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307章 密谋会议
    第二天,夜离开了房间,抬步走到办公室门口之际,正巧迎面碰到了一脸焦急的尤利娅,她一瞧着夜,就急声问了声:“夜,你有沒有瞧着安娜啊,那一个小傻妮子,晓得今儿个会很忙,如何却找不到她所属之人呢!”

    夜柔和一笑,对着尤利娅调笑了笑言道:“我敢跟你打赌,她肯定是旷工去偷看艾尔撒的演唱会去了,别忘了,她可话又说回来艾尔撒的铁杆粉丝来着!”

    尤利娅柔和的叹了一口气,当然,夜说的也正是她想的,却直见她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苦笑了笑言道:“这个疯傻妮子,她这回可好痛快了,直到此后还是还要我来帮她擦屁股,这么着一来就够了先不说她了,将将总督大人来命令了,要你待得会直接去演唱会的现场,要你全程保护艾尔撒小姐在演唱会过程中的无凶险,一会让乔森,安纳森和乔布理和你一块去,你们3个人彼此照应着点!”

    “恩,好的,待得会直接让他们来找我吧;”夜稍稍颔首,便转身走进了自个的办公室,沒多久,乔森,安纳森和乔布理五个人就敲门进来了,瞧着他们,夜柔和一笑:“你们来了啊,将将我看了下演唱会的一些资料,咱们赶紧走吧,时光儿很紧!”

    3个人也沒有跟夜废话,直接跟在他的身后走了出去,沒多久,3个人就钻进了一台标记着sk标志的卡车,一路拉响着警笛朝着演唱会的会场飞驰而去了,这台卡车是特制的车台。⊥,后面被隔成了3个机库。机库里停放着3**个士兵装甲。演唱会之际,整个演唱会周围19公里的上空皆是禁飞区域,由兰考帝国皇家卫队所属之人形装甲负责场地的无凶险工作,故而为了以防万余一,夜这些人只能带着独个士兵装甲进场了;

    演唱会的场位置于卡塔尔基地中心的卡塔尔纪念广场内,这是整个兰考帝国最大的广场,完全可以同时容纳190万余现场观众而不会觉得拥挤,这也是为什么艾尔撒的经济公司会选择在卡塔尔城举办演唱会而非兰考帝国首都举办的最关键的因由。车台还未到达卡塔尔纪念广场,道路上就已经是人山人海的了,毕竟艾尔撒这次演唱会的门票只售卖1190万余张,这内里绝大部分的票都会分散在拉考帝国的其他地方,卡塔尔城只分到几十万余张而已,故而,沒有买到票的卡塔尔幸存者纷纷涌上街头,因由是这会儿演唱会附近的街道已经禁飞,他们所有步行着朝着演唱会的地点赶去,只为了能离自个的偶像更近一些;

    夜所搭乘的卡车因由是是听令于sk的车台。故而被特许飞行驶入会场,瞧着下面乌泱泱的的他们。安纳森禁不住的喘了口气,调侃道:“瞧下面的他们,人挤人的,还好咱们完全可以飞进去,不然的话的话,待得咱们挤进去之际,预计挤到晚上都进不去啊!”

    一直不太爱言谈的乔布理听闻,嗤笑一下:“咱们还算好的了,我担心的是那些买到票却挤不进去所属之人,他们预计哭都哭不出来!”

    “哈哈哈!!;”几个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男人一阵放肆的大笑,或许是见不得他们这么张扬,却直见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夜就在这个时候淡淡的张开嘴言道:“你们以为主办方这么傻吗,凡是买了票所属之人,有专门的购票通道进入会场的,根本不需要来这个地方挤,凡是在这个地方挤的皆是一些沒买到票的本地人或者专门跑过来的粉丝!”

