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242章 踏平英吉伦
    ps:看《穿梭在无限废土》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他当然是想幽莫一把,可惜这才发现没人理他后,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挥了挥手,示意宇宙舰收起武器,紧接着他才接着言道:“当然,欧罗巴和咱们美帝也有着强大浓厚的感情,咱们这次来是想调停的,我不晓得是什么样的误会让陛下您亲自率军进攻欧罗巴,但是咱们艾利克斯总统先生希冀陛下您完全可以克制一丁点,随后他会在每个月内访华,对关于欧罗巴的问题跟您磋商,瞧瞧是不是完全可以,,;”

    郑远清淡淡的瞧着他,嘴里轻笑了笑言道:“你猜,我会答应你吗?”

    那汉子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紧接着略微有些无可奈何的言道:“对不起,陛下,无意冒犯您的威严,可话又说回来,我是带着咱们艾利克斯总统阁下的战术计划而来的,因由是前不久,欧罗巴联合集团的议长斯洛夫先生曾经致电咱们总统阁下,希冀能够得到咱们的政治庇护,碍于咱们势力和欧罗巴联合集团长期以来的友好关系,咱们的总统阁下答应了斯洛夫议长先生的命令,故而,陛下,您看,”

    郑远清瞧着那一个汉子为难的语气,回过头,看了一眼仍然惊魂未定的斯洛夫,冲着他比了个大拇指:“好样的,议长大人。↑頂點小說,..你竟然偷偷的摆了我一波。很好。我说你到这会儿如何还能这么淡定的;”言罢,他回头看向那架美帝特使所属之人形装甲,低声道:“说吧,咱们的艾利克斯总统阁下计划着分多少啊!既然你们来都来了,空手回去貌似不太可能吧;”

    特使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当然有些不适应郑远清的直接,他涩声道:“依据咱们总统阁下的意思,秉着民主的态度。让欧罗巴联合集团所属之人自个,,;”他的话还没言罢,就再这时瞧着郑远清那逐渐犀利的眼神后,立马改口道:“一半一半;”

    郑远清这才满意的稍稍颔首,笑了笑说:“成交;”

    言罢,他翅膀一扬,整个身躯如同利箭一般回到了陆地,回到地面后,迎着天火这些人疑惑的眼神。他们就算是没有在现场,但是通过郑远清身上携带的通讯器。他们清晰的听全了整个对话过程;

    郑远清抬了抬手,示意他们稍安勿躁,待他抬步走到一张椅子旁解除了变身坐下后,这才慢慢的张开嘴言道:“你们都很疑惑,为什么我会在这个地方让步,其实很简单,欧罗巴联合集团的心不齐,白种人向来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他们看不起其他肤色所属之人种,就算是这会儿这种观念已经逐渐被淡化了,但是这内里还是有一部分老顽固存在的,正巧,美帝这次来分一杯羹,就让他们把这些不宁静的因素全带走,总之就是咱们留下不但没有好处,将来反而会有一大堆的麻烦,最重要的是,咱们这会儿还没有到和美帝正式开战的地步,表面上的和平还是需要维持的,偶尔的做一丁点让步,仅仅是为了替咱们争取更多的时光儿而已;”

    他们这才了然的稍稍颔首,郑远清笑了笑,对着天火言道:“去,凑着这会儿英吉伦在咱们的操纵之下,先去将他们的病毒研究所给我端了,内里的电磁武器就算是欧罗巴联合集团因由是不想鱼死网破没有使用,但是肯定有,此外还有那人型兵器的科技,这些我也很感兴趣,凑着美帝军队还没登陆前,所有给我搞过来;”

    “是;”天火敬了个礼后,飞快的跑了出去,这些可皆是战略武器,说不定哪天对上了美帝还能派上大用场呢;

