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武侠修真 > 神雕游侠(神雕风流) > 第一部 第196章 阉割尹志平
    见李庭走了之后,王处一就让黄蓉找了位置坐,并让其他人都退下了。

    沉吟了一会儿,王处一就说道:“杨过是杨康之子,可以信得过?”

    黄蓉笑出了声,摇头道:“道长,杨康已经是陈年旧事了,我们就不必再提,事实摆在眼前,杨过不仅仅阻止了蒙古人进攻襄阳,而且还独自闯入蒙古皇宫将铁木真以及他的大臣全部处死,单单这点而言,我们就应该相信他才对。”

    王处一捋着白胡须,白眉几乎拧在一块,说道:“人心难测啊,我也是为南宋的江山社稷着想,全真教一直在帮南宋抵御蒙古兵,更是在牵制住吐番的蛮夷人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若不是全真教的存在,估计南宋早就四分五裂了。”

    “这我都明白……只不过……”

    “我这不是在高抬全真教,我只是想说明全真教的存在对于巩固南宋统治有些举足轻重的作用,也是想让黄帮主明白若让一只蛀虫蛀全真教的柱子会有什么后果,”

    王处一抢话道。

    听王处一的语气,分明是在说李庭就是那只蛀虫!黄蓉脑子快速地运转着,平静地说道:“不知……王道长是以南宋为重……还是以深处水深火热的老百姓为重?”

    王处一立马答道:“道家向来是以苍天社稷为重,当然也就是以老百姓为重,这黄帮主就不要问了吧,应该都非常清楚才对。”

    黄蓉轻笑了声,说道:“我当然知道,现在南宋统治者太过于昏庸,朝中政权被三犬霸占着,他们鱼肉百姓,吟乐黑白,如果王道长认为这种国家值得全真教上上下下五百多人用生命去维护,那我黄蓉无话可说,你口口声声说老百姓才是你们保护的对象,可看你们现在做的……南宋的柱子已经被蛀虫蛀得破烂不堪,只要一阵风就会将之吹倒,你还站在柱子下准备充当新的柱子吗?这绝对不可行的。”

    王处一虽是全真教的掌门,可他也是一个容易听见别人话的主,他一边揣摩着黄蓉的话,一边与实际相结合,沉默了一会儿,王处一就说道:“黄帮主说的话确实也有道理,不过我们这种人都是躲在柱子下,只能对柱子做一些修补工作了,”

    王处一满是皱纹的脸上充满了无奈。

    黄蓉进一步说道:“如果我们能找到一个人可以将所有破柱子都换上新的,王道长愿意跟着这种人吗?”

    黄蓉的话中含义王处一已经听出来了,他低着头,像是做了一番思想般,好一会儿踩抬起头,一语见山道:“就算是,我也不会认同曾经的卖国贼杨康之子杨过做这个角色的。”

    【黄蓉细眉皱起,看来他们全真教的人都非常的顽固,都像一颗颗顽石一样,想要攻破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见硬的不行,黄蓉只好来软的了,笑道:“既然王道长这么的坚持,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免得伤了和气,孙道长说您的医术高明,就叫我带着杨过前面看腿伤,还望您出手相助。”

    “那我医好他,他是不是就会离开了?”

    王处一问道。

    “要等孙道长回来才行,杨过有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借给了孙道长,”

    黄蓉说道。

    王处一沉吟了一会儿,站起身,道:“那我就先医好他,等孙师妹回来了,你再与他离开,全真教与丐帮素来没有瓜葛,只因他是杨康之子,你也知道杨康那卖国贼以前对全真教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令人发指!”】“我明白的,”

    黄蓉温和地笑道,心里却在想对策,如果事态就如王处一设想的发展下去,那李庭的计划又会受到不小的阻隔,全真教是仅次丐帮的最大帮派,和他们产生冲突就不好了。

    “我去看一下他们准备得怎么样,黄帮主就自便了,”

    说完,王处一就走出了大厅。

    “这老家伙!”

    黄蓉似乎能找出的脏话也就这几个字了,“看来我和过儿只能将重点放在孙前辈的身上了,只要过儿能征服她,估计说服王处一就不是我该担心的了,”

    打定主意,黄蓉就朝厢房走去。

    尹志平扶着李庭坐到床上,帮他脱掉靴子,看了下李庭的伤口后就说道:“还不算很严重,等我师叔来治疗一番,再修养几天就没事了。”

    看着这个彬彬有礼的尹志平,李庭竟然有几分的不舍了,很有礼貌的家伙,不过……李庭邪恶地笑了下,暗暗道:谁叫你可能会让我戴绿帽子,你不死可以,不过下面那根我就要定了!

    “王道长的医术真的那么高明吗?”

    李庭觉得这样子有点无聊就问道。

    尹志平笑着点头,说道:“是的,我们都喜欢称呼他神医,不过他不喜欢这称号,因为神医扁鹊是他最敬重的人。”

    “我还以为他敬重王朝阳呢,”

    李庭嘀咕道。

    “什么?”

