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586章 幽灵使者
    show_read;

    密室的中央,静静地悬浮着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银色圆球。○

    他走到圆球前,在上面轻轻点了一下,一边精致的显示器浮现出来,上面是一个密码转盘。

    在输入了多道繁琐的密码认证后,圆球轻轻震动了一下,一圈圈绚丽的光晕自表面浮现,然后层层扩散开来!

    数秒钟后,圆球变得透明起来,里面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像。

    “尊敬的亲王殿下,您终于肯和咱们联系了?”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

    影像徐徐变得清晰起来,可以看出那是一个排球样的生命体。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程归云直截了当地言道。

    那个生命体周围的淡蓝色磁场一阵波动,发出了一阵低沉的笑声:“嗯?没问题,幽灵种族对于自个的朋友,一向都是乐于伸出援手的!不清楚殿下您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

    “是这么的,我需要你们出手,帮我铲除一个家种族的叛逆……”程归云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又将夜清远的影像资料调出来转给对方。

    幽灵种族使者沉默了一阵,好像是在评估这件事情的难度,还有能从这位亲王殿下身上弄到多少益处!

    “袭杀帝国团的高品军官,影响实在不太好,我种族与帝国然而签订过和平友好条约的!”幽灵种族使者发话了,“而且,对方还是拥有乾星战斗力的强者,要从戒备森严的帝国团基地里将其击杀,难度也不是一般的大!我种族的损失决不会小到哪里去……”

    “好了!”程归云不耐烦地打断了对方。“别扯这些没使用的。要多少钱。你们直说好了!我只要尽快看到那小子的人头就行!”

    幽灵种族使者微微一怔,没估摸着到这位尊贵的人类会如此直白,它沉吟了一阵道:“一百亿晶核!如何?咱们可以出动五位幽煌战将,足以保证任务完成!”

    这是在漫天要价,击杀一位普通的人类乾星,最多数亿晶核就可以摆平了!

    “不行!太少了!”他断然否定道,“对方的可怕,你们根本估摸着象不到!必须出动半神品强者才可以保证成功!!”

    “什么?”幽灵种族使者惊讶地道。“一个乾星而已,就算有强大的装备防身,论战力也不及咱们的幽煌战将多矣!有必要如此么?”

    “对方的真实战力,远比你们的幽煌战将厉害多了!你看看这个吧!”他又发了一份视频资料过去。

    那是那一次在战场上,某些远程探测仪器拍摄下来的,画面中的年轻男子随手一击,就将云家的8位乾星供奉打得吐血重伤!

    注视着视频,幽灵种族使者也变了态度,凝重地道:“不错,对方的战斗力。的确不能以普通的乾星来衡量,甚至是我种族的高星幽煌战将也不如他!”

    “好吧!咱们可以出动幽煌统领。然而这代价么……您得拿出三千亿晶核才行,而且必须是现货!”

    “成交了!”程归云很痛快地回应说,“十天之内,我要听到那小子的死讯!”

    “嗯!一切如您所愿,尊贵的殿下!”

    就在程归云为了除掉眼中钉而与异种族做交易的时候,云家的家种族领地上,首席权力尊者云天阙也在关注着自个的这位孙子。

    “尊敬的尊者!这是咱们最近搜集到的所有关于那位将军的资料!”

    大殿里,一个面容精悍干练的中年人将一枚大容量芯片呈送给宝座上的老者。

    “真的是全部的资料?”云天阙询问说。

    中年人谦卑地道:“咱们的人手已经将他离开蓝藻星之前的一切事迹都查清了,但对于他加入帝国团往后,由于有了帝国安全部的关照,不少信息都被加密了!然而这不算什么,从已有的资料中,咱们已经分析出了不少有使用的东西!”

    “说说看!”

    “没问题!”中年人道,“在这之前,请允许我先为您引见一个人,他的话,您也许会比较感兴趣!”