    英吉伦城的混乱开始了,并且紧跟着天火端掉了欧罗巴联合集团的病毒研究所后陷入了**,美帝军队登陆后瞧着空空如也的病毒研究所,晓得是不可能让那位陛下把到嘴里的科技和专业人士给吐出来的,就这么着马上掉头开始洗劫起欧罗巴联合集团的战略能量贮备库;

    盟国势力军则由转头去了对方的建材库,两方人马很有莫契的不去招惹对方,不过是要一方出这会儿了一名位置,另一方绝对不会出这会儿那附近,这么着一来就设置了两方人马之间出现了一名真空区域,数不清多少英吉伦市民,溃败的武装军队甚至维持治安的督查纷纷加入了哄抢的行列当中;

    凶杀,抢劫,偷盗,暴动,强-奸,斗殴等等暴戾活动纷纷在英吉伦城里上演,郑远清站在营帐的门口,瞧着彻底陷入无序和混乱当中的英吉伦城,心中冷冷一笑:白种人,低待得民族而已,侵略军不杀,反而杀起自个人来了,活该亡国;

    “陛下,您还认识我吗?”现在还在这个时候,肌体背面传来一名怯怯的声音,郑远清回头一看,这才发现是一名风韵少妇,郑远清稍稍一愣,只觉得这个少妇很眼熟,但是如何也想不起来她是谁了,瞧着郑远清疑惑的样子,那一个少妇赶紧的言道:“陛下,我是秦艳啊!您忘了我了吗?咱们,咱们曾经,,;”

    郑远清稍稍的皱起了眉头,他实在一点木有法子将那一个时候那一个调皮凄凉,有些古灵精怪的小傻妮子和这会儿站在面前的这个成熟妩媚,性感妖娆的少妇重合在一块,他愣愣了片刻,这才发现自个有些失态的郑远清不好意思的一笑,呐呐的言道:“呵呵,叶子啊!,,没想到十多年没见,变的,变的这么的有女人味了啊!很好,再也不是以前那一个疯傻妮子了;”

    一向大大咧咧的秦艳竟然难得的不好意思了一下。她低着头。有些扭捏的瞧着郑远清。面色绯红的问了声:“陛下,那我可不完全可以再疯狂一次;”

    郑远清再次一愣,的确是有些搞不明白秦艳今儿个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可惜他吃不允许了下后,还是淡淡的拒绝了:“你这会儿已经是赵飞的妻子了吧,听说你此外还有小孩了,好好的照顾好你的小型幸存者团体吧,女人一生一世。不就这么点事么;”

    秦艳坚定的摇了摇头,她快步抬步走到郑远清的面前,眼神媚眼如丝的小声道:“不,不要,我忘不了您身上的味道,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话还没言罢,她的手好像是是一条蛇一般环上了郑远清的脖子,奈何郑远清这么强悍所属之人物,竟然没有躲过去。他刚想言谈,嘴巴就被一张火热的樱唇给堵上了。一条灵巧的舌头好像是是泥鳅,钻进了郑远清的嘴里,欢快的活动着,郑远清大脑一片空白,自个竟然被人偷袭得手了,传出去还如何见人啊!不行,自个堂堂一名国君,如何能受制于人;

    想到这,郑远清一把将秦艳拦腰抱起,转身就走回了他的营帐,沈青菲这会儿跟着天火去街上抢劫了,在这会儿根本不会有人打搅自个,秦艳将将到了营帐内里,就彻底的放开了自个,也不晓得赵飞那一个闷-骚男是不是一点木有法子在平时满足她,今儿个的秦艳表现的狠是的狂野,她的那一个纤细的小蛮腰好像是安装了电动马达一般,疯狂的扭动着,撕心裂肺的叫声让门口站岗的几个兵族的战士都感到脸上一阵的燥热,

