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屋 > 武侠修真 > 丹鼎双修录 > 第十二卷 第七章 末日之吻
    (-“我早就计算过了,三晶海现在的舰队实在太庞大,要调动和动员,至少几天的时间。”洛东杰轻笑,“想要追上我们,只有动用一个人的战舰,只有他才能赶上来阻截我们,我等的就是他。”

    “谁?”

    一提到这个人的名字,洛东杰眼里就冒出怒火,他的所有前程和战功几乎都毁在了这个人的手上,洛东杰绝对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刚刚出道的年轻人,就可以一再的击垮帝国的所有军队,能够一胜再胜。

    “杨浩,就是杨浩的末日号战列舰。”洛东杰咬牙切齿,“我等的就是他,我要他给我的舰队陪葬,只有他死,我才能离开。”

    凌紫烟直到这刻才明白洛东杰心里的盘算,这个家伙确实是很有些谋略,他早就有了一番精确的计算。

    落日舰队在圣熊星的惨败,是银河帝国近几十年来从没有过的失利,做为舰队的指挥官,洛东杰有难以推卸的责任,就算他能够将三晶海星系叛乱的消息传出,也不过是将过抵过而已,为了自己的前程着想,洛东杰只有与杨浩决一死战,只要将杨浩的战舰击毁,他就算是报了仇,回去也大可以将失败战报写成胜利。

    “所以你不急于飞出一百光年,反倒要在这里等末日号?”凌紫烟有种上当的感觉。

    “听说……”洛东杰的目光肆无忌惮地落在凌紫烟凸起的胸部。意味深长,“凌紫烟小姐与杨浩有不少的瓜葛,还曾有一夜欢情。”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凌紫烟的眼中,闪出了一丝冷光。

    “当然。”洛东杰自然没有蠢到去得罪凌紫烟,他继续看自己的航海图,但边上新任的副官却立刻让他激动起来。

    “报告!前方发现战舰堵截。”

    “有多少战舰!”洛东杰一跃而起,朝雷达信息官跑“共有五百多艘战舰。”信息官也吓了一大跳,不过又立刻补充道,“其中只有一艘战列舰。其余的。都是小飞船,似乎是单人飞船。”

    洛东杰松口气:“蝗虫战术,大概是外蒙第三纵队的家伙,那些破烂的小飞船,也想和我们对阵,简直就是找死。”

    “蝗虫有时候也会咬死人地。”凌紫烟没有因战报而动摇分毫,她一边欣赏自己刚染地指甲,一边讥讽,“既然他们敢来。一定有所准备。”

    “可他们没有王牌,我却有,还不止一张。”洛东杰恶狠狠的声音。象是立刻要把前面的敌人给吞下去,“传我的命令,所有舰队以泰坦舰为中心,迅速靠拢!”

    在落日舰队前出现的,当然是龙云他们。自从在三晶海获得了阻截的任务后。龙云和XII便立刻驾驶末日战列舰离港,并且找到了几个虫洞,迅速的穿越,反而冲到了洛东杰的前头。

    现在,龙云、XII玛雅和浩剑团都在战列舰上,还有外蒙纵队的磊队长也以战列舰做为自己地指挥所。指挥着几百架小飞艇布设防御线。

    看着磊那么忙碌的指挥军舰,就像是把每艘小舰都当作螺丝钉拧到固定的位置上,龙云也不禁佩服这个反抗者地勇气和战斗力。

    不过,整个战局的变化却越来越对三晶海一方有利。

    XII的声音传来:“对方正在全力向旗舰靠拢,可能是要集中能量做终结齐射,现在占空面积只有二百万平方公里,很快就会聚集到一百公里的面积上。”

    “那就进入了末日之吻的湮灭范围?”龙云大手一挥,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有这么好地事情发生。

    “看起来应该是,以终结齐射的准备时间来看,我们的末日之吻应该会前到达。”XII转过机械头,“要不要开始准备?如果准备末日之吻的攻击,我们的所有动力和所有防御力都会全部失去,如果对方攻击,我们将没有任何防御能量。”

    “准备!”龙云当机立断,他以前就是雷蒙星的将领,虽然在宇宙战争中并非内行,但临场决断能力却是还有。现在对方地舰队也在做终结齐射的准备,双方都是拥有超强火力,谁先开火当然就是最占便宜的。

