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230章 张文
    3个巨活死人再也管不了拾掇山岳了,一个个死拼命的卡着脖子奋力困兽之斗着,可话又说回来绝大部分的事情都似乎那么的徒劳,他们困兽之斗的越厉害,脖子上就被勒的越紧,山岳根本沒很有道搭理那五个巨活死人痛苦,在地面一直在的打滚竟然是学着李拉丽的样子,叩开了那一个丧尸的脑壳紧接着舔舐掉内里的脑浆。小說,

    待山岳这些人赶紧的赶到月湖镇之际,这才发现月湖镇外面的茶园旁,乌泱泱的停着29多架垂直起降的中型运输机。一**基因战斗兵一队队盟国势力地面军队精锐战士,现在还在加紧将装载在空天战机里的装甲车台往下运。

    瞧着这个情景,山岳苦笑的甩了甩李拉丽的肩膀,无可奈何的言道:“看来咱们这次闯的祸不小啊,回去面见凌清女王之际,你一定要站我前面啊。”

    “放心吧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会把责任全抗下来的。”李拉丽这傻小孩刚到盟国势力不久,又一直跟在郑远清的身边,对于凌清女王的*威他是从一点木有见到识过,也不想想,能让山岳都这么怕所属之人那一关能轻易的过去吗。

    “故而说,你们,就把他们就这么的放了。”

    盟国势力内务院总理办公室内,新升任盟国势力总理的凌清,双腿翘在她的办公桌上,似笑非笑的瞧着面前的3个人。

    豆大的冷汗一直在的从他们的额头滑下,一声不敢吭一下,特别是首当其冲的李拉丽。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面前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绝美女子。区域战斗力回来,她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威压和那笑里藏刀的表情,让李拉丽感觉身上压了一块好几吨重的石头,一般他尽力弯着腰不敢昂起头。如今的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山岳不怕盟国势力军法的制裁,反而这么怕到凌清这个地方来做报告了。

    憋了半天李拉丽好难憋出了一句:“他们也是智慧种族,我觉得他们也有活下去的权力。加上他们当时真的十分的诚恳故而……”在凌清那甜美的笑容之下,李拉丽的辩解声越来越小直到此后还是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如今的他们五个,怎么能此外还有一丁点点那面对变异丧尸时的那股不可一世的威风啊,根本好像是是五个做错事情的小学生在候老师的处罚的摸样。

    凌清从抽屉里掏出一把小锉刀,一边精心修理自个的指甲一边漫不经心的言道:“晓得我是谁吗?内务院总理,管理这么大的一个势力,大大回来我竟然抽出我宝贵的时光儿,来听你们这几个废物说这些废话,你们看我像是那股吃饱了撑着沒事干所属之人吗。”

    “不像。”李拉丽紧跟着接话道。可话又说回来才说了两个字他才这才发现山岳和刑天两个人正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待着一动不动,一下不吭。他那不是特别聪明的脑子马上反应过来,在凌清女王言谈之际胡乱接话肯定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

    果然他的话刚一言罢凌清“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凌清长的极美她那倾国姣美的容颜整个盟国势力除了许淑玉稍胜一筹外,也就古树若子完全可以与之媲美,特别是凌清笑起来的样子,真的狠美,那股骨子里透出来的媚态可以说能把任何一名男人看的骨头都酥了。

    但是全盟国势力所属之人都晓得,除了在郑远清面前时,凌清女王对你笑可不是什么好事,可以说绝大部分所属之人,宁可让她对自个一顿臭骂,也比瞧着她笑来的好,就算是她的微笑很绚丽很迷人,号称全盟国势力最美的微笑,但是看完后还能不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那就只能祈祷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加观音菩萨保佑了。

    凌清柔和掩着嘴巴,只让李拉丽瞧着她嘴角的那一个淡淡的酒窝,可话又说回来李拉丽这会儿可沒有一丁点非分之想,相反他的冷汗冒的更快了手指尖的那锋利的爪子上甚至已经开始往下滴起了汗水。

    但听对面的凌清女王掩着嘴轻笑了笑说:“你正是我亲爱的新任的侍卫长,生化智慧程序兽李拉丽,听说你很厉害啊,力量跟我那不成器的手下山岳都平分秋色,怪不得你这么有主意,那些活死人对人类危害这么之大,甚至从不出实验室门的宋教授大老远的从太阳城赶紧的赶到平西府来,面见我亲爱的,正是为了劝我亲爱的将那些活死人赶尽杀绝。你倒好招呼都不打一下就把他们全放跑了,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亲爱的那么宠幸你老娘就不敢杀你了。”

