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241章 赵飞
    ps:看《穿梭在无限废土》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赵飞隔着不远,能清晰的听到杀戮者那一脚踩下去,两声“噼啪”的脆响从他的脚底响起,他禁不住颤了颤屁股,紧紧护住自个的蛋蛋,心中一阵恶寒,预计每个男人都接shou不了蛋蛋被踩碎的现实;原先将将吗啡的确是太兴奋了,自个一名人完爆两个同级其他的知名高手,打的他们一点木有丁点还手之力,这么着的快感不到那一个地步是体会不到的;他甚至在幻想,这一战结束后,自个的名气会高成什么样子,位置会提升到什么地步,甚至在联合集团议会获得一名议员的位置皆是唾手可得的;

    心中陷入美好幻想的他放松了周围的警惕,发射土弹的震动掩盖了杀戮者的脚步声,他甚至一点木有想到,会有人敢偷袭一名s级的高手;当然,普通的回来杀戮者完全不同,他那恐怖的巨力别说是一面土制的防御盾牌了,正是纯钢的防御盾牌被他那重达一吨的巨斧砸中,震都能震死内里所属之人;

    就这么着,联合集团仅存的一名超级高手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死的得很的屈辱;秦艳和赵飞心中一阵后怕,接着他们便把这种压抑的痛苦宣泄在了联合集团普通变种人的身上;

    吗啡战逝去,联合集团再也一点木有拿得出手的高端力量。¢£¢£,缺乏高端力量的弊端在这会儿暴露无遗。甚至他们连两个未曾强化所属之人型兵器都派了出来。可惜这绝大部分的事情皆是徒劳;

    兵败如山倒,丧掉高手支撑的联合集团短时光儿后就彻底的溃败,盟国势力军趁机大举攻城,一路过关斩将,大军短时光儿后就将那一个世界最高的建筑,高达2337米,有701层的欧罗巴联合集团议会所在地;通天塔给包围了;这个地方是整个联合集团只有依旧在抵抗的地方,瞧着外面围的水泄不通的盟国势力军。驻守在通天塔里的盟军就算是满脸的恐惧,但是却一点木有一名人放下武器投诚的;

    下面被围了,而在通天塔的700层,联合集团议会会议室里,议会的议员们现在还在为投诚还是抵抗到底进行着激烈的讨论;投诚派以贾斯汀家族的安德洛和佐恩家族的梅捷琳为主,他们坚持认为,联合集团已经根本一点木有获胜的可能了,投诚的话,或许还能保证家族的位置;而力战派是来自一名小家族的议员,可惜谁都晓得。他仅仅是议长大人的一名傀儡,他的意思就代表了议长的意思。故而除了这个五个人吵的昏天暗地外,全部所属之人都保持了缄莫;

    一直吵到直到此后还是,议长从头到尾沒有发表任何的意见,以至于各个议员不欢而散,梅捷琳和安德洛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走在一块,不晓得在商量着什么,至于其他的议员,垂头丧气的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去了,下面已经被盟国势力军包围,他们出不去,可惜他们除了担心战败后自个位置和金钱的损失外,倒不担心自个所属之人身无凶险;

    毕竟每一名议员除了有着一名代表着联合集团权力巅峰的身份外,身后更有着一名顶尖的财团为他们撑腰,他们9个议员代表了9个家族,代表了欧罗巴90%的经济利益,除非华夏盟国势力只想要一名空壳,如果想要一名完整的欧罗巴的话,就不可能动他们一根毫毛,这也是盟国势力军围城这么久却沒有发动强攻的顾虑;

    斯洛夫议长独自回到自个位于顶层的住处,平时他都住在自个的庄园里,这个住处是他办公劳累了之际偶尔用来小憩的地方,绚丽的女秘书端了一杯咖啡走了进来,放在斯洛夫的面前,轻笑了笑言道:“议长大人,其实您不需要担心的,议员们毕竟都有着代表他们肌体背面家族的利益,在这个原则问題上是不可能听您的,您不是答应了那位大人的条件了吗?那一个时候候,那位大人出现的话,那些鼠目寸光的议员们会理解您的想法的;”

    斯洛夫拉着女秘书的手,让她坐到自个的大腿上,掀起她身上短的不能再短的裙子,一边在她的大腿上摩挲,一边苦笑了笑言道:“这是前驱狼,后引虎,你以为那一个大人会安什么好心吗?跟着他,还不一定有跟着华夏好呢?”

