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286章 那什么是什么
    华夏皇宫内,一名姣美绝美的少女正静静的站在一名武道场的中央,白皙无一丝瑕疵的面孔高傲当中透着一股狡黠,一头乌黑亮丽的长这会儿被她扎成了一名马尾垂在脑后,似乎清痛快而活泼;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小背心,将她那就算是不大,却狠是坚挺的xiong-部撑的狠是的性感,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的训练功裤,就算是裤子很宽松,但是有些透明的裤子让人完全可以隐隐约约的瞧着她那细的有些惊人的双腿;

    少女柔和的甩了下马尾,瞧着身边倒了一地的陪训练,不满的言道:“,力量这么弱,真不晓得是谁把你们选来做陪训练的呢,太没劲了;”

    3月21日平西府

    被这少女一问,绝大部分的陪训练所有跪在地面,唯唯诺诺的不敢言谈,就在这个时候,坐在不遥远的栏杆上的一名黑衣汉子嗤笑了笑言道:“我说师姐,这些人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好像皆是你自个选的吧?这会儿又来怪他们……可惜我说师姐啊,没想到你长大了后,力量竟然变的这么恐怖,马上都快要赶上我了呢;”

    少女柔和的抬起头,耸了耸鼻子,嘴角荡开一名迷人的弧度,柔和的张开嘴言道:“嗯?是吗?那你来跟我过两招啊?”少女吐气如兰,声音好像是是小桥流水一般的柔美,好像是天上的仙乐一样,婉转动人;

    可惜,那一个黑衣青年却没很有道搭理她的意思,竟然是鄙夷的冲她勾了勾嘴角。○嘲讽道:“师姐。你这会儿厌恶男人的毛病好像愈来愈严重了呢。我可不敢碰你;再说了,下次说要跟我较量之际,敢不敢让那些阿克塞族的战士不要拿武器对着我啊?很吓人的,就算是我俊朗潇洒,风流倜傥,那可以说更就是华夏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但是我可不情愿被上百名阿克塞兵族所属之人海扁一顿;”

    少女使劲地白了他一眼,仅仅是这一眼却似乎格外的别具风情。与其说是白眼,更不如说是撒娇,当然,就算是她自个是白人家的;普通的男人要是有幸看了的话,肯定全身上下都要酥掉了,可惜那一个黑衣汉子当然习以为常了,根本就不为所动;

    现在还在这个时候,一名侍卫从外面跑了进来,抬步走到少女人面前放声言道:“殿下,陛下回来了;”

    少女原本清冷而一点木有表情的面孔就再这时好像是春天的融雪一般。化了开来,一抹倾国姣美的绝美笑容出这会儿她的脸上。但听她欢呼了一下就朝着门口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低声的喊了一下:“小雪;”

    紧跟着她的呼声,一头雪白色的巨狼就再这时从屋顶跃下,出这会儿了她的身边,少女一跃而上,骑在巨狼的背上,朝着门外跑了出去;而她的身后,两排皇家侍卫和阿克塞兵族的战士则快步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眨眼间,整支队伍就消失在了视野当中;

    黑衣汉子从栏杆上跳了下来,苦笑的摇了摇头,低声碎碎念道:“这一对父女……”他那一个名义上的师父以及这个便宜师姐两个人之间那乱七八糟的关系,预计全世界也就只有他一名人明白了;可惜这关系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去的,这种内心中藏在一名惊天的秘密,可话又说回来却不能说不去的感觉,憋了他好几年了,太痛苦了;

    华夏皇宫大门口,在上千名皇家侍卫的簇拥下,郑远清慢慢的从他的座驾里走出,时隔3年,郑远清的外貌可以说一点木有什么的变化;这次他去马来西亚视察将将建好的突击军队基地的局势,整整在那一个地方愣了每个月的时光儿,这会儿将将归来;

    郑远清将将走跳出车台,便觉得一阵香风扑鼻,一名白色所属之人影就扑进了自个的怀抱里;瞧着怀抱里身高已经长到她xiong口,一身白色训练功服装束的沈青菲,郑远清柔和的笑了笑言道:“如何了?才每个月没见就想父亲了?”