    XII没有迟疑,甚至还等不到转身,就已经挥舞机械臂,敲打了所有引导末日之吻

    按钮,将坐标和能量聚集指令发出。

    末日战列舰整体一震,顿时连飞船内的灯光都黯淡下来,而机身外的离子防护罩,对流保护罩刹那失去光华,整艘战舰的能量都向着舰身之顶,一个黝黑黝黑的小炮口集中过去。在慢长的三十分钟之内,整艘末日舰都不再有任何防护以及攻击的能力。

    但这都是值得的,因为末日之吻,实在是太强的攻击力量了。它甚至于都可以与帝国的猎光武器对捍,想当初,开发末日之吻超能武器的时候,就是为了与帝国全新的猎光武器比拼。

    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措光武器必须要猎取附近所有的光能,并以此做为自己发射的巨大能量,但这搜集的时间与发射的时间非常长,甚至要几个小时的准备时间。

    而且猎光武器并不容易控制,在之前的圣熊星上,就被三晶海人用了一点干扰猎施就大失方向,反而毁灭了自己。

    但末日之吻的原理恰巧相反,它所使用的完全是自己战舰上的能量,它会在半个小时之内,将战舰上的一切能量都集中在一起,然后再发射出去。

    这部分能量虽然不能与猎光武器相比,但如果集中在一点上,再加上其中超过两百次的核聚变,依旧可以有猎光武器的威力。

    只是末日之吻的攻击范围只能在一百万平方公里内,它可以使一百万平方公里的任何物体都彻底消失成灰烬。

    但“末日之吻”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它的运行,将剥夺战列舰几乎所有的能源,在漫长的时间里面,战列舰将没有防护罩,没有攻击力,甚至也没有移动力,将成为宇宙中一个活动的靶子。

    但龙云对此却并不担心,因为他很了解洛东杰的舰队的配备,那支庞大的舰队最有效,能够一次击垮战列舰的方法只有两种,或者是使用猎光武器,但泰坦舰的猎光武器已经在圣熊星时被破坏了,或者就是集中所有舰队力量,做一次终结齐射,不过铬结齐射的准备时间比“末日之吻”还要漫长,可以说,不等洛东杰做好准备,就已经会在宇宙中被湮灭了。

    所以龙云确信,只要自己准备好发射末日之吻,那么大局将定,银河帝国的一直强大的舰队,将最终被消灭在三晶海星系中,而叛乱的讯息,也会推迟很长时间才会被帝国完全知晓。

    在庞大的战列舰的顶端,有一团紫色的光芒正在凝聚和成长,这就是末日之吻的能量波,随着能量波的持续扩张,每个人似乎都能感受到宇宙的颤动,仿佛这力量,已经让空洞又浩瀚的宇宙也感到了不安。

    一切似乎都已经注定。

    但未来真的能够被注定么?

    在遥远而浩瀚的夜空之中,正蛰伏着什么样的兽,将会有怎么样的躁动,让轻视它的人付出血一样的代价。

    整个落日舰队,虽然没有以往的壮观和气魄,但聚集在一起时,依然如同钢铁墙壁般的无法被打败。此时,当末日的危险即将落到它们头上时,整支曾经无敌的舰队竟微微一颤。

    这并不是发射某个武器前的反作用力,也不是逆核装置启动迁越时的颠簸,而更像是轻柔指尖拂到女人肌肤时,发出的动人的颤栗。

    随着这微乎其微的颤栗,在泰坦旗舰上,竟然喷射出一个巨大的火团。这火团直径足有几十米宽,但在更加庞大的泰坦舰上,却象是飞出了一粒灰尘般渺小。

    这颗火光四溢的灰尘速度却快的惊人,甚至还超越了光速。

    在后宇航时代,超越光速已经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几十倍上百倍于先速,在大舰队加速迁越时也能够实现。但那必须有强大的逆核装置做为动力源,有时候还需要加上空间站的动力轨助力。

    可一个几十米宽的火团竟然也能超越光速,这恐怕不是什么宇航技术,而根本就是落日舰队将所有舰船上的逆核能量都集中在一起,把这个火团发射出。

    他们放弃了终结齐射,只是为了射出一个火团,这究竟有什么意图?难道洛东杰疯了么?

    龙云也觉得洛东杰是疯了,而且还疯的不轻。这样的一个火团,不要说在宇航时代,就算是远古时也决定不了战场的局势。

    现在是齐射决定一切,是末日之吻决定一切,是超规模武器,能够一举击毁星球甚至是星系的高科技战争的时代。洛东杰发射的火球,就算来自于小说里的大魔法师又如何?