    李拉丽这次老实了,沒敢接话,仅仅是原本就弯着的腰这次弯的更深了凌清一拍桌子怒吼道:“你究竟长沒长脑子啊,敌人的话你也敢信他要是说当年他撸-管射墙上,你-妈把他那耍意刮下来塞自个肚子里,紧接着有了你,你信不信?此外还有你山岳他是个菜鸟,你也是菜鸟吗,他说要放人走之际,你为什么不阻止,你脑子里塞的根本正是大便吗?老娘派你出去执行战术计划,你什么时候给老娘漂绚丽亮的完全做成过了。”

    瞧着山岳和李拉丽被凌清骂的狗血淋头的,刑天暗暗喘了口气不过是要凌清不把矛头对着他便行了,可话又说回来,那口气还沒来得及松完凌清就指着他骂道:“此外还有你你这个小吸血鬼,我本来以为你在原来史妍那小贱-人的裁判所里能有点长进,可你瞧瞧你都混些什么破玩意?力量还是那么弱,被一帮,竟然还把杀死自个弟兄的敌人给放跑了。老娘真的要被你们给气死了。”

    现在还在五人被凌清骂的。可以说想要一死以谢天下之际。就再这时传来的一下柔和的敲门声救了他们一命,却直见张文那小傻妮子鬼头鬼脑的探进来一名脑袋弱弱的问了声:“总理你训完了吗,训完的话我有事找你,沒有的话我再等等。”

    凌清一看是张文转头对着她微笑了笑说:“你个鬼傻妮子,待得我一分钟就好。”

    “好的。”张文甜笑了一下,在山岳五人感恩戴德的眼神中退了出去。

    凌清将腿从办公桌上放下来,紧接着从一边掏出纸和笔刷刷的写了一名命令拍在桌子上怒声说:“将将兰馨姐打了份计划书给我,说是咱们盟国势力很多偏远地区的学校缺少教科书和文具。既然你们这么想当好人,那你们就去送一下吧,对了这会儿资金紧紧张张,买教科书和文具的钱,就从你们3人的工资里扣了,不多就290多个学校而已,你们工资那么高,每个月扣一半的话3年便能够全扣完了,恩,记得送书之际不许用交通器具。总之就是你们跑的也挺快的,好了下面给老娘滚蛋。”

    “是总理。”五个人愁眉苦脸答应了一下。赶紧的转身离开了凌清的办公室。

    待山岳他们走后,张文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瞧着山岳他们垂头丧气的样子,她凄凉的吐了吐自个的舌头俏声道:“凌清姐姐你真厉害,这些家伙平时一个个拽的不行,在你面前却一个个乖的跟什么似的,你想如何训如何训他们连一声不敢吭一下呢。”

    凌清换了个舒服的坐姿,瞧着一脸兴奋的张文得意的言道:“他们也现在还在外面神气而已,到我这是龙得给我卧着是虎得给我趴着,咱们女人啊,就得会点手腕不然的话还不给欺负死啊。”

    说到这她话锋一转,脸上绽放出一丝**的笑容:“我说你每一天跟郑远清在一块,有沒有什么冲过性的的发展啊,我可给你说清楚啊,外面惦记着他的小婊砸可不少,最近又出现一名叫秦艳的傻妮子,可惜看她沒什么野心,正是单纯的想跟他一块睡而已,我才沒找她麻烦。人家想勾搭他都沒机会,你每一天腻他身边的,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你这月亮到底捞着了沒有啊。”

    张文被凌清说的到底她可惜是个17岁的小傻妮子而已。

    瞧着张文羞的衣领里,绽放出的雪白胸膛都被镀上了一层粉红色,凌清晓得她实在受不了,才收起笑容正色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张文就在这个时候才想起她来这个地方的正事,赶紧的张开嘴言道:“大人登基称帝的决议已经获得了通过,经过他们商议决定,定在9月1号,也正是7天后举行大人的登基大典,那一个时候候大人会册封大嫂为皇后,册封你为二嫂,册封郑寒月为长公主,册封郑强为太子,大人让我先来跟你打个招呼,怕你那一个时候候有意见。”

    听闻张文的话,凌清勾了勾嘴角酸溜溜的言道:“我能有什么意见啊,毕竟不是正房,人家正房当皇后,我是二嫂,什么是二嫂,正是小五的意思,谁让我命苦呢?还好我有强强,不然的话以后我娘俩该如何活啊。”

    话还没言罢,她极其造做的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那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泪。

    瞧着凌清又开始要表演了,张文一阵的头大赶紧的找个借口开溜,内里依稀传来凌清的声音:“傻妮子,该出手时就出手,一定要最快的时光儿内把郑远清搞定啊,不然的话这第五夫人就不晓得是谁了呢。”