    说着,他向外招了招手。

    一个服饰普通,身形壮实,满面络腮胡须的白人男子畏畏缩缩地走进来。

    “弗路德船长,将你所知道的一切,关于那个青年的局势如实道来!”中年人命令道。

    这个白人男子,就是当年夜清远初次出海捞海鲜时的雇主,酒鬼弗路德船长。

    云天阙手下的情报系统还是很给力的,只不过一个月,就将所有能找到的关于夜清远的资料统统挖了出来!甚至将比较重点的人物都请了过来!

    这位酒鬼船长在战争爆发后,早早地处理掉了自个的船,跑到后方星域享福去了!情报系统的人员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他。

    时间不长,弗路德船长就将自个所知道的局势说了个知道。

    “这个青年是两年前才找到我的……”他回忆道,“当时的他,然而就是一普通的学生而已!当然,愿意出海捞海鲜的,都不会是有钱的主,我是说那些普通人!觉醒者不算!”

    “那时的他,没有激发异能?”云天阙询问说。

    “绝对没有!”弗路德肯定地道,“连二品dna觉醒都没做!据说他是因为失恋后,为了尽快赚足一百万信使用点才决定踏上这条路的!”

    “他不是每天都来的,只有周末才会跟咱们一起出海!而且他的运势还不算太坏,每次回来都能赚到几万信使用点,有时虽然空手而归,但在那种鬼地方,能够平安回来也差不多是幸运之极了!”

    “单单这么做了一年,”弗路德言道,“我记得那次。他下去之后一直没上来!当时以为他已经死了。就在快要收工的时候。他忽地又冒了出来!把咱们吓得不轻!”

    “那一次,他弄到了出海以来极致的一笔收获,由此凑齐了二品dna觉醒的费使用!”

    “从那往后,他就开始天天来,而且每次的收获都极为令人惊讶!不到一个多月就凑齐了三品dna觉醒的费使用,而且由此激发了异能!再后来,他就去了另外一家组织!”

    中年人补充道:“换了组织往后,他仍然是天天离开一段时间。而且是更加危险的深海区!不对劲的明白,他从没有出过事,收获却是最多的!由此也积疲倦了足够的修行异能的资源!”

    云天阙询问说:“为什么他的运势会忽地间好得出奇?那些危险之物仿佛都当他不存在一般!这儿面肯定有问题!”

    “这个问题咱们也没办法弄清楚!”中年人遗憾地道,“按理说,他的母亲是克隆体,那么他的基因应该有难以弥补的缺陷,是很难修行到8星以上的!除非有顶尖的生命体化学试验室供应的基因修复药剂!可据咱们所知,他当时不也许弄到这么的管制物资!”

    “后来,他加入了帝国团,并且随首批支援嘉德雷联邦的舰队出征!那时候。他的战斗力在五到8星之间;经过几次战役,战斗力一路飙升!到回国的时候。他的等品已经达到了九星,当然实际战力远胜于普通的乾星!否则云清风他们也不会屡次吃亏了!”

    “咱们仔细分析了他突破的速度,真是快得让人难以置信!从初次激发异能到今天,然而一年时间,却已是乾星强者,而且看只不过丝毫潜力耗尽的迹象,据咱们的人分析,他应该有突破半神,乃至更高品别的潜质!而且用不着等太久!”

    “他当前的真正战斗力处在什么层次?”云天阙询问说。

    中年人在光子计算机上操作了几下,调出了几份视频,其中有一份就是那一次恒恰尔汗会战,云家子弟偷袭他不成,反被他打得落花流水的场景!

    “他当前的装备挺不错的,而且修行的功法也很不对劲,杀伤力奇大!”中年人解释道,“经过咱们采集相关信息数据,进行模拟推演,他的真实战力已不亚于十二星的强者,但要估摸着击败他,必须要三位十二星的强者依托强大的装备才有也许办到!如果要杀死他,那至少要8位十二星的强者,甚至是一位半神才可以办到!”

    云天阙轻轻动容:“这意味着什么?”

    “唯一的也许,就是他的基因,超乎估摸着象的优秀!”中年人道。

    “然而这明显解释不通,他的基因不是有缺陷么?除非,他的母亲不是那位克隆体,而是另有其人!”坐在一旁的云琳婕尊者说话了。

    “云于熙难道还找了其他的女人么?”云天阙有些不理解地询问说。

    中年人眼角剔了剔:“据咱们的人调查,大体上可以排除这种也许!”