    正在龙云瞪大眼睛想不明白的时候,那火球用异乎寻常的速度飞到了,并且在转瞬间击破了末日号战列舰的几层外舱甲板。

    这时候,发呆的人们才想到,为了发射末日之吻,战列舰的所有防护力都失去了,这才能让火球可以轻而易举的突防进来。

    不过这也并非大问题,智能飞船对此早就有了准备,火球一击破外舱,立刻就有机械手喷射出胶状的金属液体,将外舱漏洞迅速的弥补住,这让内外舱的压力平衡没有下降的那么快。

    也许只要几分钟时间,战刊舰的外舱就可以自行修补,就和没有被击中一样。这实在不是什么大问题。

    真正的大问题,却还在船舱里面。那大火球击穿外壁,竟象自己长了眼睛一样,直扑飞船的控制室。

    在控制室里面,有不少人在。龙云和XII自不必说,外蒙三纵队的磊也以此为指挥部,玛雅老是坐不定,虽然没她什么事情,却总是飘来飘去。另外还有浩剑团的两个队长在,浩剑团现在已经按照男女性别被分成了两组,而这一男一女两个人正是两组的队长,名字叫做大诺和小这些人原本一心关注着外面太空里地战局。可怎么知道时光转瞬,真正的战场却已经在身边了。

    只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整艘飞船都震动起来,然后所有人的眼前便出现了一片火红火红的光芒,仿佛整个天地都在燃烧,都在烈焰之中被熔解。

    而最令人恐怖的是,这火焰就发生在飞船里面,是这艘末日号战列舰,号称宇宙中实力最强的战列舰正在陷入永远不灭的火焰。

    龙云和XII都是反应极快的人,他们并没有被一时之间的攻击吓傻。立刻扑到控制台前。调用飞船各部分地参数情况,可这画面一调出来,就看地他们心惊胆颤。原来引起这火焰,让末日号战列舰疯狂燃烧和正在倾斜毁灭的并不是外部的攻击,反而正是在聚集着能量的“末日之吻”武器。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末日之吻武器的能量在继续的同时,也拼命燃烧和泄露了出来。一艘战列舰的逆核能量有多么强大,更何况是将半小时内的所有能量都压缩在一起,当这种能量泄露和的时候。所带来地灾难,将让人不可想象。不要说整艘战列舰会不复存在,就算是周围所有纵队的小飞船。也同样会在烈焰下湮没。

    有谁能想到“末日之吻”的第一次使用,竟然是毁灭自己呢,就像是猎光武器地第一次使用一样,难道这些超规模的大杀伤武器的宿命就是这样么?

    烈焰越来越强大,甚至强大到了让人感觉到有熔岩在自己的体内流动。连血液都已经沸腾了,而金属更是连续的融化,电子线路正不间断地出五光十色的火花。

    “立刻停掉末日之吻!”龙云惊骇的不能自己,他担心XII已经来不及听到自己的命令就被这该死的火焰反噬给毁灭了。

    但情况还没遭到那种时候,XII虽然奄奄一息,但毕竟还有行动能力。它所有的机械臂都转动起来,以超常地速度敲打键盘,输入了一条长达上百位的秘密指令,这是唯一能够取消末日之吻发射的指令。

    这情形大概过了几秒钟,XII的键盘指令输入后,末日之吻武器被停止,舰船的能量也回归正常。说也奇怪,那刚才还象是地狱火般吐着不可遏止的烈焰,现在却完全失去了踪影,刚才热的比火山内部还要厉害的指挥舱,也在刹那间恢复了冰冷。

    甚至于四周那些被融化的钢铁和被损坏的电子设备,也都完好元损,就像是所有人做了一场噩梦般。

    唯一的区别是,“末日之吻”是真的被停止了。

    龙云愕然的看着四周,所有人都在,没有受一点伤,但从大家惊愕的眼神中可以看见,确实每个人都经历了刚才的劫难,只是这劫难来去无踪,实在是太古怪了。

    “多谢,多谢……”一个男人声音伴随着鼓掌,“谢谢各位停下了你们的终极武器,我真是太感谢“你是谁?”龙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是刚才噩梦的刹那瞬间,在指挥舱里面竟然多了十几个人。其中说话

    是个年轻男性,如此年纪却穿着一身将军的礼服。而另一个女人自己也曾见过,便是曾经在雷蒙星风光一时的凌紫烟,另外还有将近十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看不清面孔的人跟在后面。

    真正让龙云胆战心惊的,是那些黑衣人的衣服上,都绣着一把紫色的剑,诡异而神秘的剑

    “冥色”!!