    尹志平笑着问道。

    “没什么,噢,对了,尹道长,你能不能帮我去外面的院子里取一点土,我听说哟年土敷在伤口旁边有助于抑制皮肤溃烂。”

    “稍等,”

    热心的尹志平想都没想就走出去。

    “白痴,”

    李庭骂了声就闭上眼睛和剑灵林嘉欣交流,和她说了自己的计划后,聊天就睁开了眼睛。屋子闪过一道亮光,林嘉欣就出现在了上空,这次她没有光着身子,而是穿着一套夜行衣,清澈透明的双瞳正望着李庭,就像有很多的话想说一样,不过都被她压在了心里。对她而言,执行主人的命令高于一切,她伸出了右手,慢慢幻化为一把弯刀,自从上次在忽必烈的军营用了弯刀之后,林嘉欣似乎爱上了弯刀。林嘉欣伸出舌头舔了下刀尖,然后就飘到了李庭身前,举刀就敲向李庭的脑袋。

    李庭带着笑容迎接着林嘉欣的袭击,一声闷哼之后,他就仰倒在床上晕了过去。

    林嘉欣低下头吻了下李庭的脸颊,然后就静静倾听着门外的动静,听到脚步声之后,林嘉欣就举起了弯刀。

    “住手!”

    捧着泥巴的尹志平一个箭步就冲进来,抓起泥巴就砸过去。

    泥巴从林嘉欣身体穿过去,全部都砸在了李庭脸上。

    林嘉欣扭过身子,瞧了眼尹志平,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李庭要阉了他,不过只要是主人的命令,她都会无条件遵守的,想起那晚李庭抱着她哭的场面,林嘉欣的眼眶就湿了。片刻之后,她的眼神就变得坚定,细语道:“你们全真教触犯了朝廷的利益,我现在就拿你开刀,之后再去杀了那些臭道士!”

    “你竟敢动杨兄弟!”

    尹志平使出了全真出云手,一掌就排向林嘉欣的胸口。

    如果对方是女的,林嘉欣会直接承受她的攻击,反正对她这个半灵体而言不疼不痒的,可尹志平是男的,李庭最反感的就是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碰过,所以林嘉欣死因为不会让尹志平碰到自己的胸口的。

    林嘉欣像被风载着一样飘到后方,身子突然消失,尹志平身后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林嘉欣已然出现在他身后。这其实不是什么空间穿越,林嘉欣只不过是进入了轩辕剑的混沌空间,然后又出来而已。

    “你的命我要了,”

    林嘉欣一点音调都没有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的冷,就像一块放在烈日下却不会融化的寒冰一样。

    “贼人!”

    尹志平骂出了声,脖子已经被那把冰冷的刀架着。

    “林嘉欣另外一只手也变成了弯刀,沿着尹志平的胸膛慢慢滑下去,停在了之下。”

    尹志平吓出了一身冷汗,叫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这人有个习惯,不杀人的话就会阉割了他,杀人的话就不会阉割了他,今天我突然想阉割人了,心血来潮了,”

    林嘉欣冰冷的声音像针一样刺在尹志平胸口上。

    直接被杀掉,尹志平可能还没什么感觉,若要要阉割掉……那……尹志平一想到自己要失去做男人的尊严,他的脸色就变得非常的难看,就像一张白纸一样,他的双腿发软,刚刚的凶猛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几乎是用哀求的声音叫道:“我宁愿你杀了我……也不要做出那种事情……”

    “你到底是谁?”

    黄蓉的声音突然从后方传来。

    林嘉欣眼神一冷,一刀下去就将尹志平的裤子划裂开,凭直觉就砍下去,一根软物伴随着一道血流射向了远方。

    “啊!”

    尹志平哀嚎着,整个人就倒在地上不停抽搐着,眼泪已经流出来,一直看着自己断掉的命根子。

    林嘉欣跃上房梁,看了眼脸色并不太好看的黄蓉就像幻影一样消失了。

    黄蓉没有时间去理会林嘉欣,先是跑到床边查看了下李庭的情况,见他只是晕过去就稍稍安心了,可看着尹志平蜷缩的情形,黄蓉就在为他感到悲哀,已经被阉割了,再也不是男人了,不痛苦才奇怪!

    这时候,以王处一为首的道士都蜂拥进来,看到尹志平的惨状时,王处一就将其他的道士拦在外面,叫道:“这事我处理,你们去做该做的事!”

    他接过另一个道士手中的水盆和尖刀就将门关上。将水盆和尖刀放在桌子上,他就忙蹲查看尹志平的情况。

    握着尹志平的手,王处一就叫道:“志平,这到底怎么回事?”

    尹志平颤抖着声音,说道:“我……我……碰上朝廷的人……她说全真教要坏他们的事……就想杀我……后来又改变了主意……将我阉……”

    尹志平眼泪哗啦啦地流出来,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王处一握紧尹志平的手,暴喝道:“该死的朝廷!我们全真教为你们做了那么多的事,你们竟然反咬我们一口,看来我不动粗就对不起全真教的祖师王重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