    “以一位资质中等的8星觉醒者为例,在各种资源供应都获得保证的前提下,勤奋修行,没个十年八年的也休估摸着晋一品!就差不多是基因优秀的,有着家种族的不计代价的培养,估摸着在三十岁之前突破乾星都是极其困难的事情!”云天阙徐徐地道,“可这孩子,激发异能只有区区一年,竟然就走到了这一步,那他的基因应该优秀到何等地步?难道是传说中的完美基因不成?”

    “完美基因当然不也许!”中年人道,“但可以估摸着象,他的基因绝对是超乎估摸着象的优秀,而且也有大量的顶品资源辅助,才可以走到这一步!”

    “那一次程归云的人伏击他,动使用了家种族研究所里尚处于试验星段的drg11到15号基因崩解毒剂!按理说,他就算有十条命也活然而来,然而如今,他不仅活着,战斗力也丝毫未受到影响!谁能告诉我这是咋回事?”云琳婕询问说。

    中年人道:“皇室已经册封他为上位者,并且取走了他的基因样本进行研究!那边防得比较紧,咱们的人没办法得知详细结果,只知道进展很大,连皇帝陛下都被惊动了,教官基因工程的田松得以觐见,后来陛下就派出了第二位特使,据说是要重赏!”

    “你说,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看相关资料,十八岁以前他都然而是个资质平庸之辈,为什么忽地跟换了个人似地?”云天阙徐徐闭上了双目,淡淡地询问说。

    “极致的疑点,就是那次出海!”中年人分析道,“让他凑齐了二品dna觉醒费使用的那次!”

    他转过头去问弗路德:“那天还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对劲的事?他为什么是最后一个回来的?”

    “这……”酒鬼船长苦苦思索了一阵,他那常年被酒精麻醉的大脑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差不多遗忘的场面:那个凭空出现的神秘光团!

    “有了!”他失声叫道。

    “快说!”大家伙儿异口同声地喝道。

    听完弗路德船长的描述,舱室内陷入了长久的死寂。

    “你为什么看?”云天阙沉思了一阵,开口问自个的情报教官。

    中年人道:“我的第8感告诉我,弗路德先生的话是可信的,问题应该就出在那个光团上!”

    “那光团到底是什么?”

    “这个……属下实在不好说!”中年人谨慎地道,“也许,是某种强大的生命体,机缘巧合之下被那孩子获得,成为他的变异兽!”

    “这么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往后他屡次出海,在众多危险之物的虎视眈眈之下依旧毫发无损的缘故!实是有那变异兽傍身,危险之物们慑于其威,不敢近身!”

    云天阙轻轻轻轻颔首:“你的分析很有道理!只明白,这只能解释他出海捞海鲜的异常轻松,然而他的修行速度为何如此之快?基因上的缺陷又是为什么修复的?”

    中年人迟疑了一阵,道:“这个属下也难以判断!也许,那个光团不是什么变异兽,而是某个强大文明的产物?”

    说到这儿,他也不禁眼角剔了剔,为自个的荒谬估摸着法感到好笑。

    “也许他还另有奇遇,是咱们的力量所探查不到的,但不管为什么说,他当前是帝国公认的天才!只要能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往后的成就无可限量!”云琳婕言道。

    云天阙估摸着了估摸着,对弗路德船长道:“先生!非常感谢你的合作,希望你回去后对此事谨守秘密,把一切都忘掉最好!为此你将获得一笔优厚的报酬!”

    “明白,尊贵的尊者!”弗路德诚惶诚恐地道,他活了一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的大人物,心中有所敬畏也是正常。

    中年人将他带出了舱室,对着外面的几个黑衣护卫打了个手势,那几个人马上过来,像老鹰抓鸡一般将酒鬼船长装近了一辆没有任何标志的封闭式飞车,扬长而去。

    那一刻,世界上又少了一个酒鬼!(未完待续。)

    show_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