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262章 一个字:乱七八糟
    炮手接到命令后,将原本锁定住对方战斗机的准星稍稍往上移了一下,紧接着猛的摁下了发射钮;立马,原本乌黑的宇宙好像是是日出时分被点亮了整个空间一般,19台装甲车,超过190门的主炮炮**发出晃眼的光芒,190道水桶般粗的白色光柱刹那间划破星空,可以说擦着华夏战斗机的阵型,消失在了宇宙的最内里;

    瞧着这个局势,曹阳诡异的一笑:“唉…美帝佬肯定不晓得什么叫做兵不厌诈,刚在咱们的的狠对,他们果然怕死又自私,随便一忽悠就会上当了;也不用他的猪脑袋想想,这个地方可话又说回来主战场,多少双双目盯着呢,能做的了假?”

    话还没言罢,他扶着自个的耳机,嗜血的笑了笑言道:“弟兄们,有道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会儿是时候用你的英勇来报效你们的祖国,用你们的小命来接着书写咱们meng国势力飞行军队的骄傲了;我命令,目标,美帝军队太空舰队,全军出击;”

    紧跟着他的话言罢,p-211搏杀轰炸机的战机驾驶员第一时间摁下了发射钮,却直见他们的机身下方火光一闪而逝,数不清多少枚太空鱼雷在点火在此过后,尾部喷射着一股无色的火焰,短时光儿后就隐匿在了乌黑得很的宇宙当中;与此同时,p-119重型轨道战斗机可以说在同时从正面突进,而速度更快的p-119轻型轨道战斗机则兵分两路从两侧迂回;发射完鱼雷的p-.他们的速度太慢了。根本一点木有法子有效的左躲右闪美帝军队装甲车主炮的袭击。故而只适合偷袭,或者设伏;

    瞧着华夏飞行军队原本为了左躲右闪装甲车主炮而似乎稀稀疏疏的阵型,就再这时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四散分开,以一种诡异的角度,也正是主炮炮火暂时调转不到的一名角度,冲着美帝军队舰队扑了过来;史若芬摸着自个的下巴,一副钦佩的模样:“华夏的机队果然是训练有素啊,就这个重型火炮规避阵型。不是有杰出的飞行经验,和良好的战场判断力,是绝对不可能光看咱们一次齐射,便能够找到咱们的射击死角的,厉害;”

    美帝军队的重型火炮在史若芬的有意指使下,加上meng国势力飞行军队的出击角度极其刁钻,一直让他们突进到美帝军队舰队3公里处,竟然一点木有一台战斗机被击中;3公里,是meng国势力战斗机机载核磁炮的出击距离,现在还在他们将将突进到美帝军队舰队3公里区域内时。绝大部分的战斗机射击了,数不清多少道断断续续的红色光点从机翼下射出。在宇宙中交织成一名靓丽至极而危及性命的烟火;

    p-119轻型轨道搏寒光重量轻,速度快,它最大的优势现在还在于它的速度,27公里/秒的速度让它们可以说很难被主炮锁定,当然,在宇宙战此处,到处皆是射击后的核磁,这么疾速的飞行,误伤的几率要极大的高于其他的机种;它们一共装载有两门核磁炮,储备的能量够两门炮同时发射2900次,是属于单发动机,高航速的炮灰式搏寒光;

    p-119重型轨道搏寒光正巧相反,它的质量可以说是p-119的3倍,搭载有两个发动机,但是速度却只有19;3公里/秒,当然,这个速度比起将将完全可以脱离地球引力速度的p-211来说已经是快的多了;p-119配备了3门核磁炮,在它的机头的位置,此外还有一门大口径,需要29秒冷却时光儿的重型核磁炮,大大增加了它的出击力度;p-119经过几次改装后,已经安装了一波磁共振防御盾牌,完全可以抵消一次美帝军队装甲车主炮的正面出击;这种发明美帝军队装甲车是一点木有的,这也和两个势力的国情有关,华夏面对的是美帝军队装甲车的压力,当然千方百计的寻找破解的办法,而美帝军队因由是他的力量已经是世界最强了,他只需要提高装甲车的体积,安装更多的重型火炮就行了;故而说,p-119才是华夏飞行军队对抗美帝军队装甲车的主力兵种,也是华夏飞行军队真正的尖锐力量;