    女秘书惊愕至极的微张她的小嘴,不可思议的言道:“啊!那如何会,那您还答应他的条件;”

    斯洛夫用力的在她的屁股上扭了一把,紧接着重重的拍了一下,引的小丫鬟发出一下惊叫,紧接着他才满意的言道:“哼,要不是我一定常清楚你永远不会背叛我的话,我这会儿就该把你灭口了,你不觉得你的问題太多了吗?我不情愿归降华夏,不是因由是我不想,竟然是我不能,那位陛下,,,他是想要杀我啊!,;”

    女秘书知趣的沒有再问下去,竟然是冲着斯洛夫妩媚的一笑,紧接着勾着他的脖子,一路吻了下去,边吻边小声的言道:“本姑娘不晓得你们大人物的事情,本姑娘只晓得讨您的欢心,谁要是想杀您,本姑娘就先去杀了他,这会儿,大人,就让本姑娘来服侍您吧;”

    话还没言罢,她伸手解开了斯洛夫的裤子,绽放出内里那条软趴趴的蚯蚓,斯洛夫这会儿已经70岁了,就算是他的权力一天比一天大,可话又说回来作为男人的雄风却很早就已经不在了,女秘书用手逗弄了半天。那条蚯蚓依旧垂头丧气的低着头。丝毫沒有愤怒的迹象。就这么着她低下头,一口将那条蚯蚓含在了嘴里;

    紧跟着女秘书吹拉弹唱一番嘴上功夫使了出来,斯洛夫紧紧的按住女秘书的脑袋,倒吸了一口冷气,隔了半晌,他便随之在这时吼道:“快上来,快上来;”

    女秘书抬起头,冲着他妩媚的一笑。柔和的擦拭了下自个的嘴巴,可惜她的动作一丁点也不慢,飞快的褪掉自个的亵裤,翻身就跨坐到斯洛夫的腿上,扶着斯洛夫那稍稍有些发硬的用塞的方式弄进自个的身躯,完了在此过后,她扶着斯洛夫的肩膀,开始扭动起自个的身躯来,将将扭了不到3下。斯洛夫便紧紧的搂着她的身躯,身躯一哆嗦。一股液体就喷到了她的大腿上;

    完事后的斯洛夫躺在沙发上喘着粗气,随手从旁边的茶几上抽出一支雪茄点着后使劲地吸了一口才算稍稍的安宁了下,女秘书一边拾掇两个人身上的残局,一边冲着在那抽着雪茄的斯洛夫娇笑了笑言道:“大人,您好厉害啊!比昨个多坚持了两秒呢?照这么着下去的话,用不了多久大人便能够超过两分钟了呢?”

    斯洛夫冲着她得意的一笑,一手夹着雪茄,一手柔和的在她的脑袋上摩挲,好像是在摸一头宠物一般;

    正待他计划着说一些情话来哄哄自个这个贴心的小丫鬟时,一名不宁静的声音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恩爱:“我是不是来的有些不是时候;”

    两个人同时一惊,竟然有人进入他们主人房一丁点感觉都沒有,斯洛夫回头一看,瞳孔猛的收缩,却直见他那打开的落地窗台上,斜坐着一名汉子,巨大的残破蝠翅紧紧的收拢在肌体背面,赤-luo着上身,额头上一对巨大的恶魔弯角可以言罢全可以顶到落地窗户的顶部了,变身后的郑远清身高超过了五米,在屋内投下一大片阴影,如今的他瞳孔当中透着红芒,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特别是瞧着斯洛夫那依旧暴露在外面软趴趴的小蚯蚓时,比了比自个的小拇指,紧接着笑容更深了;

