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239章 过海
    ps:看《穿梭在无限废土》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谢谢朱指挥员;”司格尔一听,马上兴奋的笑了起来,像他们这么着半路收编的将领想要融入一个势力的话,最需要的正是军功,天火要是算他首功,那他以后正是去了盟国势力也不怕自个的位置受到动摇了,他咳嗽了两声,沉声道:“咱们那一个时候计划进攻联合集团之际,也曾经思考过如何来渡海,当然,咱们沒有你们这么大力量兵器配备,咱们用的是土办法,离这不远的地方有个渔港,就算是内里的大型船只都让联合集团搜走了,但是内里还是有着为数不少的小船,把咱们所有运到对岸应该沒问題;”

    就算是天火对司格尔的方法将信将疑,但是别无他法的局势下,他还是率着武装军队来到了司格尔说的那一个渔港,瞧着停泊在渔港里的大大的见鬼的过海方式,你觉得这么一丁点的小船能让我90多吨重的装甲车开上去;”

    司格尔心中一惊,赶紧的赔笑了笑言道:“朱指挥员,朱指挥员,消消气,消消气,您觉得不行,那联合集团所属之人当然也会觉得不行,故而他们的海面可以说处于不设防的态势,如果咱们把几台船串联在一块的话,装甲车开上去一丁点问題都沒有。¢£¢£,咱们只需要凑着寒夜偷偷的溜过去。保证神不知鬼不觉的;”

    天火一把揪住司格尔的衣领。愤怒的吼道:“如果不是看在你为陛下鞍前马后的服侍了这么多年的话,老子肯定以叛国罪把你拉出去毙了,你这个方法在咱们势力,几千年前就有人发明过,连环船,结果呢?90万余大军被人一把火给烧了,我的装甲车要是也跟你说的一样过海的话,他们都不需要派大军在对岸驻防。只需要19门重型火炮便能够把我的武装军队全点掉,打仗总是会死人的,但是我不希冀的我武装军队不是死在战此处,竟然是被淹死在海里,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面对暴怒的天火,司格尔额头上冷汗直冒,可惜这也怪不得司格尔,司格尔就算是这会儿成为一名准将了,手底下近万余人马。但是说到底他还是强盗出身的,只晓得流氓一般斗殴打架的他根本不晓得什么是装甲军队。什么是渡海登陆,他只晓得能把人运过去就完事了,就算是他打仗很有一套,但是仅局限于小规模冲突和地面军队的指挥,他的能力或者条件还不够资格让他了解其他兵种的特点和性能;

    布尔维耶夫,瑞姆和佐罗隆站在身后幸灾乐祸的笑了笑,他们一边笑司格尔出了个大洋相,一边暗暗的庆幸,将将在来的途中他们依旧在后悔为什么自个沒有机灵一丁点率先去像天火说这个计划呢?结果让司格尔抢了先,可话又说回来瞧着如今的局势,他们一直在暗暗的后怕,说到底他们的水平和眼光跟司格尔是一名水平线上的,如果由他们先提出来的话,那这会儿挨骂的正是自个了;

    3个昔日同僚这会儿一脸同情的瞧着司格尔,将将还春风得意的他这会儿好像是是一名霜打的茄子一般,完全可以想象,连基本的军事常识根本不晓得的他,头上已经被打上了草包这两个字的烙印,待得到了盟国势力后,被解除兵权那可以说是铁板钉钉子的事情,最好的后果正是转到文职部门当个文官;

    现在还在天火一筹莫展之际,一名兵族的战士小跑到天火的身边,放声言道:“计划书朱指挥员,陛下让我来告诉您,船的问題您不需要操心了,陛下已经联络了船,应该马上便能够到了;”

    天火听闻大喜,郑远清在欧洲经营了这么多年,手底下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底牌的,能搞到船对于郑远清来说应该并不困难,其实他很早就已经想去找郑远清求助了,仅仅是一直碍于面子沒好意思去而已;