    现在还在史若芬得意洋洋的欣赏着前所未有的太空大战之际,就再这时,装甲车猛的一阵巨颤,通过指挥塔的玻璃,却直见数台华夏的p-119重型轨道机从他们的上方疾速的掠过,十几门核磁炮在他们的装甲车上装甲板上扫出了11几道火柱,这内里好几道核磁炮正巧击中了重型火炮的能量节,使得重型火炮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这好像是一名开始,每一台美帝军队装甲车的四周,都上下挥舞着数不清多少架苍蝇一般的轨道战斗机,他们将他们的火力肆无忌惮的倾泻在美帝军队的装甲车上,好像是是五面开花一般,绝大部分的美帝军队装甲车的周身一直在爆炸,火光可以说侵袭了每一台装甲车;

    史若芬双目一黑,差点昏了过去,可恶的华夏人,他们竟然就这么正大光明的把他给耍了一顿;他禁不住站起身来,气急败坏的命令舰队弃之不管主炮,用副炮自行朝着进行射击;可话又说回来,他们之前太相信华夏这个“暂时盟友”了,让他们贴的太近了,这个距离,别说是副炮了,正是耶稣来了都救不了他们;

    “轰…”紧跟着p-211发射的鱼雷恶使劲地钻进了美帝军队的舰队后,搏杀终于接近尾声了,就算是在宇宙内里听不到任何的声音。那是光看那晃眼的光芒。就晓得这次的爆炸有多么的强烈。这是第一台被击毁的装甲车;紧接着,第二台,第五台,一团团晃眼的烟火下,一台台装甲车被肢解成了零件;

    美帝太空舰队的覆灭,传到地盘内后,美帝地盘内一片哗然,这正是管理吹嘘的无敌舰队?花费数不清多少纳税人的钱打造的这么一支舰队正是用来做摆设的?数不清多少人走上街头。抗议艾利克斯总统的独裁,并命令他马上停止这场混蛋战争;这场战争发展到这会儿,美帝军队的丧生人数已经超过了19万余,而华夏军方的丧生人数可惜才3万余而已,3:1的死伤率,美帝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了?

    与此同时,美帝管理内里也是一片慌乱,对于太空舰队的力量,他们当然是比普通民众要了解的多,可话又说回来到这会儿。他们正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这支舰队究竟是在什么局势下覆灭的;因为史若芬怕艾利克斯直接和他联络,命令他加快进攻的节奏。故而在开战之初,他切断了和地盘内的绝大部分的事情联络,地面指挥中心的命令只能发出去,却收不到他们任何的回应,这也设置了他们根本无从知晓舰队内里的局势,这内里包括史若芬和曹阳的通话;至于飞船自行携带的黑匣子,在反应堆那么强烈的爆炸下,别说黑匣子了,正是个完整的零件都不可能找到;

    艾利克斯总统这会儿只觉得一名脑袋五个大,他实在想不通,他和他的智囊团制定的那么精细的作战计划,如何从一开始就没上节奏呢?这会儿他手下就还剩下一支王牌,就算是美帝军队的太空舰队并不只有一支,但是此外一支太空舰队,那是真的属于战略武器了,就和和平时期的核武器一样,不到亡国关头是不会使用的,哪怕他是总统,也一点木有这个权力;

    略微思考了半天后,他颓然的摇了摇头,就在这个时候,站在他身边的助理一脸的吃不允许,直到此后还是,还是禁不住的张开嘴了:“总统阁下…您还是收手吧,您为这个势力做的已经够多的了,再这么着下去的话,您会被送上法庭的;”

    艾利克斯苦笑了一下,自嘲道:“我敢打赌,国会的弹劾议案不过是要一通过,我就会马上被逮捕的,那些家伙们不会放过我的;超过19万余士兵战死,好几个王牌军队被一勺烩,太空舰队因由是我强行命令上了战场,也被打的被一勺烩,这些都足够判我终身监禁的了,那些家伙们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名打击我的理由的;”

