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恐怖灵异 > 天灯鬼事 > 第六十一章丧尸围城
    “这次,你跑不了了!”王队长说的掷地有声,目光中有了森森杀气,向前走了两步,枪口紧紧的贴在了龙海脑袋上。

    龙海闭上眼睛,眉宇间却透着深深的不甘,没有再说话。

    他不说话,却并不代表着我没话要问他,毕竟我的宝贝还在他们手里,我上前一步,问道:“那盏灯呢?”

    龙海眉头一动,被我一问,猛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睁开眼睛,道:“那盏灯被你们动过手脚?”

    我冷笑,“知道的太晚了,不然我们怎么会找到这里?别啰嗦!它在哪?”

    龙海深深吐了口气,指了指一旁的桌子,道:“那边抽屉里!”

    我缓缓走向他指的那个方向,眼睛却没有一刻离开他们,防止他们耍什么花样,等我拉开抽屉,看见那盏铜灯静静的躺在里面的时候,我才松了口气,将它拿在了手里。

    这个时候抱头蹲在地下的那帮人眼睛里都开始冒火,他们怎么会想到,中午才到手的东西,几个小时后就又物归原主!

    我得意的从灯芯处用手指夹出一块指甲盖大小的定位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变了颜色,漏出一副原来如此的的表情,还有人骂道:“养的,上了这帮孙子的当!”

    不过那些骂人的家伙也没讨到好,被我一脚踹了出去!

    我问王队长:“现在怎么办?”

    “全部压回去,挨个审!”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简单的结束了,可是就在我庆幸居然能如此顺利的时候,完美结局却被突然传来的“轰隆”一声巨响打破了!

    屋子里的人听到巨响,全都出于本能的抱住头部,目光望向声音的来源。

    声音是从一处墙壁上传来的,好像是隔壁有什么东西在撞击墙壁,想冲进我们这间屋子,我与王队长来时检查过鹤壁,知道隔壁是一间储物室,放有一些破烂的工具,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可现在这一声巨响是怎么来的?

    “轰隆——”

    又是一声,而这次我们清楚的看到那面墙壁像外凸了一下,泥土朴朴的落了下来,可以肯定,那边有一个力大无穷的家伙想要砸破墙壁突破进来!

    不光我与王队长,龙海胖子一帮人显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全部都面如土色,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块墙壁。

    “轰隆——”

    这一次,红砖磊成的墙壁终于倒轰然塌,泥土飞扬,土沫横飞,坚如铁石的石墙被打破,尘土遮掩下,一个古怪的人影站在哪里!

    当尘土渐渐散去,我们终于看见了那是什么东西,那是一个人,准确的的说,那只是一个人形生物,样子诡异,身上长满了恶心的绿毛,两只胳膊比腿还长,胸脯与膝盖处还能看见漏在外面的森森白骨!

    第一时间,我与王队长想到了老邱给我们说的那个吃人的人形生物!难道就是眼前这个?

    “啪——”

    王队长反应极快,等我看清形势的时候,三颗滚热的子弹已经出去,全部钉在了人形怪物的胸口!

    那怪物发出“嗷”的一声惨叫,向后滚了出去!

    “嗷呜,嗷呜——”

    门外有响起了几声怪吼,借着月光,我们能看见一群的似人非人的怪物向这边涌来,月光把它们的身影拉的老长,就像是美国电影里的丧尸镜头,十分诡异。

    “被包围了!”王队长看着四周,绝望的说着。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它们从哪里来的?我们刚才根本没有发现这些东西!”我只觉得浑身酸软,不知是怕还是恶心,胃里一阵翻涌,一股脑的吐了起来,当场摊坐在地上,纵是一辈子我也没想到我会在有生之年见到这种诡异场景!

    “它们是从地底下爬出来的!”耳边传来王队长冰冷的声音。

    我忍住呕吐的**,抬头望去,见到了我一生也忘不了的一幕!

    没错,它们是从地底下爬出来的,地面上,先是密密麻麻的人手从地面探了出来,然后是头颅,肩膀,肚子,一点点从泥土中爬出来,像是从老坟里爬出的孤魂野鬼,然后地面上留下马蜂窝一样密密麻麻的洞口,成群结对的向这边拥来。

    “咔嚓——咔嚓——”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声枪支上膛的声音,我与王队长一惊,光顾着这群怪物,居然忘了身后的龙海他们!

    转头,果然看见龙海一帮人都已经站了起来,手里举着各式的枪支,指着我与王队长。

    我与王队长脸色立即变了,风水轮流转,没想到刚才我们还趾高气昂的拿枪指着他们,转眼间我们却又被他们治住了。

    “王队长,今天不是解决我们的恩怨的时候,如果我们都能活着出去,咱们的帐再慢慢算!”没想到的是,龙海居然没有为难我们的意思,反而是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受制于人,我与王队长自然不敢多说,沉默表示同意。

    不过龙海下一句话,却又让我的心沉入谷底。他说:“不过那盏灯我必须带走!”

    “滚吧!”说这话的是我,不说那是我爸留给我的,我不能交出,而且这会儿我自然能感觉到那盏灯的重要性,如果今天让他拿走,我上哪在找他去?我现在突然觉得我不应该手贱当着众人的面把那个定位器拿出来。

    “小南,信我一句,那盏灯你留着也没用,而我们海爷却很需要他,你考虑清楚!”说话的居然是胖子。

    我想也不想,举枪指向胖子,叫到:“算老子瞎了眼,认识你这个王八犊子!我看你跟我称兄道弟那么多年,为了就是我的灯吧?”

    当我把枪口对向他的时候,我看见他眼中露出本性的恐惧,可听了我后面的话的时候,恐惧却被愤怒代替,“**,胖爷是有些事情对不起你,可是胖爷我还不是那么无耻的人,我今天拿我祖宗十八代发誓,我要是有过那种不要脸的想法,就叫我一身胖肉喂了外面这帮怪物!”

    我心理微微平衡,枪口也微微移开了一点,而就在这时,哗啦的一声,第一只怪物杂碎玻璃,从窗户上爬了进来,嗷嗷怪叫着向我们扑来。

    所有人一起开枪,十多发子弹全部打在那个怪物头上,腿上,肩膀上,登时将它打飞了出去,只是当它滚出老远之后,再次站了起来,一点也没有死亡的迹象。

    那个时候我特骄傲,美国的丧尸被爆头之后就完了,而咱们中国的特牛逼,爆头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