    大约在岸边待得了半个小时左右,海面上远远的开过来11条船,瞧着船,岸上排成一波的装甲车纷纷调转了炮台,一门门黑乎乎的炮口朝着了正慢慢接近的船只;

    法尔是这只船队的船队长,如今的他脑袋上的汗水就和瀑布一般哗啦啦的直往下流,他放下瞭望镜,不敢命令船队转头,他敢发誓他不过是要有转弯的迹象,岸上的装甲车刹那间就会射击,他可不想用自个的小命去赌对方的命中率有多高,就这么着他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开,内心中那可以说更就是一直在的在诅咒着自个的老板,老板仅仅是让他来接一群客人,就算是他晓得老板交代的偷偷接送的话,那些客人的身份肯定是见不得光的,仅仅是这些客人这么的“不友好”就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了;

    就再这时,他灵机一动,赶紧的放声的吼道:“快,快,把老板给咱们准备的那恶魔之翼的旗帜给我挂上去;”

    瞧着11台船上同时升起了恶魔之翼的军旗,天火一直紧绷的神经总算是放了下来,这些应该正是郑远清调过来的船只了,因为这11台船根本正是渡轮,船身又宽又长,但是高度却还算的低,又是在海面上行驶的,这竟然沒有让扫描器给扫到,一直到了自个用肉眼瞧着了才晓得这支船队的存在,要是换了敌人的话,,,天火禁不住的打了冷颤,随即命人去将扫描器系统的负责人使劲地训斥了一顿;

    11台渡轮慢慢的倚靠着了码头上,法尔好意的迎了上来,但是却被森冷的枪口给憋了回去。天火冷冷的凝视着他。沉声道:“感谢你对咱们的帮助。但是为了我的武装军队的无凶险起见,除了驾驶外,所有船上所属之人员都必须要接shou咱们的操纵,一直到了咱们所有无凶险的到达对岸为止,除了你们的头给你们的奖励外,咱们还会额外的给你们一份奖励的,相信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法尔还能有什么办法。谁的枪杆子硬,谁言谈的底气就足,人家不但有枪此外还有炮呢?只能乖乖的被战士带走,他这会儿只期望这个指挥员沒有欺骗自个,那一个时候候真的会有一名让自个发大财的奖励:“

    天火现场勘测了下这11台渡轮后,这才发现这个地方每一台渡轮的承重量是2900吨,每一台渡轮完全可以并排停3台雄霸式重型主战装甲车,放9排,也正是29台,加上人员的装运的话。只需要3趟,便能够将绝大部分的武装军队所有给运过去;

    也正是说。头一回运输的话,必须要是精锐,在岸上打开一名缺口,并且和钉子一样紧紧的站住脚,为后续军队的抵达提供条件;

    得知了这些局势后,天火来到岸上,对着岸边的武装军队放声吼道:”这会儿,我需要一支敢死队来进行第一波的抢滩,他们可能会有很大的死伤,但是,哪怕是死光了,也必须要抢滩成功并且紧紧的给我守住了,谁情愿去,我需要自愿的:“

    ”我去:“绝大部分的战士异口同声的放声回答道,并且同时向前迈了一步,那声音,那气势,好像是不是让他们去赴死,竟然是去执行一名得很光荣的使命,

    十台渡船并排着开往对岸,在对面的岸上,盟军的炮兵军队很早就已经严阵以待,毕竟盟国势力军这么大规模的军事调动,盟军要是沒一丁点准备那才是真的见鬼了;

    盟军防守用的是122毫米榴弹炮,射击距离大约在3-3公里左右,而盟国势力军的雄霸重型主战装甲车上安装的是两门222毫米榴弹炮,依据填弹的不同射击距离在29-29公里,在盟军还未瞧着盟国势力军的渡轮时,盟国势力军渡轮上的雄霸装甲车现在还在无人机的指引下发动的猛攻;