    营帐里的大战一直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战况快要结束之际,秦艳那安宁的哭喊声已经开始嘶哑,甚至连喊叫的力气都没了,只剩下呜咽和抽泣,终于,郑远清一下低吼,将自个的小命精华如数喷洒在了秦艳的身上,这会儿两个人所有大汗淋漓,特别是秦艳,整个身躯好像是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如今的她躺在大板榻上,全身上下软的没有一丝力气,迷离的眼神中,媚的好像是能滴出水来,全身上下的汗渍泛着光亮,配上她xiong口,小腹位置那星光点点的乌黑色液体,似乎无尽的淫-靡;

    郑远清站起身来,穿上衣裳后,回头对着依旧躺在大板榻上一点木有法子动弹的秦艳淡淡的言道:“你该起来了,时光儿不早了,马上菲菲就要回来了,此外还有赵飞,也该回来了,再不走会被别人这才发现的;”

    听闻郑远清的话,秦艳马上惊醒了过来,不管她有多豪放,再如何说这事也见不得人啊!当年的她还是个小傻妮子,又是单身,再如何疯人家也不会说她什么,可话又说回来这会儿完全不同了,一个是自个已经成熟了,另一名自个以是他人的妻子,自个丈夫这段时光儿神经兮兮的因由自个很清楚,正是为了防止这会儿这种局势的发生;

    想到这,秦艳再也不吃不允许,忍着身躯的酸痛,简单的拾掇了下身上的残局后,就爬了起来,穿戴好衣裳后,用眼神示意郑远清不要告诉别人,紧接着她蹒跚着身子走出了门外;

    瞧着秦艳的背影,郑远清一阵苦笑,告诉别人,自个敢吗?就打那时起和自个那一个丫环的关系发生了质变后,她对自个的看管可话又说回来让郑远清也感到头晕乎脑胀,当年的凌清比起如今的她来,根本是小巫见大巫,那一个时候凌清喝酸归喝酸,但总还是会瞧着一丁点郑远清的面色,生怕自个会触及到他的底线,可话又说回来沈青菲却不会,仗着是自个的丫环的身份,总之就是她再如何闹自个总不能丫环都不要吧,就这么着她这个小醋坛子一旦打翻了的话,可话又说回来什么招数都使的出来,一哭二闹五上吊那都算是轻的,惹恼了她,真敢拿起刀子来切郑远清的小弟弟;

    联想到她那一个时候切那一个丧尸王时的熟训练动作,郑远清禁不住的一阵恶寒,就算是自个的宝贝丫环不可能真的切了自个,但是不过是要是男人。自个的小兄弟受到威胁时。明知是假的也会寒毛直竖。那里可话又说回来经不起一丝半点的威胁啊;

    郑远清将大板榻单从新换了一条,将将那条大板榻单湿的都能挤出水来,上方那可以说更就是一股欢-爱后特有的味道,如果不换大板榻单的话,根本不需要让鼻尖的沈青菲瞧着,她不过是要一进营帐门便能够闻出异样来;

    换好大板榻单的郑远清释放出自个的异能,将整个营帐里绝大部分的气息包括空气在内里所有净化了一遍,做贼心虚的他再次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丝毫的狠是后,这才柔和的喘了口气;

    现在还在他拾掇好破房子,将将坐下来小憩了没多久,门口就传来一下清脆的呼喊:“父亲,我回来啦!”

    声音还未停止,一名精致绝伦的小姑娘就从外面如同一阵风一样飞快的扑了进来,一把将自个扔进郑远清的怀抱里,跨坐在他的大腿上,搂着郑远清的脖子,使劲地在他的嘴唇上吻了一口。这才娇笑的言道:“父亲,将将和天火叔叔把欧罗巴联合集团直到此后还是一丝有价值的东西都榨空了。除了贾斯汀,佐恩这两个家族外,此外还有两个家族归降咱们,凡是情愿跟咱们走所属之人,或主动,或束手束脚,总之就是都被交代这么着一来就够了天火叔叔说了,不过是要你想回去的话,咱们随时都完全可以回去了;”