    “在下洛东杰,落日舰队的指挥官,银河帝国抠密院直属少将,帝国皇帝御封子爵。”洛东杰微笑,他胜券在握,“我们在战场上交过手,但还是第一次见面。”

    “落水狗!”龙云不屑的冷哼,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个手下败将,总要心安一些。

    但洛东杰却丝毫不为所动,他现在正处有利位置,何必再逞口舌之快呢:“各位还不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情吧,不妨让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身边的几位,可是颇有些来历的,他们的外貌别人都见不着,但都有同一个名宇”洛东杰特意顿了一顿,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冥色,这就是他们共同的名字。”

    冥色!

    冥色!

    宇宙中最可怕的名字,银河帝国里面最恐怖,最不可思议的黑暗力量。帝国皇帝和元老院宁可花费十年时间也要重建的王牌中的王牌。

    如今就站在这里,就像是一股黑色的迷雾一样,就飘荡在这里。

    龙云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身边就传来了扑的一声轻响,原来就站在龙云身旁的玛雅消失不见踪影了。

    玛雅是一个纯粹的精神体,因为与杨浩的剑心融合,这才有了自己的实体,但做为圣徒星人,她对于其他的精神体或者强精神力都有很高的敏感度。如今看见洛东杰身后所站的十多个人的身上都弥漫着浓浓的黑色精神力,不由好战之心生起,立刻消散身体,朝对方扑去。

    这时候,就显现出游兵散勇与真正战士之间的区别玛雅所用出的,叫做“大圣者引术”。这是一种用精神力致使对手产生无法动弹的异术,这是做为精神体的圣徒星人对实体人的绝招之一,一般而言,有实体的人类就算再修炼,精神力也不可能超过圣徒星人,所以圣徒星人的绝技往往得手。

    但是今天却出了意外,或许这还不能算是意外,甚至于是种必然。

    当玛雅将“大圣者引术”对准十多个冥色的高手时,却陡然发现,不能动的并不是他们,而是自己。虽然玛雅已经散去实体,但是在空中的精神体却已经静止了,一动都不能动。

    而凌紫烟非常镇定的抬高一只手,做了个握拳的手势,随后那十多个冥色就失去了踪迹。并非是真的失去影踪,而是他们变化了,化作了黑色的雾气。

    十多个人,就是十多道黑雾,这些黑雾在空中凝聚在一起,竟组成了一把宽阔的巨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虚空中的玛雅刺去。

    轰鸣!

    如同般的震动!

    玛雅的身体里面泛出一道金光,与黑色巨剑对撞在一起。随后,她便败下阵来,不仅元气受创,甚至于连精神力都大打折扣。

    玛雅披头散发的重归实体,但脸色已经苍白到了极致。

    龙云虽然不知道刚才那次交锋的厉害,但看玛雅的惨状,便已经了解到她已经吃了不小的暗亏。

    其实,刚才两者的交锋,只是精神上的交锋,一个以精神力强著称的圣徒星人,竟然挡不住冥色的联手一击,可见对方的实力之强悍。

    “冥色。冥是死的意思,色是幻像的意思。”洛东杰很好心的解释,“冥色加起来就是用幻像让你们死,你们了解么?”

    “洛东杰,你想做什么?”龙云厉声喝问。

    “要杨浩死!”洛东杰的眼神阴霾,双手握在一起,竟然激动的颤起来,“我就是要杨浩死,他竟然敢阻拦我,打败我,我绝不能让这样的人活着,绝不可以!”

    “杨浩不在这儿。”龙云冷笑,他依旧不屑,“你永远都不是杨浩的对手,你只配匍匐在他的脚下,因为你是一条落水狗,被打死的落水狗。”

    洛东杰没有生气,他连眉毛都不挑一下,因为犯不着跟一个将死的人生气:“杨浩不在,遗憾。那你就死吧,你们就都死吧。”