    助理欲言又止,但是直到此后还是还是将话咽了回去,人正是这么的实际,这个总统的前途已经完全可以预见了,用不了多久,他将成为阶下囚,而自个仍然是一名管理的高级公文人员;故而他知趣的闭嘴了,他可不想在这直到此后还是关头被拉下水,一旦沾了一身骚,那可就要成为牺牲品了;

    助理如今的表现,精明的艾利克斯看在双目之中当然如同明镜一般,他看了一眼那一个助理,低声言道:“再给我直到此后还是一名忙,命令虎鲨,让他们按计划行事,不咬下一块肉来,就这么认输,我正是死也不会甘心的;你办完这件事,我会调你去后勤部,这么着我正是被拉下台,也不会连劳累你的;”

    助理感恩戴德的看了一眼艾利克斯,但是从始至终也没说出一名谢字,仅仅是深深的稍稍颔首,紧接着退了出去;瞧着助理那明摆着变轻快了的步子,艾利克斯嘴里发出一下冷笑:“哼,我死了能让你独活?那一个时候可皆是你这个家伙给我出的主意,不把你拉下水,我如何会甘心呢?”

    五角洲军队,是美帝最神秘的一支特战军队,全世界所属之人都晓得,这只军队是美帝的,但是美帝管理却从来没承认过;他们的强横毋庸置疑,就和他们的神秘一样,隔着一层薄薄的面纱,他们是美帝的终极杀手锏,也是美帝出奇制胜的利器;

    这会儿,在华夏东海的一名岛礁上,一支神秘的军队正栖息在这个地方,他们人数不多,只有19来人,一点木有肩章,一点木有臂章,一点木有编号,凡是能证明他们身份的物品一件一点木有;当然,这么着的方式在末世前很好用,但是在这会儿,有些掩耳盗铃的造做,除了美帝,这会儿谁还敢在这个时候招惹华夏呢?大洋公约?还是非洲联合体?

    可惜,许许多多所属之人就很能装的看重那一层的面纱,不过是要不被捅破了,他们都心照不宣;这次,五角洲军队出这会儿东海,这不是偶然,竟然是之前很早就已经制定好的一名战略布局,一旦战事出现不理想的局面,五角洲军队就要想办法潜进华夏地盘内,从他们的内部进行破坏,扰乱人心,以牵制主战场的meng国势力军,行动代号,虎鲨;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脸上涂着皮实的油彩,身上披着和岛礁一名颜色的伪装网的战士,跑到一名中年汉子的面前,低声道:“头,上头发话了,要咱们即可开始行动,我去,这个地方到大陆70多海里,咱们如何过去啊?会劳累死人的;”

    那一个中年汉子扭转身形来,身上的战术背心被他那连健美冠军看了都会羞愧欲死的爆炸性肌肉撑的鼓鼓的,却直见他咧嘴一笑,绽放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紧接着一头手勾住那名战士的脖子,稍稍一使力,便将那名战士的脖子勒的“咔咔”直响,他稍稍一笑的问了声:“你是想劳累死呢?还是想被华夏的海岸护卫队打死呢?”

    “劳累死,劳累死,劳累死什么的最安宁了;”那名战士被勒住脖子,气都喘可惜来,听到他们队长的问话,赶紧的等不及的张开嘴;

    听闻战士的话,队长满意的放开了他,甩了甩他的xiong口,笑了笑言道:“那就好,既然这么着,那咱们就游过去,去喊那些家伙们起来,都别睡了,准备干活;”

    “是;”那名战士听闻,赶紧的敬了个礼,紧接着转身去叫那些躺在岛礁上闭目养神的战友们;短时光儿后,岛礁上就热闹了起来,这些战士纷纷脱掉了他们身上的伪装网和作训服,塞进自个的隔水背包里;紧接着取出一套潜水服给自个穿上,并且背起能让他们在水底呼吸9个小时的强化氧气瓶,紧接着一人持着一名水下行进器,穿戴好绝大部分的配备集合好后,便一头扎进了水中;(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