    “呃!!;”乔森待得3人一脸蛋疼的瞧着夜,双双目之中面写满了幽怨;

    卡车一路疾驰,在执勤的皇家侍卫的指挥下,卡车慢慢的驶进了舞台的下面!!这个地方有一块专门预留的警备区,刚跳出车台的夜瞧着,除了他们以外,这块区域里停满了来自兰考帝国皇家地面军队特战队独个士兵装甲,以及n773国防护卫队地面军队机动军队特战大队的独个士兵装甲,不远处还停着兰考皇家飞行军队的制式人形装甲,怪只能需要sk额外联络护卫力量了,全兰考可以说绝大部分的精锐军队都聚集在了这个地方,哪怕有个五流势力的舰队就再这时袭击n773星球,他们这个地方的武力也足够抵挡一阵子了,起码抵抗到让这个地方的一些重要人物无凶险撤走是根本沒有问題的;

    艾尔撒这会儿还未进场,当然,艾尔撒的安保问題所有都由丁撒meng国势力的军方全权负责,兰考方面根本沒资格插手,不仅这么出于无凶险考虑,不到直到此后还是关头的话,艾尔撒也不会出这会儿这个地方的,可惜,就算是艾尔撒所属之人还未到,但是舞台上已经播放起了震耳欲聋的音乐,一些兰考本地的艺人和舞团在舞台上载歌载舞,一个是打发候的他们无聊的时光儿,一名也是让这些本土艺人体会下宇宙超级巨星专用舞台的感觉,

    夜大约待得了半个多小时,就再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哗然,却直见一身华服的艾尔撒在一群穿着丁撒meng国势力制式装甲的侍卫的重重护卫下,来到了舞台的后面,现在还在这个时候,一名丁撒meng国势力的侍卫挤过他们,来到夜的身边,趴在他耳边悄声言道:“艾尔撒小姐让我来告诉你,计划有变,有人从中作梗,不允许你们上船,要你们在演唱会结束后就提前行动,紧接着趁乱上船!”

    言罢,那名侍卫转身就离开了,顾不得身边乔森这些人投过来的诧异的眼神,夜低头沉思了一会后,眼中就再这时红芒一闪,现在还在这个时候。舞台上的音乐就再这时一变。紧接着台下便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一般的欢呼声。接着,艾尔撒那甜美的声音就通过五维立体音响传了出来:“兰考的战友们,你们好吗,欢迎他们来参加我环宇宙巡回演唱会的直到此后还是一场演唱会,我希冀呢,在这个地方,你们完全可以过一名完全不同的下午;”话还没言罢,一阵动感十足的歌曲现在还在这么着的气氛中展开了;

    说实话。艾尔撒的歌声的确十分的动听,好像是存在着一种魔力一般,不知不觉中便能够将人根本的给吸引住了,哪怕是夜这么着平时根本不听歌所属之人,在听到艾尔撒的歌声后,也被其美妙的歌喉所吸引,当然,夜都有这么着的表现,别说在此处的其他人了,全场一片沸腾。紧跟着歌声一块放声的尖叫着,呐喊着。用最直接的方式宣泄着自个激动的心情,可以说随时都有因由是太过于激动而昏迷的歌迷被安保人员抬出,紧接着送到场内刻意设置的几个医疗救护站内里小憩;

    歌迷们这会儿尽情的狂欢着,可场内有几个人却根本沒有受到这么着气氛的影响,却直见3道全身被遮挡在斗篷里所属之人影这会儿正分3个方向,悄悄的朝着舞台的方向走去,五个人影这么诡异的装束,如果直接之目标,当然引起了安保人员的注意了,短时光儿后,就有数名安保人员朝着离他们最近的一名人影围了过去;

    “对不起,请拿开你头上的兜帽,并出示你的身份证明;”在那一个人影将将离开观众席,转进一名偏僻的犄角旮旯里之际,便有7名安保人员将他给拦了下来,就算是语气客气但是行动却一丁点也不客气的言道,那一个人影看了看四周,这才发现这7个安保人员这内里有两个驾驶着独个士兵装甲,此外3个人则所有手攥着射线枪,枪口所有朝着他的方向,却直见他稍稍一吃不允许,便伸手柔和拿下了他头上的兜帽,仅仅是他兜帽下的样子,却让那几个安保人员一脸的惊恐,甚至吓的连开枪都忘记了;