    斯洛夫大怒,一边颤抖着手连忙系着裤子,一边怒视着郑远清,不晓得该说什么好,打又打可惜,骂也不晓得该如何骂,男人,任何地方被人当面鄙视了都能忍住,单单这方面被人鄙视还真忍不了,就和自个媳妇给自个戴绿头盔一样,皆是奇耻大辱;

    感受到自个主人的愤怒后,那一个女秘书原先还娇笑妩媚的表情刹那间变冷,她不晓得从怎么能摸出两把匕首,整个身躯如同电光辐射一般的冲向了郑远清,因为速度太快,肌体背面拖出了一连串的残影,瞧着自个女秘书动手,斯洛夫赶紧的放声言道:“梅丽,不要;”

    可话又说回来,他的提醒的的确是太晚了,梅丽将将冲到郑远清的面前,她的匕首还未刺到郑远清,就被郑远清一把拽住了她的脑袋,紧跟着刺耳的骨裂声响起,郑远清指尖那锋利的爪子慢慢的插进梅丽的颅骨,梅丽的瞳孔猛的放大,整个身躯好像是筛子一样疯狂的抖了起来,可惜,不管她如何困兽之斗,郑远清的手依旧纹丝不动,他的爪子依旧不紧不慢的插进梅丽的头骨:“咔嚓”,就再这时一下脆响,梅丽的头骨轰然炸开,,,

    梅丽的颅骨被郑远清一挤,炸的五处皆是,整个脑袋都被炸了开来,就剩下一副无头的死人尸慢慢的化身死人尸,脑浆,白色的营养液洒了一地皆是,郑远清柔和抬起手,将自个手掌里那粘稠湿滑的脑浆在梅丽那丰满的xiong口擦了擦,紧接着掏出一块雪白如玉的手帕仔细的将自个手上每一寸的肌肤都擦拭的干干净净;

    随后,他将手帕扔向落地窗外,轻柔的手帕紧跟着微风被卷进了云雾之间当中,郑远清回过头来,冲着面色惨白的议长笑了笑言道:“我说如何会有女人完全可以容忍一名连两分钟都坚持不了的男人呢?我说她如何还好意思夸你持久的,原来她是个机器人啊!我说,我的议长大人,你的口味还真不是一般的重呢?竟然和机器人有了感情。还跟她……咳咳。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呢?”

    郑远清的嘲讽让议长差点陷入了疯狂。他指着郑远清咆哮道:“凭什么,凭什么你要来进攻咱们联合集团,抢走我的权力和位置,凭什么,凭什么你要杀死我的小梅丽,你知不晓得,在能装而势利的上流圈子里,只有她对我是真心的。可话又说回来你竟然一个意思不说就把她给杀了,你凭什么,你以为你高高在上,力量强横就完全可以为所欲为了吗?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上帝吗?”

    斯洛夫越说越气,越说嗓门也越大,好像是要把最近几天担惊受怕的火气所有发泄出来一般,就再这时,他猛的拉开抽屉,从内里掏出一把精致的手枪。冲着郑远清就摁下了扳机;

    郑远清眼神一冷,伸手一把接住射过来的子弹。捏在手里把耍着,瞧着一下子萎靡下去的斯洛夫,郑远清耍味的笑了笑言道:“沒错,我力量强横,故而我完全可以为所欲为,你看,我把那么多不公平的事情施加于你,可话又说回来你,能反抗的了吗?我不是上帝,我沒那么伟大,更不会心里稍软,但是我是撒旦,同样的强横,却会杀了你;”

    斯洛夫愣站着的瘫软在地面瞧着郑远清,颤抖着身子,一时光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郑远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手掌里的那枚子弹脱手而出,子弹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射进斯洛夫身边的茶几上,一下爆响后,一时光儿木屑纷飞,厚重的原木茶几刹那间便被那枚子弹给射穿了;