    张文轻呸了一下,羞红着脸跑回了自个的办公室,可惜凌清的话却一直在的在她的脑子里回响,张文喜不欢喜郑远清,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自从郑远清两年前在超市里从丧尸的手上救下了她,并触碰过她的身躯后,她的内心中满满的皆是郑远清。

    可惜凌清的话不是沒有道理的,关于郑远清在外面的那些风-流事情,她也早有所耳闻。凌清将将办理掉史妍和夭夜。这会儿又冒出个秦艳。至于将来还会不会有别人这不是张文要去想的,她只想晓得内里会不会有自个。

    就像凌清描绘讲诉的那个样子,她这会儿是真正的近水楼台先得月,最难得的是一向爱喝酸的凌清竟然不反对她和郑远清在一块,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她,为什么不能争取一下自个的爱情呢,要想待得郑远清主动的话,他的内心中一直把自个当成个的,3,5年在此过后,那第五夫人还指不定是谁了呢。

    想到这个地方张文暗暗咬了咬牙,束手束脚了这么久,她决定主动一次,绝大部分的事情为了爱情。

    她来到她办公室的**更衣室内,换上了一件领口很大的衬衫并且脱去内-衣,根本真空上阵,把原来及膝的裙子换成了一条齐-逼小短裙。并且穿上了一条她买来后从来沒敢穿过的黑色网格丝袜,紧接着把头发随意的盘在头上。用一根发簪插住几缕头发随意的的飘落在四周。

    瞧着镜子里的自个,张文羞的满脸通红,衬衫很单薄,透着光看的话甚至有点半透明的,从镜子里完全可以清晰的瞧着自个胸口的两个粉红色的凸点,加上齐-逼小短裙和黑色的网格丝袜,以及那似乎有些随意和不羁的盘发标准的一幅ol军装-诱-惑的装扮。

    还好这个时光儿是郑远清的小憩时光儿,外面的警卫会阻拦绝大部分想要见郑远清的人,故而她的这副装束不会被别人看见,不然的话的话打死她也不敢穿成这样见人啊。

    瞧瞧时光儿到了,给郑远清送咖啡的时光儿了,张文泡了一杯咖啡,努力安宁了下自个那如小鹿乱撞一般的心跳,柔和的敲开了郑远清的办公室门便端着咖啡走了进去。

    如今的郑远清,正坐在办公椅上把头倚靠着椅背上闭目养神,张文将咖啡放到郑远清的办公桌上,紧接着绕过桌子抬步走到郑远清的身体背面,帮他柔和的按摩起头部来。

    这是张文每天都会做的事情,每次瞧着郑远清劳累了,她就会将他的头倚靠着自个的胸口,紧接着柔和的帮他做着按摩。郑远清也最欢喜她的按摩,可能是训练熟训练了吧,她的动作轻重适度颇得郑远清的欢喜。

    可话又说回来,今儿个的郑远清却感觉到了和平时有些完全不同,似乎自个脑袋枕的地方的确是太过柔软了一些,当然这个傻妮子内里什么都沒穿。

    郑远清一把拽住张文的手轻笑了笑言道:“小傻妮子今儿个如何穿的这么大胆。”

    被郑远清这么一问,张文的不出一个意思来。

    瞧着张文这副害羞的样子,郑远清稍稍一笑,他甩了甩他的大腿示意张文坐在他的身上,对于郑远清的命令,张文从来不会拒绝的,她顺从的坐下,在此过后不敢看郑远清那面带调笑的表情低着头一下不吭。

    郑远清一头手搂着她的腰,一头手顺着她那敞开的衣领伸了进去,果然入手一片柔软雪滑,郑远清一边柔和的揉动她那娇小的软肉,一边笑了笑言道:“小傻妮子我要吃了你。”

    话还没言罢,他一把将张文按在办公桌上,五两下就把她剥成了一头雪白的小羊羔,他趴在张文的身上在她耳边低声言道:“你待得这一天待得了很长时光儿了吧?”