    却直见那兜帽下面,是一名红色的身影,2米3左右的身高让她看上去像是个汉子,但从身材上来看,她确的确实的是个女人,她的脑袋有些小巧,上方的棱角沒有其他的星空战士那么分明,就光滑的脑袋顶上有个犄角,一直从前额延伸到脑后,和其他的星空战士不同的是,她的脸部表情沒有那么的抽象,她的脸上有着一块白色的区域,内里有着十分明摆着五官,仅仅是她的两个双目却是诡异的绿色,肩膀处两侧半椭圆形的肩甲耷拉着垂在下方,一时让人竟然沒看出她斗篷里竟然藏着的这么恐怖的一名身份;

    就在这个时候,那名星空战士淡淡的张开嘴言道:“我沒有身份证明,可惜你们完全可以叫我火鸟,你们是要拦我吗,可我不欢喜被人拦着,也不从来沒有人完全可以拦住我!!”话还没言罢,却直见她的斗篷内钻出数根锁链,那锁链好像是是有小命一样的在她的身边游走着,那几名侍卫甚至都沒有来得及发出惨叫,那几条锁链就从他们的身躯上钻了进去,将他们肌体里的器官捣成一团浆糊后再次破体而出;

    干完这绝大部分的事情的火鸟,好像是个沒事人一样,接着将兜帽把自个的脑袋遮起来,紧接着朝着舞台的下方走去,只留下一地的7具死人尸,这些死人尸的身上,依旧还残留着一些破洞,粘稠的鲜血混杂着五脏六腑的碎片一直在的从这些破洞内里流出,这会儿,演唱会已经接近了尾声,而因为外围的安保人员已经所有都让火鸟给剿灭掉了,故而这会儿此外两个人大摇大摆的来到了舞台的后面,并且完全做成了变身,青白相间的星空战士是尤文西斯,他的身旁这会儿还站着一名星空战士,和绝大多数星空战士完全不同的是,他看上去外形十分的诡异,全黑的身形上方顶着一名狼头,狰狞而恐怖,手掌和腿的部位和普通的星空战士也不同,是狼爪和狼腿,看上去更像是一名直立行进着的狼人;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但听尤文西斯苦笑了一下,低声道:“萨尔,准备动手吧,头说不能惊动了其他人,说真的,这么着的科技活我干起来还真的有些不习惯呢,待得会你可温柔点啊,别把舞台给弄踏了,头的小情人这会儿依旧在台上唱歌呢!”

    萨尔回头看了一眼尤文西斯,那对狼双目之中红芒一闪,接着他便转身,一头扎进了身旁的一波墙壁内里,合成金属体构成的墙壁在他的面前就好像是纸糊了一样,一撞就破,进去后的他根本不管面前所属之人是谁,是人类,装甲还是人形装甲,直接随手一挥,他的两个爪子在半空里拉出两道十几米长的抓痕,激射而出,沿途不管是人,装甲和是人形装甲,沒有一样东西完全可以阻挡住那抓痕的力量,纷纷在他的这一抓之下支离破碎;

    瞧着这个局势,尤文西斯苦笑的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我今儿个脑子抽筋了,竟然会命令一名sheng化智慧程序兽在搏杀之际温柔点,我是不是得病了;”话还没言罢,他钻进萨尔破开来的那一个洞里走了进去,立马,内里再次带起了一场血雨腥风;

    这个时候,夜正带着乔森这些人坐在车上倾听着艾尔撒那美妙的歌声,就再这时,乔森指着不远处似乎有些骚乱的他们,急声道:“副队,你看,那一个地方是不是出什么状况了,咱们要不要过去瞧瞧!”

    夜听闻这话,坐直了身躯,大大的打了个呵欠后,懒懒的言道:“沒什么,正是一些人攻进来了而已,沒什么太大的问題!”

    “有人攻进来了;”3个人听闻夜的话立马大惊,急声言道:“那咱们为什么不出去支援啊,副队你也太淡定了一丁点了吧!”

    夜柔和一笑,冲着他们微笑了笑言道:“不怕,因由是我是内应;”乔森大惊,可话又说回来他还沒来得及言谈,便感觉自个xiong口一疼,紧接着一脸不可置信的瞧着那只插进自个xiong口的白皙的手掌,沒多久,夜一边持着一块白色的手帕擦拭着自个的手掌,一边慢悠悠的从卡车内跳了下来,打开的车门中,不时的朝下面滴着鲜血,短时光儿后现在还在下区域面积劳累了不小的一摊,(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