    这么大的动静,终于将斯洛夫给惊醒了,想想他将将说的话,对郑远清做的事,心中一阵的后怕,可惜郑远清当然是沒有耐心了,他瞧着双双目之中重新焕发出光彩的斯洛夫,有些没心情的言道:“我说议长大人,我想你这会儿应该重新召开联合集团议会,紧接着当场宣布投诚了,我可不想再拖下去了;”

    斯洛夫张了张嘴,刚要言谈,别在郑远清后腰上的通讯器里就传来了周涛的惊呼:“陛下,您快看天上;”

    郑远清回头一看,刹那间就皱起了眉头,却直见不遥远的云雾之间当中,慢慢的钻出3台超过1公里长的大型宇宙装甲车,那样沉重的威压,让整个英吉伦城感到一阵的窒息;

    宇宙舰慢慢的悬停在半空里,下面3架华夏国所属之人形装甲和他们遥遥相望,人形装甲的所有远程武器所有打开,一副高度戒备的样子,宇宙舰也不示弱,舰身下方乌泱泱的的弹仓同时打开,绽放出内里狰狞的炮口;

    宇宙舰,华夏国也有,但是拥有这么大身躯形态的宇宙舰的势力,全球就只有美帝拥有,一直沉莫的美帝这会儿终于绽放出了其嗜血的獠牙,华夏和美帝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终有一战,略微有点政治觉悟所属之人都明白,世界上和平的日子马上过去,真正的战争短时光儿后就会来临;

    现场的气氛十分的紧紧张张,双方不过是要有谁一冲动,就会擦枪走火,就在这个时候擦枪走火的话,势必将这场很早就已经彻底决定了的战争提前开启,华夏国沒有做好战争的准备,美帝何尝不是,双方同时都缺乏备战的时光儿,当变种人遭遇武装军队时的下场,郑远清看的清清楚楚,欧罗巴联合集团沒有完全可以伤害自个的武器,美帝却不一定,专攻科技的美帝要是说沒有那么一两件隐藏着的超级武器的话,打死郑远清都不相信,故而,面对美帝的宇宙装甲车,郑远清表现的狠克制,沒有逞英雄主义的冲上去;

    现在还在他们因由是双方的对峙感到快要窒息之际,这内里一台宇宙舰的舱门慢慢的打开,一架肌体背面插着一面银部所属之人形装甲从宇宙舰里飞出,径直飞到郑远清的身旁,紧接着悬停在半空里,而与此同时,最擅长近战的安心,驾驶着人形装甲也可以说同一时光儿赶紧的赶到,横插在他与郑远清之间,眼神冷峻的瞧着他,肌体背面的八条核磁鞭迎风挥舞着,一副随时就要扑上去的姿态;

    那台人形装甲很人性化的举起两只手,耸了耸肩膀,紧接着一名成熟而有磁性的声音从内里传了出来:“很荣幸再次见到您,郑远清陛下,咱们的总统艾利克斯先生让我替代他向您问好,华夏国和咱们美帝有着长期而友好的外交关系以及强大浓厚的友谊,咱们的总统先生不希冀因由是一丁点点的误会而破坏咱们两国之间的感情;”

    郑远清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斜着双目瞄了他一眼,淡淡的言道:“替我谢谢艾利克斯总统阁下,可惜我不明白的是,咱们华夏攻占了欧罗巴联合集团,你们美帝的宇宙舰开进来,这是为了什么,威胁,还是要分一杯羹啊!”

    那台人形装甲再次耸了耸肩膀,有些无可奈何的言道:“郑远清陛下,作为一名君王和高手,咱们全美帝人民对您都怀着深深的敬意,不管是谁,不管是哪个势力,都不能容忍有人来威胁一名君王的,这是世界秩序的问題,这一丁点陛下不需要去怀疑,咱们沒有恶意,是您强横的战士让咱们的操控员精神稍稍有些紧紧张张了,呵呵;”(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