    回家,这个词语熟悉而又陌生,让郑远清感觉得很的彷徨,瞧着郑远清的表情,沈青菲将将还一脸兴奋的俏脸也跟着缓缓的变得失落,郑远清瞧着就再这时心情低落起来的沈青菲,小声问了声:“如何了,要回家了不兴奋吗?你不是一直都很想你母亲的吗?马上便能够见到了,不兴奋;”

    郑远清柔和的甩了甩她的脑袋,笑了笑言道:“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我出来这么久了,是应该回去了,咱们下午先回真亚娜,把那一个地方的事情办理一下,紧接着我带着你i先悄悄的回去,待得地盘内的事情所有交代妥当后,再来接尤利娅她们一块回去;”

    罢了罢了,总之就是自个的眼光被养的这么高,普通的男人还真看不上眼,在自个找到属于自个的真爱前,就先便宜自个的那一个不晓得该叫父亲还是恋人的家伙吧,可惜,沈青菲却没有去想,他们这么着的关系接着保持下去的话,那她还能找到自个的真爱吗;

    吃了午饭,郑远清和天火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就带着沈青菲和将将养好伤的莫,搭乘空天战机返回了真亚娜;

    真亚娜王宫内,如今的尤利娅正静静的坐在花园里瞧着书籍,她的脚翘在那只令人毛骨悚然的恐爪虎的背上,恐爪虎眯着双目,安逸的趴在地面,任由女主人折腾,就打那时起跟着郑远清住进了真亚娜王宫后,这只恐爪虎变的越来越懒的,仅仅是毛色却越长越好,整个身躯形态大了好几圈,看上去威风凛凛,尤利娅的肌体背面站着一脸轻笑的胧月,以及那两个被沈青菲忽悠回来的艾尔撒和亚瑟姐弟;

    仅仅是,艾尔撒是一脸的茫然,而亚瑟则是一脸的迷恋,这个无论长相还是心理颇有小受特色的男孩,就打那时起进了真亚娜王宫后,就被内里的美女晃花了眼,仅仅是他不晓得的是,所有在真亚娜王宫里工作的汉子都必须是阉人,就算是他没有被阉割,但是作为王宫主管,又最为擅长使毒的胧月早在他平时的饭菜里加进了一种能让男人缓缓丧掉男性能力的慢性毒药;

    这个可怜的男孩,成天泡在美女如云的真亚娜王宫,幻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和这内里的某个美女来一段烂漫的邂逅,比如说那位绚丽的有些过分的公主,和面前这个靓丽至极到根本不应该属于人间的王妃,仅仅是,他的这个想法永远只能是一名想法,此生,他除了完全可以拥有男人外,再也不可能拥有女人了,当然,这绝大部分的事情他根本不晓得;

    尤利娅放下书,柔和的抚摸了下自个那稍稍有些凸起的小腹,双双目之中满是母性的光辉,一直想要个小孩的她,这会儿终于如愿了,这由不得她不安宁,她可以说每一天和郑远清愣在一块,故而她晓得,紧跟着郑远清的力量越来越强,他受孕的几率也会越来越低,很有可能,这个将是他直到此后还是一名小孩,这如何能让她不觉得安宁呢;

    胧月小心的帮尤利娅沏好一杯茶,微笑了笑言道:“王妃,是不是该准备你的下午茶了啊!”胧月稍稍弯腰,绽放出一名迷人的微笑;

    按道理,像胧月这王宫总管的身份,是不需要亲自服侍这个王妃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位置竟然能够略高于尤利娅,就算是她平时对尤利娅保持了足够多的尊敬,可惜,就打那时起尤利娅有喜后,胧月放下了可以说绝大部分的工作,寸步不离的贴身保护尤利娅的无凶险,就算是尤利娅身边永远会跟着恐爪虎,按照恐爪虎的力量,哪怕是有s级的变种人偷袭,恐爪虎都能将其拾掇掉,但是这位真亚娜第一高手还是不放心,非要自个随时跟在她的身边才能宽心;(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