    “轰,,,轰,,,轰,,;”雄霸装甲车的两门主炮完全可以轮流发射,填弹时光儿为29秒,也正是平均13秒一发的射速,11台渡船,每台渡船的并排停着3台雄霸装甲车,就算是只有第一波的装甲车完全可以射击,这也相当于有19门火炮同时在齐射了;

    盟军这次是彻底被打懵了,他们本来是想设个埋伏来个半渡而击,可话又说回来沒想到他们的绝大部分的事情活动全被盟国势力军的无人机看了个清清楚楚,这回可好偷鸡不成蚀把米,盟国势力军的渡轮沒有待得到,待得到的却是铺天盖地的炮弹,海岸边的炮兵方阵迅速的被炮火所掩埋,这还是第一轮的炮火,因为弹道的问題,很多炮弹都打偏了,沒有准确的命中目标;

    盟军的阵地指挥官瞧着这个局势,吓的掉头就跑,他沒想到盟国势力军正是渡海都有这么大的阵势,指挥员一跑,底下的那些战士们也跟着五神无主了,他们火急火燎的冲上车,把将将埋下不久的火炮往车尾一挂,跟着掉头就跑,可话又说回来就在这个时候想跑还来得及吗?调整过弹道的炮弹这次准确的掉落在了盟军的炮阵里,一时光儿火光五起,各种车台和火炮的零件被炸的满天舞动,一不更就是发出一连串的爆炸;

    炮弹的力量其实并不是特其他的大,一发炮弹除非很恰巧的掉在他们里,不然的话炸不死多少人,但是炮阵出击时产生的那股震撼力却是让人感到得很的绝望,五处一直在爆炸,战场那可以说更就是被硝烟弥漫的看不到东南西北,耳朵被震的嗡嗡直响,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除了防止被炮弹击中外,还要防止那些从天而降的各种被炮弹炸飞的零件,事实证明,那些被炸飞的零件的战斗力竟然能够超过了炮弹。一名战士两只手抱头死死的卧在一名弹坑里。战此处。两发炮弹同时落在一名弹坑的局势是十分少见的,这名战士的选择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但是炮弹掉下来的几率低了,不代表沒其他的东西砸下来啊!,,他刚卧倒沒多久,一名有半人高的汽车轮胎呼啸着砸了过来,那名战士紧紧的趴在地面。耳朵里嗡嗡直响,根本沒有意识到凶险的到来;

    “啪啪”,一下爆响,那一个轮胎正巧砸在了他的脑袋上,待得轮胎弹开之际,原来的地方就只剩下一团血淋淋的浆糊,白色的脑浆混杂着鲜血此外还有骨渣搅合在一块,不时此外还有鲜血从脖子处涌出,将脑浆浸湿,红白相间的液体顺着弹坑的边缘慢慢的滴落下来;

    他的一名战友瞧着这个局势。立马失声痛哭,连滚带爬的冲向那么战士的死人尸。现在还在这个时候,不晓得从怎么能飞过来一把扳手,使劲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啪啪”,他的半个脑袋立马被那把扳手给掀飞了,带起一捧碎裂开来的骨渣,他的表情刹那间定格,一动不动的站着,乌黑色的脑袋哗啦啦的从破口的位置流出,慢慢的,他直挺挺的化身死人尸;

    这么着的意外在这个战此处根本不叫意外,竟然是时刻一直在发生的事情,又是一轮炮击袭来,那名指挥员官因为是第一名逃跑,一路小跑的他这会儿已经跑出去了1公里远,他回头瞧着陷入了地狱般的阵地,内心中柔和的舒了一口气,要不是他跑的快的话,这会儿还不晓得会是什么下场呢;

    想到这,他回过头接着往前走,他这会儿要考虑回去后该如何写份计划书递上去,毕竟警备防线在自个手上丢掉,让盟国势力军登陆成功,这罪名可不小,现在还在他为这个而苦恼之际,他肌体背面就再这时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啸,指挥员官回头一看,瞳孔猛的放大,可话又说回来他还沒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左躲右闪动作,从远处飞过来的一扇车门就使劲地砸在了这位指挥员的身上;