    “恩恩,想死了呢;”沈青菲小鸡啄米一样的猛点头,脑后的马尾被她甩的晃来晃去的,格外的凄凉;郑远清一头手搂着她的腰,一头手柔和的捏了捏她的鼻子,笑了笑言道:“走,跟父亲去书房,跟我说说这每个月来你都做些什么了啊?”

    沈青菲就再这时从郑远清的怀抱里坐了起来,搂着郑远清的脖子,一字一句的言道:“父亲……”

    郑远清听闻,眼神一冷,当然,他明白了沈青菲的想法,接着,他稍稍颔首,言道:“好,明天我就让史妍集合舰队,后天你就去前线督战,紧接着你视局势开战;”

    “恩恩;”事情暂时有了一名解决的办法,沈青菲总算是绽放出了一丝笑意,嘴角划过一名迷人的微笑后,使劲地在郑远清的脸上亲了一口;

    话还没言罢,她赶紧的屁颠屁颠的离开郑远清的身边,自从被打了两次屁股后,她再也不敢和郑远清独处下去了;但是,已经长大了的她也明白,郑远清现在最窝心的事情是什么;

    自个的母亲,此外还有凌清年纪都已经算是年纪还算大的了,每个月能被郑远清宠幸一两次就算不错的了,张文略微好一些,因由是放的开,加上郑远清回来一下后,她又一直担任郑远清的秘书,故而时常动不动的就会来一段办公室情缘;在皇宫里,郑远清睡觉次数最多的寝宫正是尤利娅的寝宫了,但是尤利娅从来一点木有习过武,体质一塌糊涂,特别是在生郑远清的第二个女儿之际,伤了身子,如今的体质更差了;故而每次郑远清宠幸她之际,娇滴滴的她根本就满足不了郑远清,经常要喊胧月。或者艾尔撒待得宫女来帮忙;

    沈青菲一直溜出郑远清的书房。感觉自个没被郑远清揪回去后。这才柔和的喘了口气,摸了摸自个的脑袋,她绽放出一丝安宁的微笑;待沈青菲走出书房后,她的那一群侍卫哗啦啦的围了过来,书记官瞧着沈青菲露着笑脸,当然心情不错的样子,赶紧的一记马屁扔了出去:“公主殿下,今儿个您的心情似乎很不错啊。看来将将陛下一定许诺给您什么奖励了吧?殿下真的是年轻有为呢,这小的年纪就这么的能耐,以后殿下继承了王位,一定会是咱们华夏有史以来最恐怖的女王的;”

    沈青菲甜甜的一笑,一脸安宁的言道:“的确,他将将给了我一件我一直都很想要,不仅这么是我最在乎的一件礼物;这么着一来就够了本公主今儿个心情好,走,去大牢,找几个人虐一虐来泄下我的心情。要否则我唯恐我会乐坏了;至于你们,通通有赏;”

    绝大部分的侍卫立马喜足颜开。沈青菲正是这一丁点好,大方,慷慨,跟着她不但会经过数不清的痛快事情,她心情好之际那可以说更就是会时不时的打赏手下,这让其他的皇家侍卫们羡慕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在皇宫里,除了郑远清的内卫外,就属沈青菲的贴身侍卫俸禄最高了,这内里沈青菲的奖赏就占了很大的比例;

    整支队伍屁颠屁颠的跟着沈青菲走向大牢的方向,皇宫大牢,那里完全可以说是沈青菲的私人地盘,内里关着的皆是一些沈青菲看的不顺眼所属之人;当然,皆是秘密关押的,沈青菲心情好之际,会虐一虐他们来兴奋一下,心情不这么着一来就够了也会虐一虐他们来泄一下,内里关着的绝大部分所属之人,可以说一点木有一名人是完整的,身上总是有那么一两个零件被沈青菲给卸了下来;华夏贵族的圈子里,早就已经把皇宫大牢看成了一名和宋教授的实验室同样恐怖的地方,就算是这个秘密晓得所属之人并不多;从这一丁点就完全可以看出,沈青菲可不像将将书记官描绘讲诉的那个样子,会成为一名名垂千古的好女王,而成为一名和她父亲一样,甚至会更过的一位暴君的可能性却是无限的大;

