摔瘫软在地;可惜他强忍痛苦单刀驻地,咬咬牙强撑着自个单膝跪地,狠声言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是要想我束手就擒,那是不可能的;“

    “哼,小野先生,何必跟他客气呢;”站在一边的安培晋五听闻何耀辉的话,冷声言道:“一名乳臭未干的野小子而已。学了点功夫真的以为自个天下无敌了吗?欠教养的家伙,把他拖走。让我来好好的教他该如何做人;”

    “妻弟正是没教养,也应该由我这个做姐夫的来管,至于你,你是什么东西?有资格管他吗?”安培晋五的话刚一言罢,门口就传来一名不屑的声音;紧接着,古树家那两扇大门好像被攻城锤撞到一般,“咣”的一下爆响,两扇大门化身数不清多少碎片爆裂开来,紧接着正是一名2米3身高,光着膀子,全身上下的肌肤闪着钢铁光亮的巨人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跟在巨人身后的是一名面容俊朗但是一张脸却冷的完全可以结成冰一般的汉子,以及十来个穿着一身古怪黑衫的男女老少们;巨人的眼神冷冷的扫了一圈场中的全部所属之人,当他的眼神瞧着场中间半跪在地面一身是伤的何耀辉后,原本冰冷的眼神刹那间变的血红,他攥了攥拳头狞声问了声:“是谁干的?”

    小野彩倒也是个汉子,就算是山岳的外表的确吓人,可是他倒也光明磊落的站了出来,用蹩脚的华夏语回道:“正是在下,将将咱们……”

    他的话还没言谈,山岳冷冷一笑,身躯猛的加速,飞快的就向小野彩冲了过去;在华夏,何耀辉的身手只算的上是中待得偏上,最多正是一名还算优秀的特战兵的力量而已,可话又说回来山岳却是标准的暴戾机器;小野彩瞧着犹如一列火车一般向自个撞过来的山岳,立马骇的面无人色,赶紧的挥刀格挡;

    可话又说回来山岳好像根本就没瞧着他那锋利的武士刀一般,冲着他便随之挥起了拳头,锋利的武士刀砍在山岳的拳头上好像是砍在了一块合成金属体钢板上一般,寸寸断裂;随后,山岳那砂锅般的拳头使劲地砸在了小野彩的胸口,“啪啪”的一下爆响,完全可以很明摆着的瞧着小野彩的胸膛在山岳的重击下猛一塌陷,紧接着整个身躯刹那间如炮弹一般飞了出去,使劲地撞在19多米外的墙上,“啪”的一下,整个身躯化身了一滩肉泥;那破碎的死人尸像是个肉饼贴在墙面上,残骨碎渣混着血浆此外还有五脏六腑的碎片顺着墙壁慢慢的流到地面;

    山岳满意的看了一眼小野彩,抬步走到何耀辉身边一把将他扶起来笑了笑言道:“叫你小子平时多训练点功夫,如何?关键时刻痿了吧?”

    何耀辉使劲地鄙视了他一眼,他开人形装甲的能和他们基因战斗兵比?有能耐待得他上了人形装甲后,两个人来打一场啊;瞧着不远处一脸担心的郑远清,何耀辉稍稍不好意思的低声说了一句:“姐夫,对不起,又让你操心了;”

    郑远清寒着面孔稍稍颔首,紧接着转头瞧着身边还因由是小野彩被秒杀的情景而满脸震惊的安培晋五他们,冷冷的言道:“我弟弟好好的一名人来阿三国,竟然被你们伤害成这个样子,那么……你们整个阿三国的全部所属之人,所有一块以死以泄我心头之怒吧;”

    郑远清的话虽轻,却说的在此处的绝大部分的阿三国人心头使劲地一哆嗦,紧接着一股寒意从脚底升了起来短时光儿后就蔓延至全身,仅仅是打伤了他的一名人,他竟然就要灭国?不仅这么看他的表情和姿态并不像是话还没言罢耍的,尤其无论是安培家族还是古树家族所属之人,这会儿都已经隐隐猜测到了郑远清的身份,以他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来,当然不是开耍笑的;

    可惜安培和古树所属之人晓得郑远清的身份,可一些被安培晋五喊来助拳所属之人却不晓得,他们只觉得郑远清太嚣张,口气大的没边没际了,比如说神忍松下新之助正是这内里之一;所谓艺高人胆大,小野彩被山岳秒杀他感觉是小野彩被偷袭的结果,换了他的话,以他的身法和忍术,山岳连碰到他的机会都一点木有;

    故而,听闻郑远清的话,他站了出来,冷笑一下言道:“你又是什么东西?口气大的也不怕闪了舌头?当心天黑路远,走夜路时别叩叩碰碰了;”

    “哟,这位大叔貌似很厉害的样子么,不要冲我家大人又吼又叫的嗯,我会杀了你的呢;”松下新之助的话刚一言罢,跟在郑远清后面的秦艳就娇笑了笑嘲讽了起来,并且上前一步一把勾住了郑远清的手,紧接着用她那饱满的酥胸使劲地在郑远清的手臂上挤了挤,她这是随时随地都不放过献身给郑远清的机会啊;

    她柔情似水的依偎在郑远清的身边,一副娇滴滴的样子,秦艳很美,不仅这么很媚,就算是不如古树若子那个样子倾国姣美,但是她的那股媚无疑更容易会让男人产生非分之想;如今的松下新之助瞧着秦艳的样子,一脸淫笑的言道:“嗯?小妹妹,你要如何杀我啊?”

    秦艳一听,立马一脸委屈的再次使劲地拿胸在郑远清的手臂上蹭了蹭,撒娇道:“大人,你看,那人欺负我;”

    郑远清一头黑线的瞧着在他的手臂上扭啊扭的一脸造做的秦艳,淡淡的言道:“那你就欺负回去就好了啊;”

    秦艳马上嘟着嘴使劲地稍稍颔首,冲着郑远清甜甜一笑,紧接着瞧着那一脸猥琐的松下新之助娇笑了笑言道:“那么,大叔,我要杀你了嗯;”

    瞧着秦艳那美艳动人的笑脸,松下新之助看的差点没流出口水来,赶紧的言道:“好啊,小妹妹,过来跟我切磋下呢;”话还没言罢,他还搓了搓手,一副好像很期待的样子;

    安培晋五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可话又说回来究竟怎么能不对他又说出来,就这样他吃不允许了一下也就一点木有去提醒松下新之助;但也就他这么一吃不允许,却直见秦艳娇笑了笑打了个响指,紧接着松下新之助的身上就再这时就燃烧了起来,他惊恐的躺在地面一直在的打滚,试图扑灭身上的火焰,但是秦艳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她嘟着嘴,当然不满意她第一击的效果,就这样便眯着双目柔和挥了挥手,娇喝一下:“火龙咆哮;”

    她的话音刚落,一条火龙从她的说中脱手而出,使劲地砸在了躺在地面一直在翻滚惨叫的松下新之助的身上;“轰”的一下,火焰迅速腾高,不但淹没了松下新之助的身躯,此外还有他的惨叫声;炙热的火焰仅仅燃烧了几十秒就缓缓的熄灭了,地面只留下一副散发着糊臭味的焦黑尸骸;

    在此处绝大部分所属之人所有大眼瞪小眼,特别是阿三国所属之人,更是从心底透出一股深深的恐惧;现场一片死寂,全部所属之人所有目瞪口站着的瞧着场中那具焦尸,震撼的说不出一个意思来,当然,这些仅仅是阿三国人的反应,华夏这边所属之人很早就已经清楚秦艳这个性格变态,力量更变态的女子的手段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