    车门被炸飞一公里远,由此可见受到的力该有多大,厚重的车门好像是是锋利的刀片一般使劲地斩在了这位指挥员的腰上将其拦腰斩断紧接着深深的插入地面,沒有丝毫的停顿,这位指挥员的身躯就被分成了两截,最恐惧的是,因为动作的确是太快了,从而导致这个指挥员竟然被斩腰后还沒有故去;

    他跌落在地面,整个下半身在车门的另一头被车门挡住了,他看不到,他只瞧着自个的身躯被斩成了两截,大肠,肾脏,此外还有胃待得器官哗啦啦的从断口处流了出来,与此同时此外还有激射而出的鲜血,指挥员吓的面色惨白,他颤抖着伸出两只手,拼命捞起他的五脏六腑往自个的肚子里塞,可话又说回来那些大肠什么的的确是太滑了,他刚塞进一截,另一截又滑了出来,他一紧紧张张:“啪”的一下,一根被他抓在手上的小肠竟然被他扯断了,内里还未消化的粮食干粮从小肠里流了出来,溅的这个指挥员的肚子上皆是的,指挥员瞧着自个手掌里的两截小肠,眼神一阵的愣滞,可惜他沒有机会后悔了,他的眼神短时光儿后就丧掉了神采;

    这名指挥员死了后,登陆军队也遇到了麻烦,一直在四周巡航的联合集团突击军队在搏杀打响后终于姗姗来迟,就算是海上装步协同被盟国势力军的搏寒光和岸基导弹紧紧的看住了,但是盟军的潜艇却被人给忽略了;

    却直见这内里的一台渡轮猛的一晃,船底立马升腾起一股黑烟,短时光儿后,船身就开始倾斜,上方的装甲车和装甲车纷纷被倾倒进了海里,专门用来对付军舰的鱼雷,根本不是民用船只完全可以与之相抗的,可以说不过是要一枚鱼雷,便能够将一台大船彻底的击沉,

    天火站在岸上,瞧着这个局势急的直跳脚,一台船就有29台装甲车,最重的雄霸装甲车有90多吨,最轻的装甲运兵车也有29来吨,这个要是掉到海里的话,内里战士的命运不言而喻,这支装甲军队一直皆是天火的嫡系,比慈禧双目之中的李莲英还要亲,这如何能让天火不急眼呢;

    他赶紧的拿起通讯器,冲着内里就放声吼了起来:“周涛,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把盟军的潜艇给我找出来,紧接着给我杀掉,老子的兵是用来杀敌的,可不是用来喂鱼的,快,快,快;”

    其实不用天火说,周涛也晓得事情的严重性,这只装甲军队是郑远清起家时的第一支劲旅,不光是天火拿他们当个宝贝,正是郑远清对他们也是偏爱有加,在装甲军队逐渐落伍,人形装甲和宇宙舰缓缓取代主流兵器的这会儿,盟国势力对这支装甲军队的拨款依旧不见减少,反而逐年的在增加,正是因由是郑远清对其的特殊感情;

    故而早在渡船被鱼雷击中的刹那间,周涛就发动了人形装甲,3台人形装甲呼啸升空,两台远程人形装甲去对付盟军的水面装步协同,五架近战所属之人形装甲则一头扎进了海里,人形装甲在水底就算是区域战斗力大打折扣,但是依旧不是普通潜艇能与之相抗的,刚下去沒多久,葛强驾驶的那台近战斗人形装甲就浮出了水面,他的手掌里托举着一台普通动力潜艇,却直见他两只手攥着潜艇,使劲地在膝盖上一顶,这台潜艇就被他拗成了一名“7”字型,紧接着他得意的将潜艇扔进了海里,气囊破裂,潜艇浸水,能出来的通道所有有海水在猛灌,而因为动力缺失一点木有法子使用其他的逃生伎俩的潜艇水兵们注定要陪着他们的潜艇一块在海底最内里长眠;(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