    说着,洛东杰便向凌紫烟点点头。

    凌紫烟叹息,她深知自己是被洛东杰给绑上了战车,绑上了这趟为洛东杰复仇的战车,但是无奈,她却只有战。

    凌紫烟举高双手,手指做出一个手势,向前,并且抹掉。

    这便是死。

    冥色被培育了十年,还从来没有一次出手,却让见识过的人活下去的经历。这无论对于冥色还是帝国来说,都是规矩。

    见过,就一定要死。

    人们都很了解,龙云也很了解。其实龙云是知道冥色存在的,因为龙云曾经有一个朋友,名叫司徒海。

    这个朋友被誉为宇宙第一游侠剑客,在极年轻的时候,便已经被认定为大剑师,甚至有超越剑圣成为宇宙第一剑的名望。

    但龙云的这个朋友却放弃了所有的荣誉,他反而潇洒的周游各大星系,阻止反抗力量与帝国作对,到最后竟然只两个人就抵御住了帝国无可匹敌的第一大舰队。

    司徒海曾经对龙云说过,在这个字宙里面,没有哪个人的剑是可怕的。因为剑是利器也是明器,当你能看见剑锋,当你能够发觉对方的杀招时,那并不可怕,纵然你要死于对方的剑下,也无非是死而已,并没有恐惧。

    但冥色却不同。甚至于,连那个字宙第一游侠剑客的司徒海,那个可以一剑刺穿飞船的大剑师眼神中都流露出畏惧。

    冥色是完全不同地一种力量。它是黑暗的,黑暗到把所有黑夜的颜色加起来,都不足它的万分之一。它是强大的,强大到帝国皇帝宁可放弃所有的舰队,也绝不愿意放弃冥色暗杀团。它是可怕的,它的可怕并不在于它的剑,而是在于它能够制造幻觉,它可以看穿每个人的心思,然后制造出每个人最恐惧,最不堪忍受地幻觉来击垮。

    那是一种根本就不敢回顾地感觉。当那种心碎痛楚一次次的在面前重演时。任何人都不会再有战斗力。

    所以司徒海一再的告诫龙云。帝国的任何一个剑手都可以得罪,但千万不要遇上冥色,因为那会让他生不如死。

    龙云牢牢记得这句话,甚至在司徒海带走龙云的妻子后,他依旧还记得这句话。

    可是现在,龙云却不得不面对了,当他看见凌紫烟做出那个手势后,便知道自己的宿命原该如此。

    洛东杰却很友善的给他们一次机会:“告诉我,杨浩在哪里。我可以放过你们中的一个人。”

    一个人,但要出卖杨浩。

    龙云露出了讥笑,他甚至都不用问其他人。龙云缓慢而有力的抽出自己那把阔剑。突然有一种汹涌上来地壮怀:“能够与冥色一战,总算不辱没战士的称号。”

    在龙云的身旁,玛雅虽然遭受重创,但还是散去原型,将所有地战斗能量积蓄到最高点。大诺小言早已经拔出长剑。背靠背的摆出战斗架势。

    浩剑团没有人会在威胁下屈服的,更何况还是在自己的飞船上。

    更何况龙云这边还有战力,他们还可以血战到底。

    龙云的阔剑上,湛现出明亮地光芒,他身体内的原力,竟然与别人不同。呈现出一种红色的气雾状,比普通战士的原力更加精粹。

    这是在经过混元子指点后修炼的结果。银河帝国的原力术说起来是战士修炼术,其实却是为了不让修炼者复苏,所以才故意将人引入歧途。龙云地家族本来就有修炼的根基,在让混元子一指点,如今的实力更是突飞猛进。

    不要说是洛东杰这种不事修炼以强舰厉炮取胜的将军了,就算是现在这里的几个人中,如凌紫烟一般的高手,恐怕也难以与龙云匹敌。

    现在的龙云,战力突破十五级,已经进入了剑师的层级。所以他面对强敌并没有恐惧,他相信自己的剑,足可以让他保护身边的人。就他看来,冥色的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厉害的,只要自己先发制人,以家传重剑对敌,至少能够先砍掉两个。

    龙云的想法本来是没错的,因为虽然冥色一出现就用幻像骗XII关掉了末日之吻,又让玛雅吃了个暗亏,但就个体而言,每个冥色成员似乎都不是很强。

    龙云壮怀激烈,他将手中的剑高高举起,所有的力量都聚集于剑尖之上。修炼了那么久,他的真正实力却从来没有让人见识过,这对于一个战士来说,是种无比的遗憾。但这遗憾到现在为止就将结束了,因为龙云相信自己这一剑,将改变整个战局,也会让龙云的家族,重新成为银河帝国中佼佼者。

    就在几天之前,龙云曾对着三晶海上的一座硅山练剑,只是一剑,就他高

    高举起的这一剑,竟让整座坚固无比的硅山四分五裂中间被挖出了一个深达百米的洞。

    虽然这一剑之后,龙云会失去所有的力气,所有的能量,但他相信,这已经足够了,当这惊世一剑使出后,不管对手是冥色是凌紫烟还是洛东杰,都不会再有余力战所以龙云准备不余其力,龙云便将出手了。