    现在还在沈青菲这些人路过后花园之际,就再这时,沈青菲的耳朵动了动,一丝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出这会儿了她的耳朵里;瞧着沈青菲就再这时停下了脚步,侍卫们纷纷跟着停下脚步,能跟紧跟着沈青菲身边坐侍卫的,一个个皆是一待得一的高手,这些老油条的力量很多一直在沈青菲之上,故而,沈青菲能听到的声音他们当然也能听到;

    沈青菲面色就再这时变的十分的阴沉,指着不遥远的一座假山冷冷的言道:“这个皇宫里绝大部分的女人皆是属于我父亲的,不管是妃子,公主,宫女还是打杂的女人;哼,去瞧瞧,我倒是想晓得,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我父亲的女人;”

    侍卫们一听,立马抽起兵刃,四散着朝着那座假山的方向围了过去皇家侍卫分五个待得级,第一正是极限位置待得的普通侍卫,他们一般皆是一些老兵或者是武装军队里的精英,使用的武器正是枪械;第二待得的是带刀侍卫,好像是沈青菲的贴身侍卫一样,这么着的侍卫每一名皆是武道高手,使用的皆是刀刃,但是区域战斗力可不是普通侍卫完全可以比拟的;最恐怖的当然是郑远清的内卫了,就算是也用刀但那仅仅是起点饰作用,他们绝大多数皆是变种人或者是有其他的特殊能力,每一名的力量起码一直在a级以上;

    几名身手还算灵敏的侍卫脚尖一丁点,整个身躯就跃上了假山,待绝大部分的方向都有人守着后,侍卫们这才包围了上去;可话又说回来,假山后面的情景让绝大部分的侍卫都傻了眼,能跟着沈青菲混的,一个个皆是滑到不行的老油条,沈青菲的思想天马行空,经常会让她的侍卫去办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故而,她的侍卫就算是根本正是高手,但是却一点木有一名人拥有高手的节操,一个个坑蒙拐骗,偷鸡摸狗的无所不精,邪恶的思想就更不用说了;

    先前听着那诱-人的呻-吟,此外还有那“啪,啪,啪……”的节奏感,他们之前数不清多少次的意-淫过,这假山后面究竟是怎样一副旖旎的画面呢?甚至他们在幻想,是不是前几天自个遇到个那一个要脸蛋有脸蛋,要屁股有屁股的小宫女?甚至内心中淫-荡的在猜测着完全可以瞧着的春光独步莲华……;待沈青菲抬步走到假山后面后,哪怕她心志再坚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经过过了,可话又说回来面前的景象还是让她傻了眼;

    却直见假山后面,一名眉清目秀,看上去有些妩媚的白人汉子正撅着屁股趴在一块石头上,他的身后,一名普通的侍卫正搂着他那白花花的屁股,用力的撞击着;紧跟着“啪啪”的节奏声,两个人所有舒舒服的闭着双目,享受着欢爱时的愉悦,不时的呻吟出声;仅仅是这享受也未免太那什么了吧?四周被几十名侍卫围的死死的,百来只节操碎了一地的双目正不可置信的瞧着面前的景象,那两个现在还在享乐所属之人竟然都一点木有感觉到;

    沈青菲指着这两个依旧一点木有察觉到异样,依旧在忘情的欢好的汉子,嘴唇动了动竟然半天说不出一个意思来;还好,她的那名书记官除了欢喜拍马屁外,还是有些能耐的,擅长察言观色的他马上就明白了沈青菲不好意思张开嘴的窘境,赶紧的挺身一步,厉喝道:“大胆,你们这两个混蛋奴才,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当着公主殿下和这么多人的面搞那什么,你们当真是不怕死吗?”(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