    话还没言罢,在张文一下尖锐的痛叫,当中他的身躯使劲地沉了下去

    “呼呼”张文全身光溜溜的趴在桌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不着寸缕的,她将自个那青春活力的身躯,一点木有丁点保留的展现在郑远清的面前,全身上下湿咚咚咚的全身汗渍。

    郑远清就算是表面看上去文文弱弱的,但是身怀异能的他在沒有变身时就算是力量什么的,沒有山岳他们那么恐怖,但是也比正常人要大的多,初经人事的张文,经过了郑远清那如野兽一般长达一名小时的征伐后,很早就已经瘫在桌子上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沒有了。

    施放出自个小命精华的郑远清,慢慢的退出张文的身躯。瞧着面前这个被他无论从内心中还是身躯都已根本征服的小女人。一种男人特有的得意感油然而生。张文也很美,就算是不如许淑玉和凌清那个样子倾国姣美,但是却胜在够清纯的好像是是一名阳光的邻家女孩一样,让人禁不住的想要接近。

    可话又说回来,这会儿这个平时娇滴滴动不动就会脸红的邻居女孩,却以一种最为羞耻的方式,躺在自个的面前瞧着她下面的那一片狼藉,和点点的落红这让郑远清感觉格外的痛快。

    张文这会儿劳累的连双目都睁不开了。她闭着双目身子依旧在稍稍的痉挛,当然将将那狂风暴雨一般的快乐,依旧在她的心底徘回。郑远清正计划着好好的逗弄一下这个脸皮薄到了极点的小傻妮子,就在这个时候郑远清猛的一顿,他身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血管里钻来钻去的一般一直在的蠕动。

    大滴大滴的冷汗从他的额头上冒出,剧烈的疼痛让他的面孔变的格外的扭曲,特别是他的双目竟然化身了诡异的血红色,他瘫坐在椅子上痛苦的挣扎着,可话又说回来于事无补,他的身躯在慢慢的增高。他的手指缓缓的开始变长、变尖直到此后还是形成尖锐的爪子“唰”的一下轻响,他那一对星空一般璀璨的残翼柔和的打开。他竟然不自觉的完全做成了残翼暴君的变身。

    可话又说回来,变身后的郑远清却变得愈发的痛苦,他张着嘴巴无声的咆哮着,黑色的邪恶能量弥漫在整间办公室里,他一把拽住办公桌的桌沿,可话又说回来,坚硬的红木办公桌竟然在他的手掌里如同细沙一样无声无息的被消融掉,整个房间都充满了诡异而邪恶的气息,单单依旧躺在办公桌上依旧在一直在痉挛的张文,不晓得她的身边竟然会有这么恐怖的一幕现在还在上演。

    就再这时郑远清一跃而起他,那如鲜血一般的血瞳冷冷的凝视着面前不着寸缕的张文,猛的扑了上去,可惜这次他可不是再次去侵犯她的身躯竟然是使劲地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温热的鲜血进入自个的口腔不但惊醒了依旧在陶醉当中的张文也惊醒了郑远清。

    张文惊恐的睁开双目,这才发现郑远清正咬着她的脖子吸食她自个的鲜血时,她不敢动也不敢叫,仅仅是伸开她的两只手,温柔的将郑远清拥在了自个的怀抱里。

    郑远清终于清醒了过来,他柔和的推开了张文,慢慢的站直了身躯,他眼神凝重身后那对翼展超过3米的巨大翅膀,一直在的稍稍扇动着,他瞧着面前有些惊慌失措的张文淡淡的言道:“我沒事,你穿好衣裳先出去吧。”

    作为郑远清的贴身秘书,郑远清拥有残翼暴君变身的异能,张文是除了见识过郑远清变身的山岳这些人外,只有晓得的一名,故而瞧着郑远清如今的样子,张文并沒有感到惊愕至极,她仅仅是担心的问了声:“宋教授说,上帝是公平的,每给予人一样额外的东西时,都会同时让他丧掉一些东西,你的异能这么强横,那丧掉的肯定也更多,将将正是你的异能反噬吗。”

    听闻张文的话,郑远清眼神一冷厉声道:“这个事情不允许告诉任何人你出去吧。”

    听到郑远清这从未有过的严厉语气,张文听话的答应了一下后,便匆匆穿戴好衣物离开了郑远清的办公室。

    一直到了张文离开在此过后郑远清才颓然的,坐回自个的办公椅上闭着双目小声道:“混蛋,最近的反噬越来越频繁了,真不晓得我究竟还能撑多久。”

    听话的张文果然沒有把事情说出去,绝大部分的事情都过的狠安宁自从和郑远清冲过了那层落地窗户纸后,张文的安宁日子就来临了,她每天中午都会凑着郑远清小憩之际,偷偷的溜进郑远清的办公室里和他一块缠绵,许淑玉就算是温柔偶尔还会诱惑下郑远清,但是她和泼辣的凌清一样在大板榻上狠是的保守,郑远清有时兴致来了想要耍一些花活时她们两个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

    可话又说回来,张文完全不同,早习惯了听郑远清话的她,对于郑远清的任何命令都会努力去满足,不会的也会努力的学习和尝试,她的这个行为,让郑远清狠是受用一时光儿,每一天在办公室内纵乐开始了一段荒*无度却也十分短暂的时日。(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