    天空却黯淡下来。

    现在没人有空想,飞船里面哪来的天空,哪里会黯淡,可一触即发的火拼却在这黯淡里面变得异常玄妙。

    龙云手中的阔剑已经积聚了超级明亮的光芒,是他将身体中所有的原力都凝聚与一处,此刻,他必须将这剑发出,他已经箭在弦上,他不得不发。

    但他却停滞。他始终高举着阔剑,姿势很奇怪,而整个人的气势却在慢慢的萎缩,之前豪情壮志的气概不见了,怒火的眼神里开始熄灭,甚至于变得惊诧。

    原来龙云的眼里面,一切都改变了。在他的面前,竟然再没有了冥色也没有了洛东杰,只有一个少妇,带着惨然的笑容,正缓缓的朝他靠近。

    龙云被激的须发贲张,但他却始终无法将手里的剑势发出。他面前走来的少妇竟是龙云以前的妻子,他以前最爱的妻子,那个跟着司徒海私奔的妻子。

    这是幻像。龙云深知,这是冥色所发出的幻像。

    冥色暗杀团,做为银河帝国的一级战斗团,顶尖的刺客型队伍,他们的拿手绝技便是用幻像杀人,这在冥色建团之初就已经是这样,而经过帝国元老院中的某位元老的再度训练后,这一杀招更加炉火纯青。

    现在的冥色,已经可以抓住对手心中最大的弱点,最大的恐惧,并且以此来遏制对手的力量,让人不战而溃。

    在这里,龙云是最有战斗力的,他甚至可以一剑摧毁一座山,但是现在,他手中的剑恐怕连鸡都杀不了一只了。龙云浑身发颤,眼中甚至充满了泪水,一动都动不了,只能够束手就擒。

    除龙云之外,玛雅大概是这里的第二高手,但她的状况却不比龙云好多少,冥色同样也抓到了她的弱点。玛雅在幻像中看到了圣徒星毁灭时的一切,曾经圣徒星的父母,兄弟在神谴日里被一个个的杀死,那惨叫声,就像是真实的,在玛雅的耳边折磨着她的神经。这让这个女人不得不现出原型,倒在地上,泣不成声。

    就在这些人一个个的被幻像折磨的无力再战,凌紫烟却朝着手下做了个手势,那几个穿着黑衣,象是沉浸在迷雾中的冥色成员各自抽出一把黑色的弯刀,向龙云他们飘最后裁决。

    凌紫烟心里面叹息,但却不露声色。她想到了冥色暗杀团的那个终极杀招“最终裁决”。每次当自己的手下用弯刀抹开对手的头颈时,看那暗红色的血喷出来,凌紫烟就有说不出的惆怅。

    那些人并非死在战斗中,而是死在自己的回忆和过而谁没有回忆呢。

    如此想着,就感觉天空更加幽暗了。凌紫烟很奇怪,大概此时,也就她一个人会有空奇怪。冥色虽然能够制造出针对人心弱点的幻像,但那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绝没有在飞船中造出幽暗天空的道理。

    但这个时候绝对是诡异的,飞船的船船就像是沉浸在夕阳的余辉之中,光彩妩媚又带着淡淡的离愁。

    这份离愁倒是刚巧配合现在的情境,凌紫烟看着冥色的成员将黑色的弯刀挥出去,正要割断龙云的脖子,而那同样猩红的血液,也将要在空中喷射。凌紫烟闭上眼睛,她不愿看这种瞬间。

    但她可以听见,听见血液在风中流动的嘶嘶声音。这声音比视觉更加残酷。

    黑刃已经快要吻上龙云的咽喉,龙云却还是无助的举着剑,连半分动作都做不出来。

    引颈就戮。

    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就算是赫德这样的高手在,恐怕也难以挽回了,有谁可以挽回脱缰的野马?有谁可以挽回出手的弯刀?

    但天空中,却不再幽暗了。或者准确的来说,天空里,绽放出了一百个太阳的光芒。

    飞船的船舱里是没有天空的,但此刻就象是太阳的光辉都集中在这里,在三米多高的船舱顶端,有万丈光芒猛然喷发出来。这光芒就象是金色的利剑,不仅仅刺痛人的眼睛,还更是刺伤人心,刺破一切黑暗幻像。

    一切嘎然而至。